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慕姿 - 作者系列文章

周慕姿

周老師目前是認證諮商心理師,也是心曦心理諮商所所長。除了累積超過4000小時的收費個案經歷以外,也在商業周刊,康健雜誌擔任駐站專欄作家,並且是多個電視節目專家群。大家對周老師最深的印象,是她出過三本超熱賣的心理書籍:《情緒勒索:那些在伴侶、親子、職場間,最讓人窒息的相處》 、《關係黑洞:面對侵蝕關係的不安全感,我們該如何救贖自己?》 、《他們都說妳「應該」:好女孩與好女人的疼痛養成》 ,其中《情緒勒索》獲金石堂2017十大好書獎,並在書市慘澹的台灣市場狂銷超過二十萬冊。

心理師談情緒管理:為何陷入低潮時,你不應該「急著振作」?

很多時候,當遇到負面情緒時,我們都希望自己不要因此一蹶不振,希望能夠振作、能夠趕快好起來,否則,會感覺自己「抗壓性很低」、「很草莓」、「很情緒化」……我們對於自己的脆弱束手無策,別人也是;所以,為了自己、為了別人,我們好像都應該要「趕快好起來」,才能往前進。這有用嗎?或許剛開始是有用的。你會發現自己對情緒的感覺越來越遲鈍,越來越「堅強」;但你會發現,你對其他情緒的感知也越來越無感...

從心理視角談「抱怨」:非直接對本人的抱怨、討拍有什麼用?我們能從中獲得什麼?

今天想跟大家聊聊「抱怨」,特別是「非直接對本人的抱怨」。 例如對著另外的人討論對工作的抱怨、或是對生活與關係的抱怨等,也就是所謂的「討拍」、「取暖」。

如何定義人生的「有用」與「無用」

「對我爸媽而言,『有用』實在太重要了。」低著頭的他,抬起頭來看我。「我的父母一直灌輸我,要做『有用』的事,當『有用』的人,因此,我也一直聽他們的話,考上他們覺得有用的學校與科系。但如果我想做的,是他們眼中『沒用』的事,那是不是代表,我就是『沒有用』的人,就是『沒有價值活在這世界上』的人?」

別人對待你的方式,有時取決於他們是怎樣的人,而非因為你是怎樣的人

小萍很討厭過年。過年代表着會有一堆親戚聚在一起,對他們這些小輩評頭論足。她特別討厭大阿姨和姨丈,當他們看到小萍,總是可以挑出一堆毛病,包含:不會打扮、太胖、太醜….小萍雖然不喜歡他們的批評,但長期下來,小萍也忍不住開始懷疑自己是不是真的很醜、很糟糕,「否則他們怎麼會這樣說我呢?」;最後,小萍對自己越來越沒自信,也越來越討厭鏡中的自己。

向親近的人傾訴痛苦,對方卻說是我玻璃心…遇上這種狀況,真的是我該反省嗎?

我們有時常會聽到別人這麼說:「這又沒什麼」、「你也太敏感了」、「真的很玻璃心耶」。聽到這樣類似責備或貶低的話,我們可能因此產生壓力,也變得沒有太多時間去面對自己的感受是怎麼發生的,反而是順從這些話,逼迫自己壓抑,或是責備自己,失去了更加理解自己的機會。 

你是在安慰人還是講道理?談伴侶之間的「情緒界線模糊」問題

六月初在大人學開設的【成熟大人的伴侶溝通學】第三班順利結束。一開始給大家「當對方心情不好,你要怎麼安慰?」的練習,身為安慰者常會有「想幫他解決問題」的心情,但 卻讓被安慰者覺得:「你不理解我的心情」,於是兩方都因 此而感到挫折。明明不是不在乎對方,怎麼總是沒辦法安慰 到「點」上?

心情低落時,你傾向獨處或找人陪?談「迴避型依附」與「焦慮型依附」的差異

我常常覺得,迴避型依附很像貓咪,而焦慮型依附有時很像狗狗。當迴避型貓貓們心情不好時或不安時,或許不一定有明顯的表現,但可能要從一些細微的小動作中觀察,而且他們會明顯不太想搭理人,也不太想與人互動,想要逃回自己的小山洞或安全堡壘中。這是他們找回安全感的習慣方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