姚詩豪 Bryan Yao - 作者系列文章

姚詩豪 Bryan Yao
Bryan G+ ICON

成大土木所與美國西北大學專案管理雙碩士、識博公司共同創辦人、普錸資訊資深副總、國際專案管理師(PMP)、甲骨文與微軟認證顧問。曾任紐約市環保署顧問、MWH Global, Inc.專案控制經理,參與國內外多項大型專案並擔任百大企業之諮詢顧問。擅長以詼諧的筆觸以及理性的思維來探討生活中的大小事。文章常轉載於《商周》、《天下》、《經理人》等媒體。與張國洋合著《三年後你的工作還在嗎?》以及《沒了名片,你還剩下什麼?》。

職場巨變山雨欲來,提升「反脆弱性」是唯一策略!

2016年讀過的書當中,最有啟發性的有兩本:一本是談創業的《師父》,一本就是《反脆弱》。「反脆弱性」是什麼意思?副標就是解釋:「脆弱的反義詞不是堅強,而是反脆弱」!而英文書名解釋地更好:Antifragile: Things That Gain from Disorder(反脆弱:因混亂而受益的事物)。

人生中有些問題不是無解,而是「不值得去解!」

我認真思考了一下,歸納出三種我覺得「就算有解,也不值得花工夫去解」的問題。人們的時間、注意力有限,有太多更關鍵的問題需要思考,這些問題投資報酬率太低了;而且真要講,生活中能讓我們不開心的事從來就不缺,努力找樂子都來不及了,就別為這些小事花費我們稀缺的快樂點數了。

成功一定要具備狼性嗎?我沒有狼性是否注定失敗?

前陣子去聽一位據說在大陸發展很好的講師的演講,整場下來重點只有一個:就是大陸年輕人有多強,台灣年輕人有多魯。前者是十足十的「狼性」;後者則是百分百的「小確幸」。當大陸學生清晨聚在一起練習英文的時候;台灣年輕人則是徹夜搭棚買限量球鞋。大陸年輕人拼了老命想出國攻讀學位;台灣年輕人則是紛紛去澳洲邊玩邊做雜工。

想去新創公司上班嗎?沒想過這幾點,你就虧大了!

我相信100年後的歷史書,將會描述今天的我們,生存在一個大創業時代。放眼望去,形形色色的新創公司陸續崛起。現在想創業的人,擁有比從前人更多的資訊與資源。對於非創業者來說,也多了許多發展的機會:那就是進入新創團隊工作。因為身邊有不少投入新創事業的年輕上班族,偶而也有讀友來徵詢我,是否適合去新創公司工作,今天就以一個創業者的身份聊聊我的看法。

你不是不夠努力,而是忘記好好捕捉運氣!

想要達成我們的人生目標,「因果關係」與「機會運氣」都要同時下注才是更全面的策略。尤其當「機會運氣」所需要的下注資本很低的時候。花一點小小的資源,來換個「萬中選一的好運氣」是值得的。

人際關係是門大人的學問,光心存善念是不夠的!

搭大眾運輸工具(包含計程車)除了省下養車的錢,更是個觀察眾生的好機會。每次我文章寫不出來,就會認真搭捷運偷聽,或是跟計程車司機聊天,往往就賺到一兩個好故事!

今天要講的是一個「拾金不昧卻慘遭羞辱的故事」。

4個谷阿莫的敘事技巧,讓你職場溝通無往不利!

我自己是工程師出身,我發現包括我自己在內,在溝通表達上常會犯下一個錯誤,就是一心關注訊息的「完整度」,而忽略其「可讀性」。不管是平常跟客戶的產品說明、與同事的溝通協調、或是會議中的簡報表達,我們太在意把事情的來龍去脈「講齊全」,至於受眾是否真正「聽明白」、「表認同」甚至「採行動」就管不了那麼多了。

大人學講座09:用遊戲思維規劃你的職涯策略

在任天堂紅白機當道的時代,爸媽以影響課業為由不給我買。直到大一我才擁有第一台電腦,第一個想裝的軟體就是DOOM(當年知名的射擊遊戲)。還記得當時在宿舍裡沒天沒夜打GAME,眾室友全神投入,整晚驚叫連連,好不快活!我也終於理解,爸媽不給我買任天堂是有道理的!

所謂做自己,就是用自己的意志扮演自己想要的角色

人是少數能意識到「自我」存在的生物,據說自然界中除了人類唯有猩猩與海豚照鏡子時知道裡面那個影像就是自己!對於大多數的動物來說,「做自己」就是遵循動物本能:阿狗有阿狗的行為,阿貓有阿貓的樣子。但對於人來說,因為我們有更複雜的自由意志,同時受到社會價值的影響,所謂「真正的自己」,恐怕在嬰兒時期第一次聽懂媽媽的呼喚時,就進化了。在「自己」這個東西已經質變的前提下,「做自己」就更難說清楚什麼意思了。

A103 履歷優化與個人品牌重塑

一場尋找個人價值的過程,打造專屬你的品牌文宣

當女友問你愛不愛我,她要的是安心而非狀態。客戶也是一樣的!

當客戶向你購買產品服務時,心中其實是有焦慮的,那是一種「害怕做錯決定,成為冤大頭」的焦慮。就像網購時我們會認真比價的心態一樣,有時候真的不是差那一兩百塊錢,純粹是希望自己不要買貴了,因為花錢卻換來懊惱真的讓人超級不爽!

我很喜歡我的工作,但有時還是感到厭煩,該怎麼辦呢?

Bryan,你說找到天賦與熱情後,就會樂在工作。現在的我算是做著自己喜歡且擅長的工作,多數時候是開心且充實的。但偶爾還是會對工作感到厭倦與煩悶,我到底發生了什麼事?

為何職場裡怨念最深的員工,往往是克盡本分,用力付出的人?

我發現職場上有個哀怨的族群,很像「李奧納多.皮卡丘」,每部作品表現都不俗,也受到客戶同事的認同,但付出多年,他們心心念念的那座奧斯卡獎(老闆的重用與認同),卻總是頒給別人。

所有的人生選擇應該是為了追尋,而非逃避

為什麼有人總是不斷地換工作,卻又不斷地抱怨?主要的原因就在於,他們的每次轉職都是「逃避驅動」,而非「追尋驅動」!

重點不在你一年賺多少,而是10年後你靠什麼賺錢

一個理想的職涯選擇,有兩件事情很重要:一是「槓桿」,二是「彈性」。「槓桿」讓你每投入一分,獲得一分以上的收穫;至於「彈性」則強調,每個選擇都該讓你的路越來越寬廣,而非越來越狹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