生活隨筆

避免沉迷任何事物的最好方法….

最近跟幾個家裡有小孩的朋友聊天。

聊著聊著大家聊到遊戲這東西。 其中一個朋友提到自己擔心小孩沉迷遊戲,所以家裡堅決不讓他們碰遊戲機。

我雖然沒有小孩、對兒童教育也沒特別研究,但我總覺得好像不用這麼嚴厲。 我跟他們提到,其實我自己一直都有在玩遊戲,所以感覺玩玩遊戲,好像不是甚麼大問題吧? 甚至我常覺得,自己年少時候玩遊戲的經驗,對於後來的經營與管理知識的學習好像很有助益。 因為遊戲訓練了自己邏輯推演的能力。 加上我當年玩很多策略遊戲跟解謎遊戲,所以很早就不知不覺地被訓練了怎麼從「遊戲設計者」的角度來看待問題的思考方式。 這對我後來體悟所謂「系統思考」的知識,有很大的助益。

微小說 : 放生

雖然我們主要寫管理文章,但偶爾興致來了也是有這種小說的… XD

---

在這溪邊我已經待了兩個半小時了。

隨著天色越來越暗,這裡的溫度也開始大幅的下降。 口中呼出的氣,已經可以看到微微的白煙。

雖然在過來路上,從民宅吊著的曬衣桿上摸走了那件長衫,可是這衣服畢竟太單薄了,冷意還是一直從露出的皮膚沁入心裏。 更糟糕的事情,則是飢餓對我身體的衝擊。上一餐,距離現在已經是18小時前的事情了。 這中間我走了好遠的路呢。 一開始的奔跑,以及為了躲藏的壓力,還有後來這幾小時我在山路摸黑前進,實在耗費了我太多的體力了。 好不容易逃到目前這個人煙罕至的地方,我才終於有鬆了一口氣的感覺。

我拉了拉身上的長衫,邊在手心呵了呵氣,繼續凝視著水中的動靜。

去日本必備的好東西

月初去了一趟日本,遊記之類的文章我就不寫了。 反正我去的地方跟一般觀光客差距不大,我也不是擅長寫遊記的人,就不浪費時間寫那類文章了。

不過,因為我們版上的讀者很多是商務人士,所以有個東西是大家有機會去日本出差時,不可錯過的好物!

三嶋亭

上禮拜我去了趟大阪與京都。

純遊記的部分我就不寫了。 一來這不是我擅長的,二來我去的景點大多是ㄧ般人常去之處,比方說清水寺、金閣寺、二条城、大阪城、環球影城之類,這種地方別人恐怕早已寫到爛了,實在也不需要我多寫一篇。 :P

不過,這趟旅程有樣東西我覺得很棒,實在很想跟大家分享一下,也就是上面照片顯示的店 – 京都已有130多年歷史的三嶋亭本店。

挪威的森林、村上、與共鳴這件事

周末沒事,在家把電影版「挪威的森林」看完了。 電影本身我很難去評論,這篇也不是要去評論電影。 主要是每次看小說轉拍成的電影,都很難讓我激起更高的驚喜。 但這也無可奈何吧? 畢竟受限於時間,電影一般來說實在沒辦法把書中內容全部帶入,對看過原著的人而言,就總不免有點少了甚麼的感覺。 加上村上的題材本來就不是這麼適合電影化,所以我個人覺得這部終究還是有點偏向拍給粉絲看的 – 如果是個沒看過書的人,電影看下來恐怕會覺得沒頭沒腦吧?

但饒是如此,看完後我還是有一點小感想。 尤其是最後玲子提到:「謝謝你幫我找回七年前遺失的東西」*。 一瞬間,我突然覺得我搞不好終於貫穿了村上所有書裡頭共通的「那個甚麼」了 - 「那個」我一直覺得有共鳴、卻說不出所以然的東西到底是甚麼了。 (*註:雖然玲子這句台詞其實並沒在原著出現過就是。)

 

讓人改變為何很困難

前幾日在與朋友聊天,聊到要幫人解決問題常常是很難的;就算是幫別人分析感情問題或職涯規劃,也都沒想像的簡單。 常常就只能眼睜睜看著對方走入一個糟糕的出牌方式,並得到一個誰也不希望看到的結局。。

對這狀況他認為是因為想改變的人少,大部分人安逸於既有狀況。 「找人商量」其實多只是想發發牢騷,或是想有人幫自己的看法背書。 如果你沒能認同抱怨者的看法,那無論給甚麼建議,最後往往對他們都是耳邊東風。

但我總覺得,應該也不需要這麼悲觀。 一部分人確實是不想改變、或害怕改變、或身心已定型而無法改變;但真心想改變的人還是有的。 只是他們常會卡在幾個盲點,以致於最後心有餘而力不足。

世界末日與冷酷異境

這篇是自言自語。

昨天把村上春樹的「世界末日與冷酷異境」又看完了一次。

前一次看應該是十多年前。 這本是少數村上比較沒有這麼形而上的一部作品,分兩個分支來描繪故事。 整體而言算是較充滿科幻趣味的一本,就算很少在看他作品的人應該也能毫不困難的看完。 當年讀完後,只能算是隱隱約約的理解主角為何最後選擇留在牆的世界的森林裡面。

不過呢,這次看完後,感覺不大相同。

或許年歲又不一樣了,我倒反而有點不能理解,主角為何做出那樣的選擇。 覺得如果我換成是主角的話,這次或許會選擇留在有圖書館女孩的現實。 就算不選擇現實中的那位圖書館女孩,非要留在牆裡面,那若把心放棄掉去跟那個協助夢讀的女孩留在一起,似乎也還是個尚可的選擇。 但若這些都不要,純粹為了保留心卻選擇住在森林中? 以現在的我而言,這好像怎麼想也不對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