職場生涯

面對理想你到底是「堅持」還是「固執」?真正的區別就在這裡!

有位朋友問了一個好問題:「堅持」與「固執」到底有什麼不一樣?當一個人的想法或行為受到旁人的反對,但他還是堅守立場,勇往直前,通常會被指責為「固執」或「頑固」,但我們也同樣也可以稱讚他是「堅持」與「執著」啊!這差別究竟在哪裡?這不光是哲學問題,而跟我們的職涯、愛情與人際關係息息相關,值得好好分析思考...

你若憂慮職場黑暗面,別去有這種特質的地方

前段時間,我參加了某間大學的職涯講座。 其中有個同學的提問是關於「進入職場後對於職場黑暗面該抱持怎麼樣的心態」。

當天我在現場的回答是建議同學不用把職場黑暗面想得太過巨大。 畢竟任何地方都有這類政治問題,只要自己待人親切、善良、樂觀、不要白目,通常也真沒有甚麼了不起的黑暗面。 何況, 學校生活難道就沒有黑暗面嗎? 學校的群體環境中,也是免不了有人得意、有人不斷被霸凌。 職場不過就是另一個滿滿是人的群體。 所以若你在學校沒有人際關係的困擾,職場也未必會更黑暗。

實用智能:讓事情如我們所願而發生的能力

所謂「實用智能」就是「知道在什麼時候,用什麼樣的方式,說些什麼,以達到最大的效果!」這與知識和智商無關。我想到最鮮明的例子,就是蘋果的賈伯斯,如果你看過他的傳記,就會知道賈伯斯是個待人處事極有爭議的人物,但跟他共事過的人都說:「他有扭曲現實力場的能力,總能把他的觀點推銷給你,讓你照著他的意思做!」

好想換工作到一個全新的領域,該怎麼開始?

建議策略共有六個步驟:1.存生活費、2.蒐集情報、3.分析職位、4.包裝自己、5.設定停損、6.離開現職。但也請問問你自己:你到底想要什麼?你有多想要?

給新鮮人:怎麼判斷我是不是進入了一間好公司?

一個我常常被學生族群問到的問題是:「Joe,有沒有甚麼好方法可以分辨甚麼公司比較好? 怎麼知道我目前的老闆值不值得跟?」

如果你已經出社會一段時間了,那這問題我覺得未必有標準答案。 但如果你才畢業、找第一份工作,那我倒有幾個個人想法可以分享一下。

職場巨變山雨欲來,提升「反脆弱性」是唯一策略!

2016年讀過的書當中,最有啟發性的有兩本:一本是談創業的《師父》,一本就是《反脆弱》。「反脆弱性」是什麼意思?副標就是解釋:「脆弱的反義詞不是堅強,而是反脆弱」!而英文書名解釋地更好:Antifragile: Things That Gain from Disorder(反脆弱:因混亂而受益的事物)。

在錯誤的舞台做錯誤的表演 = 事倍功半的人生

前幾天跟一位資深的企業講師聊天,他聊到一個很有意思的話題。

其實我們常去企業講課的人都知道。 一般在企業上課時,因為大部分來聽課的人是被主管叫來的,所以一早來的時候通常都是興致缺缺。 很多人筆電咖啡自己早早準備好,打算默默要在教室中收信回信的。 這類沒甚麼期待的同學大概佔八成;但也還好,你若講的有趣,他們往往會放下成見融入課程。

比較特別的,是他提到,偶爾會有一兩個同學,一開始就帶著挑釁的心態而來。

改革要成功,你該先搞定這三件事

我們是商業顧問,所以不可避免常常會有人來找我們諮詢管理問題、請我們去上課、或是協助內部改革。 多年的觀察下來,我的結論是:任何改革要成功,其實有幾個關鍵的前置準備。 換言之,講師與顧問不是魔法師,在你的組織還沒有準備好之前,外部顧問其實幾乎不會產生甚麼決定性的作為。

但甚麼是該事先準備呢? 我覺得有三件事。

想去新創公司上班嗎?沒想過這幾點,你就虧大了!

我相信100年後的歷史書,將會描述今天的我們,生存在一個大創業時代。放眼望去,形形色色的新創公司陸續崛起。現在想創業的人,擁有比從前人更多的資訊與資源。對於非創業者來說,也多了許多發展的機會:那就是進入新創團隊工作。因為身邊有不少投入新創事業的年輕上班族,偶而也有讀友來徵詢我,是否適合去新創公司工作,今天就以一個創業者的身份聊聊我的看法。

職場之路不順利?補學歷、添經歷、不如立馬改履歷!

最近看到新聞說有個台大畢業的同學,大學加碩士共念了八年,結果畢業八個月來陸續投了五十多封履歷,只有零星的面試機會。 很多公司光看到科系資格不符,連面試機會都沒有。

當然,我畢竟只是從新聞上看到,所以當事人的詳細狀況我並不清楚。 但我得說,如果連續投了五十多封履歷都沒有好結果,接下來其實不能再盲目的投履歷,而是應該要嘗試做些不一樣的事情! 因為繼續投履歷,就好像寫了一個邏輯有誤的程式,沒得到期待的結果,卻不斷嘗試重新執行,並期待下次會跑出不一樣的結果。 這可是不太會發生的…..

選一個產業,不如選一個環境

這幾年,時常有人問我們他該選哪個產業?

但老實說,這問題我實在沒有答案。 一來我不是他,我沒辦法幫別人的人生做選擇。 二來,產業前景很難有100%看準的把握。 尤其我們在【三年後,你的工作還在嗎】這本書中有提到,這十年來產業變化越來越快,幾年前看起來還不錯的產業,可能因為技術進步或是跨領域競爭者的進入,一下就變得沒那麼好。 所以我們在很多文章中其實都建議大家不要把「選產業」的重要性過度放大。

可是不要選產業,我卻建議你該好好選個「環境」。 因為我覺得,環境其實比產業對人的影響是來的更為重要。 這有兩個面向:

4個谷阿莫的敘事技巧,讓你職場溝通無往不利!

我自己是工程師出身,我發現包括我自己在內,在溝通表達上常會犯下一個錯誤,就是一心關注訊息的「完整度」,而忽略其「可讀性」。不管是平常跟客戶的產品說明、與同事的溝通協調、或是會議中的簡報表達,我們太在意把事情的來龍去脈「講齊全」,至於受眾是否真正「聽明白」、「表認同」甚至「採行動」就管不了那麼多了。

想成為好的領導,你應該先能被領導

這兩日在FB上看到某位網友引用到高德拉特這句話,很有感觸。

高德拉特在《絕不是靠運氣》說:『我們不應假設經理人疏忽或無能,我們應該假設他們陷入一個衝突之中,以至於他們無法正確地經營公司。』

大部分人常掉入的思考陷阱,就是容易以為老闆、或是政治人物是笨蛋。 FB上這種最多了,動不動就會看到有人寫說:「連我都想得到的簡單事情,他們怎麼會這麼笨!?」。 但實際上,老闆或政治人物真是笨蛋的比例到底有多少? 雖然我也沒有答案、也相信其中應該有幾個確實不聰明,但我不相信笨蛋的比例會非常高。

所謂做自己,就是用自己的意志扮演自己想要的角色

人是少數能意識到「自我」存在的生物,據說自然界中除了人類唯有猩猩與海豚照鏡子時知道裡面那個影像就是自己!對於大多數的動物來說,「做自己」就是遵循動物本能:阿狗有阿狗的行為,阿貓有阿貓的樣子。但對於人來說,因為我們有更複雜的自由意志,同時受到社會價值的影響,所謂「真正的自己」,恐怕在嬰兒時期第一次聽懂媽媽的呼喚時,就進化了。在「自己」這個東西已經質變的前提下,「做自己」就更難說清楚什麼意思了。

為何職場裡怨念最深的員工,往往是克盡本分,用力付出的人?

我發現職場上有個哀怨的族群,很像「李奧納多.皮卡丘」,每部作品表現都不俗,也受到客戶同事的認同,但付出多年,他們心心念念的那座奧斯卡獎(老闆的重用與認同),卻總是頒給別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