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情策略

如何看待感情中的誘惑(六)看不見的手

你住在一個新興的社區。

週圍非常荒涼,雖然陸陸續續有些住戶開始搬入,但當地卻還沒太多商店。 社區中僅有三家餐飲店,一間賣牛肉麵,一間賣排骨飯,另一間賣義大利麵。 三間店因為屬性不同,所以各有支持的客戶。 對住戶來說,三家不同口味的店可是很方便的。 反正想吃麵時就去第一家、想吃飯時去第二家、想吃西式的餐點時去第三家。 雖然社區人數還不多,但維持三家店的生意倒勉強還夠。 各家小店為了爭取社區的住戶,也無不卯足了勁。 定期有特價餐點不說,店裡面總是想辦法小心打掃、服務生也總是笑臉迎人。

如果這三間店都是均力敵的話,誰是這樣競爭的受益者呢?

原則上,在這樣的環境下,最受益的應該會是社區的全體住戶。 因為三家店為了搶奪生意,必須不斷的花時間了解市場。 店家需要了解各自產品在現在市場的接受度,並跟隨著市場需求而調整。 如果客人數量少了,那就得了解客人是否對哪些部分不滿意,並需改善、可能是改善口味、可能是份量、可能是價格、可能是服務、可能客人吃膩了需要推出新產品。 但重點是,商家為了滿足自己(讓自己賺錢)得非常貼近市場,得不斷的滿足外在的需要。 最後得益的一定是消費者;而消費者得益,事實上也就代表最有競爭者的得益。

「一隻看不見的手」 (an invisible hand)是現代經濟學之父亞當‧史密斯(Adam Smith)所描述的市場力量。 消費者會依據「效用最大化」的原則來做購買決策;而商家則根據如何讓自身「利潤最大化」的原則來定生產或是銷售的決策。 於是市場走向會根據兩方的供給與需求、根據價格與價值自動調整;而資源(物品或金錢)就好似被一隻「看不見的手」,推動著大家朝著最有效率的方向流動。 這也是整個資本主義自由市場經濟的主要論述基礎。 這部分應不難理解,且我相信大部分的讀者應該也都多少聽過「一隻看不見的手」的相關論述。 

 

如何看待感情中的誘惑(五)防守愛情的理由

上篇寫到,失戀這種事之所以會讓人傷心、痛苦、甚至「深受打擊」,並非是因為實質上有甚麼無法彌補的利益損失,而多是源自於「情緒層面」的傷害。

而這些情緒層面的傷害彙總起來大致可以整合成下面三項:

  1. 自我評價的打擊。
  2. 依賴性被剝奪。
  3. 情緒的孤立。

這次我們就來好好談這三項狀況對任何人的可能傷害。


關於自我評價的打擊

不管一個人的過往是以多麼健康的形式長成,對於自身一部分的評價終究免不了是源自於別人怎麼看待我們。 就算自己再美、再優秀、再聰明、再有能力,時而不時我們都會懷疑自身在別人眼中到底是怎麼樣。 是比自己想像的好? 是比自己想像的糟糕? 就算我們對於自己有著足夠的自豪感,但萬一週圍人們都用譴責的眼光看待我們時,長期下來也會讓我們懷疑是否「實際的自己」其實是很糟糕的。

如何看待感情中的誘惑(四)論不安全感

當人處在一段感情中,我們有很大的一部分其實是在跟自身的「不安全感」在搏鬥。 這也是感情世界中猜忌、嫉妒、痛苦、害怕、煩惱等等所有這些負面情緒的根源由來。 而也因為不安全感這件事情似乎是人類共同面對的東西,所以幾乎每個人,都在渴望著能透過我們伴侶所帶來的「某些東西」,好填補自己心中所存在對於安全感匱乏的部分。 


這樣的一個心理流程、若簡化的來寫的話,大概會是這樣的架構: 

IF 穩定感 < 個人不安全感
Then 尋求外在的補償

If 外在補償無法足夠時 
Then call 忌妒/猜疑函數 

If (忌妒/猜疑程序使用次數 > 容忍上限) OR (對方的耐心 < 0 ) 
Then call 另覓它途函數

至於這兩個函數是這樣子的:

 

最好的送花時機?

「你有送過女生花嗎?」某次一位女性朋友這麼問起了我。

直覺的回答說「當然有過啊!」

但到底最後一次是何時呢? 

我費神的想了想,訝然的跟她說「這樣想起來,最後一次送女生花似乎已經是十年前的事了吧?」

她反而嚇了一跳,大概以為我還滿常送女生花的。

如何看待感情中的誘惑(三)誘惑如何才會成立?

前篇提到,

當誘惑對象出現時,一般人會依循一個可被模型化的思維步調來考量該接受還是該否決。 若誘惑對象的預期報酬率呈現合理的價值時,一段關係可能因此展開;但若預期報酬率呈現不合理的價值時,這段誘惑恐將被否決。

那上次只把模型推導出來,並沒有詳細談論其中的評價方式。 但我也提到,如果各位觀看此文覺得有趣,其實可以共襄盛舉的把計價方式建立出來的。

不過我得老實說,這模型就算之後我們能建立出計算方法,卻恐怕無法是「客觀的評價方法」,最多只會是主觀且定性的評價規則。 但這也還好,因為就算透過主觀的定性分析,倒也還不至於不能用。 畢竟評價的只要是同一人,用的評價方法一致(如計算規則、與權重設定等)的話,風險標的跟非風險標的兩個價值數值其實還是有相對性以及比較性的。

但值得一提的是,也就因為價值是主觀的認定;所以客觀上,可能會碰到當外人覺得兩個標的條件差距很大或甚至很明顯時,但偏偏當事人卻做出了出乎外人預料的選擇。 一個可能性,是源自於當事人非理性折減的部分;但另一個可能性,恐怕是因為當事人在條件評分的規則未必跟我們外人想像的一樣。 比方說,有可能有些條件是非外人可以觀測到的,如臥房裡頭的和諧性? 也可能是當事人非常在意某些特殊特性,而給予那特殊特性極高的權重點。 如財產佔95%的權重、其他條件僅佔5%。 我們外人雖看到她的伴侶建康、高大、樂觀、幽默、還是好人,卻未必知道這些對她而言其實只有5%的重要性。

對自己仁慈,是對自己殘忍

朋友Z君前段時間失戀了。

讓我訝異的是,年紀好歹也一把了的他,居然為此落寞低潮了很長一段時間。 據說一直有著不甘心的情緒,反覆的跟我說了好多次:「當初如果怎麼怎麼…. 現在應該就不同了吧?」這樣的對話。

我也只好不斷的跟他說,「何必呢? 事情過去也就過去了。 你也不是沒碰過這種事,也不過就是她最後發現並不喜歡你罷了! 既然已經不能做甚麼了,就別再失望吧。」

只是成效不怎麼好,他還是持續低潮了滿長的一段時間。 這點倒是傷腦筋,人有時候突然岰起來就是這樣。 他不是笨人,不是不知道不能幹嘛了;也知道對於那種不能轉圜的事情一直難過也沒用;再怎麼氣惱傷心,過去的終究也不會改變了。

如何看待感情中的誘惑(二)誘惑成立的公式

繼續之前,讓我們稍微回顧一下前篇的幾個重點:

1.TAM模型的基礎假設在於選擇互斥(非A即B)
2.既有關係中的對象屬於無風險標地
3.潛在新關係中的對象屬於風險標地
4.兩種標地的價值應以定性分析的方式評價
5.TAM模型雖然受CAPM啟發,但其實在細節上是彼此無關的

那在前文中我們探討了 Step 1 對象條件差異所產生的風險溢酬,接下來這篇要討論其他的變因。

 

(若沒看過前文的,可以點選這裏先翻翻)

如何看待感情中的誘惑(一)誘惑評價模型

前幾天聊面試經驗時有談到CAPM,後來想到在投資學/財務管理這領域理頭,也有個稱之為CAPM的東西(不過這兩個縮寫代表的是完全不一樣的意思就是),而開啟了這篇文章整串的胡思亂想。 不過嘛,雖然自己對這段胡思亂想的結論還滿得意的;但我得說,這篇多少有些惡搞的味道。 (所以幽默感不夠的人請別看完對我丟雞蛋)

這篇原則上也算是「男人、誘惑」、「只有自己才是敵人」的延續;是把那兩篇對話更加以理論化的總結,所以沒看過的倒可以先去瞧瞧那兩篇。

一段感情中,其實只有自己才是敵人

「能維繫一段感情的關鍵是甚麼呢?」在喝著咖啡的同時,我問出了這問題。

一起吃飯的女性友人有點遲疑,『Passion?』她問說。
我搖搖頭,接續的回答起來,「我覺得,搞不好是沉沒成本吧。」  

她露出一個,喔?的問號表情。

「雖然沉沒成本是一般經濟決策時不該被考慮的東西。 但我總覺得,在男女關係中,這搞不好才是大家決策時最主要的依據也說不定?」  

男人、誘惑

「我始終覺得結婚不能找太老實的男人」,我對坐在我前方的女性友人這麼說著。

她很詫異的抬頭看了我一眼。 

我倒滿可以理解她的詫異,畢竟找個老實的好男人結婚,恐怕還是大部分的媽媽會告誡女兒的一個論點。 只是從男人的角度來看,世界運作的方法似乎不是如此,從邏輯辯證的角度來看也實在無法證明極度老實的男人會較適合婚姻關係。

「真的! 花花公子型的可能更適合結婚喔。」我繼續說著。

「你知道,畢竟面對誘惑的能力是不一樣的。」

她露出對於誘惑兩個字的定義不太明確的表情,然後又露出一副跟花花公子結婚會不會太誇張的手勢。

「好吧。 花花公子這詞可能是誇大了些」我搔搔頭的說。

「不過也可以不要這麼二分法,畢竟極度老實跟花花公子中間,其實還是有灰色的一大片區域;但是往花花公子那端靠攏的男人,原則上會比往極度老實的男人那端靠攏的更適合結婚,這點倒是無庸置疑的喔。」

 
 

所謂中年男人啊

最近我斷斷續續的在想,所謂中年男人到底是怎麼一回事。

是一種符號? 一種標準化的必然? 或是甚麼樣的東西?

起源是前段時間,有個小女生跟我說「你們這個年紀的男人都不能信任」

我很訝異的問說為什麼?

她告訴我說「我交往過幾個年齡大的男人全都靠不住,最後都劈腿了!」

負回饋螺旋

今天本是去做導入的啟動會議,不過最後還是變成半宣導半上課的活動。


上完課的回程是由學員中一個老先生開車送我去車站。
路上他是一直興致很高的跟我對話,從課程談到他們公司派系,甚至談到女性在工程公司多吃香...

最後不知道為何,他甚至開始講起他以前一個同事追求當時廠花的故事..
一邊開車一邊轉頭來看我,跟我說到:
「很不容易哪。 追了人家許久,人家都不理他。每次都讓他漏氣或是給他排頭」。
然後大笑起來,「不過啊,努力很久後最後還是給他追到了啦。 很了不起喔!」
我直覺的問說,『不過... 應該沒有持續很久吧?』
他訝異轉頭,「是啊!」
停頓了一下,「後來雖然結婚了,但是似乎結婚三年後就離婚了」
「真難想像之前是這麼愛的死去活來的」
「只是你怎麼會猜到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