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小說 : 放生

微小說 : 放生

偶爾興致來了也是有這種小說的… XD

---

在這溪邊我已經待了兩個半小時了。

隨著天色越來越暗,這裡的溫度也開始大幅的下降。 口中呼出的氣,已經可以看到微微的白煙。

雖然在過來路上,從民宅吊著的曬衣桿上摸走了那件長衫,可是這衣服畢竟太單薄了,冷意還是一直從露出的皮膚沁入心裏。 更糟糕的事情,則是飢餓對我身體的衝擊。上一餐,距離現在已經是18小時前的事情了。 這中間我走了好遠的路呢。 一開始的奔跑,以及為了躲藏的壓力,還有後來這幾小時我在山路摸黑前進,實在耗費了我太多的體力了。 好不容易逃到目前這個人煙罕至的地方,我才終於有鬆了一口氣的感覺。

我拉了拉身上的長衫,邊在手心呵了呵氣,繼續凝視著水中的動靜。

說起來,我這22年的人生中,其實從來沒有捕過魚。 要不是在那處民宅的院子裡,有著捕魚網放在曬衣繩下的角落,我可能壓根沒想過要捕魚。 只是捕魚並沒有想像中的簡單,從來沒受過捕魚訓練的我,雖然拿著小漁網,但在這河中都快兩個小時了,卻始終還是一無所獲。

而且越是焦急,狀況越是不好。 明明看到魚就在水面下緩慢的游著,可是網子撈過去,牠們卻總能輕巧的閃避遠遁。

除了氣餒外,我也開始思考是不是該想想別的方法了?

只是抬眼看看四周,在這溪流邊,雖然有稀疏的樹木,但似乎沒有其他地方可以取得食物了。 而我真的很需要食物。 畢竟追捕我的那些人,不知道何時會趕上來。 我在這裡恐怕也沒辦法待太久,天亮之前恐怕還是得開始繼續往前走!

但在此之前,我真的得吃點東西才行!

腦中閃著各式各樣的念頭,不免讓自己覺得很悲。 要是一開始不從村子逃出來,就算食物不夠,今天也還是有東西吃的…

就在這胡思亂想的當口,有兩條魚慢慢地接近我身邊。 我屏住氣息,緊握網子,快手一揮。 等定神一看,發現兩隻魚居然都落在我的網子中!

這兩隻魚是甚麼品種我是看不懂。 不過一隻體型較大,有著類似長年在陽光下曝曬所褪了色的暗紅色澤,像某種舊的鐵器一般。 小的那隻魚則是有著鮮豔的紅色,更像一般水族箱中會看到的金魚。 不過奇特的是,當我把它們從水中抓出來時,大的那條魚只是嘴巴不斷開合的好似喘氣一般;可是小的那條魚,眼睛卻流出了血紅色的眼淚。

我嚇了一跳,感覺牠似乎是在哀求自己。

在一個月亮即將升起的傍晚,我隻身站在河中、手上有條紅色的魚在我面前流下眼淚,這其實是一個很震撼的經歷。 我一方面有點害怕;另一方面,我覺得這隻大魚其實已經足夠我飽餐一頓,加上我也沒辦法帶著活魚在路上慢慢吃,所以有那隻大魚讓我補充體力、足夠繼續往前趕路,應該也就夠了。 這惻隱的念頭一起,我把小魚放入水中。

小魚好似有靈性似的,在我腳邊繞了幾圈,似乎不願意離開。

只是我當時實在已經又冷又餓、又疲又憊,再也無力多想。 我趕快離開河邊,來到河岸稍高處,找了些雜草,拿出口袋的打火機生了火準備烤魚並取暖。

吃完了魚,我模模糊糊的睡著了。

再次醒來時,月亮已經高懸在天空。 迷迷糊糊之際,我覺得似乎有人在周圍。

警覺性讓我一躍而起,並急忙搜尋四周的狀況。 只是剛睡醒,目光還不能習慣,只能先就著火光,從我四周的狀況看起。

剛剛來的時候匆忙,其實沒好好打量四周的環境。 現在發現,我這野營之地在靠近河邊一個斜坡的凹槽。 晚餐吃完的魚骨散落在四周,剩下半截魚肉則還插在前方的火堆邊。 魚肉因為烤得太久,現在已經焦黑一片了…

等我視力慢慢習慣周圍後,我注意到頭上的月光已高掛在半天空,前方的河水則倒映的粼粼月光。 這時候,隱隱約約的,我注意到河岸邊有個紅色的身影往我這邊靠近。就著火光往那看去,那身影看似是一個年輕的女孩子在往我這邊走來。

女孩全身穿著紅色的古裝,到底是哪個時代的衣服款式我分不太出來,但材質類似某種綢緞,就算是黑夜中,也可以看出月色在衣服上造成的反光。 而她黑色的長髮用髮髻高高盤起。 身形纖弱但體態婀娜,等月光照映出她的臉龐時,發現她容貌秀美。 只是她一路走來卻始終低眉垂眼,除了嘴唇微顫外,絲毫看不出她有任何情緒。

她沒有發出任何聲音,就只是一路往我這邊走來。 我站在那邊看著她,並聽著她裙擺搖曳在石頭上、草堆上、拖曳而過的細微聲音。

那是一種很異樣的感覺。

一瞬間,我腦海中突然想到了小時候念過的聊齋。 她是狐仙嗎? 是妖狐呢? 還是山野間的野鬼? 我心中有恐懼、但也有好奇,只是完全不知道自己該如何反應,所以就只是眼睜睜地盯著她。 而她還是甚麼話也沒說,默默的、微垂著眼的,慢慢地往我這邊移動。

終於,她離我只有五米的距離了。

我倆現在隔著火堆,而她也終於停了下來。 她抬起頭,默默的凝視了我一會,又把目光下垂、凝視在火堆的某處。 然後突然之間,看她慢慢的眼光泛淚,並拜倒在地上。

我不知道她這樣對我跪拜是發生了甚麼? 但腦海中又再一次浮現了聊齋以及小時候看過的那些神話故事。 紅衣女郎會是下午那條紅色的小魚嗎? 這冉冉拜倒的哭泣是對我放生的感激嗎? 這疑問一開,我腦海中跳過了好幾個動物報恩於落魄公子的故事,浦島太郎、織女牛郎、青蛇白蛇故事在我腦海中跑了一遍。

這一瞬間,我突然心情放鬆了起來,也突然愉悅了起來。

終於我也交上好運了嗎!?

從村子逃走後,我一直身無分文。 這些日子挨餓受凍、被追捕、被毒打、被驅趕,躲在荒山野嶺、逃難這麼遠。 這些日子似乎終於要過去了!

如果古人的小說是真的,搞不好我能得到甚麼金銀財寶? 我能去龍宮? 能長生不老? 甚至這小紅魚有甚麼法術能救我脫離目前的情境。 就算最不濟… 能有個一夜浪漫好像也不壞?

人家說飽暖生淫欲。 雖然我不是好色的人,但腦海中有了這想法後,還是忍不住打量著這位拜伏在火堆旁的少女。 雖然她那全身紅色的服裝把她包裹的緊密,但盤起的頭髮下,還是微微露出那光滑細膩的後頸。 那如羊脂般的肌膚,讓我吞了一口口水,也不免心情盪漾了起來。

我終於鼓起勇氣,往她方向靠了一步。 一面開口說道:「小姐,你要不要先起來,我們才可以好好說話?」

她伏在地上點了點頭,在我靠近的同時,她也就婷婷裊裊的站了起來。 站起來後的她,面容秀麗的讓我幾乎不敢直視她。 這時候腦海想的是,自己到底幾天沒洗澡了,會不會唐突佳人? 但她似乎沒有在意這種事情,只是繼續移步往我這邊前進。 不斷的靠近,並始終仰著頭看著我的眼睛。 靠近到了一個一般女人應該會覺得尷尬的位置,但她似乎還是沒打算停下。

「所以是要直接投入我懷中嗎?」,我心裡這麼想。

我一下子喜上心頭,就伸手去拉她的手。

可是手才伸出去,突然感覺到腹部一股刺痛。 那是一種椎心了似的刺痛,同時也感覺到有液體從身體中流出。

我不太明白是發生了甚麼,所以只是愣在那邊看著她的臉。

她的臉還是沒有表情。 可是沒有表情的臉卻異常秀麗。 白皙的皮膚映著月光,甚至有點朦朧的透明感。 我低頭往痛處看去,發現腹部扎了一柄匕首。 她的手則放在匕首的握柄上,死力緊握著。 發白的指節可以看出她用著多大的力氣在握著。 然後,我看著她把匕首抽出我的身體,也看著紅色的血液從那個缺口大量地湧出。

我看著血湧出,那感覺其實不太真實。 事實上,我到現在都還搞不清楚到底這是怎麼一回事。 「不是來報恩的紅魚嗎?」,我腦海只是反覆著想著這個問題。

慢慢地,我開始覺得頭昏目眩,也開始覺得膝蓋再也站不住了。 我單膝下跪,上半身無法支撐下,終於朝著她的身上倒下去。 我以為她會閃避,不過她沒有閃避,只是把銀亮亮的匕首舉起來,朝著我倒下的方向。 這時我已經全身無力,眼睜睜的看著自己的眼睛即將碰上匕首。

而在這同時,我隱隱約約聽到她對著火堆開口:「爹爹,我幫你報仇了。」

若有轉貼需求,請來信討論。 轉貼時禁止修改內容及標題、須保持所有連結、禁止商業使用,並且必須註明原文標題、連結、及作者訊息。

7 則讀友回應

  1. NingEn 2016-12-07 23:04:33 第 7 則

    我笑了因爲猜對了

  2. 小香菇 2016-12-07 16:05:12 第 6 則

    好看!

  3. Cailing 2014-04-27 20:57:50 第 5 則

    所以當時是父女一起被捕~!
    對男主下拜是因為死去的爹在男主肚子裡?:D

    1.不過如果可以化為人形,小紅幹嘛當時不"早一點"變成人來跟男主談個判,用其他替代方案來交換爹親的性命?等到報仇才變身......<---弭禍於無形的最大疑點。
    2.通常觀念是年資越高修練越深的才能成精化人,假設此觀念為真,其他的普通魚尚未成精不像小紅可以變身為人,卻能避開捕魚菜鳥的男主之網<---成精了還比不上普通魚,更可悲的是連女兒都成魚精了但是年資一定更老的爹卻沒有練成流淚必殺技而且也疑似沒成精?
    所以能力優越公式=普通魚>成精小紅>成精小紅的爹親-------這難道......叫做越活越回去?!XD

    拜讀完箱子和放生後小的已經變成J版大/幫主的粉絲了......Orz在火堆旁拜倒XDDDD

  4. tingting 2013-09-14 14:56:06 第 4 則

    [腹部扎了一柄匕首]
    我聯想到了"讓子彈飛"戲中橋段:“你們看看,是不是一碗(涼粉)。”老六從自己的肚子裡取出一碗涼粉說。

    ~這類靈感,饒富興味吶!

  5. Morris Chung 2013-08-20 00:55:17 第 3 則

    好看~ 很有極短篇在極短的篇幅裡做完鋪陳並讓讀者融入情境
    再突然來個情節反轉以製造懸疑並在最高潮時收尾的味道~

    • Joe Chang 2013-08-23 11:16:03

      可惜這類靈感很偶爾才有一次 X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