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僑戀愛觀

老僑觀點:分手情人的好朋友哲學

不知道為何,最近版上出現很多失戀朋友的留言。 我猜應該都是因為搜尋「失戀藥方」而找到我談失戀的那系列文章。 結果這篇還無意間成為部落格中的第二熱門,實在是我一開始寫文時始料未及的結果。 當然,這沒甚麼不好,有文章受到大家喜歡我還滿高興的。 只是有點覺得對不起想看這一系列文章的讀者,因為畢竟網站的主軸還是專案管理,我原本在戀愛系列文章中分配的時間較少,很長才有一篇新文。 而且大部分還只是寫一些我想寫的議題,如敗犬或是閒暇時跟朋友吃飯聊天話題的轉述,真是對大家很抱歉。 但這幾天我突然想到,有一個在「探討失戀系列(一)急救失戀,如何從失敗中存活」那

輕熟女的戀愛策略系列四, 靜摩擦力、習慣、與交易效用

似乎是在1980年間吧? 在台灣最大的多頭段來臨的時候,曾經有本非常著名的理財暢銷書。 這本書裡一段話被當時的很多人奉為圭臬,並認真執行。 這段話的原文我其實自己也沒機會親眼看過,但倒是一直聽別人引用,大意是這樣的:要在股市致富的方法很簡單,就是「隨時買、隨便買、不要賣」。 當時的時空環境確實是這麼一回事,遵照這方法去執行也的確讓部分人興奮了好一段時間。 台灣自十大建設之後經濟起飛、外匯存底一路增加、產業面一片大好,加權指數從民國70年代(1980)的600多點開始一路長紅,並在1990年2月創下歷史新高12,682。 不過呢,在12,682出現後

輕熟女的戀愛策略系列三, 安定關係的構築因子

前篇提到男人「情感構築」的心智模型,也談到了架構「激情關係」的主要條件。而接下來,將探討讓男人會希望建構「安定關係」的主要因子。 許多年來,我常問一些結了婚的朋友,他們伴侶最吸引他們的地方在哪裡。 不過呢,每次得到的答案可說都是五花八門、各不相同。一些例子如: 「她菜煮得很好吃」 「顧家、愛小孩,把家打理得很舒服」 「讓我覺得很自在與放鬆、可以放心打拼」 「個性很好、很溫柔」 「乖巧、很體貼」 「一路以來都很了解我」 「我們興趣相通、價值觀很類似」 「出門很靈活得體,但在家裡卻又很溫柔賢淑」 這樣乍看下來,似乎讓男人引起婚

輕熟女的戀愛策略系列二, 激情的要素

上篇提到的第一個議題是「心理層面的抗拒」。 思維模式的「潛在反抗」,這在我來看是遠比一切「技術問題」更為重要的環節。 因為人生很多時候,我們無法達到某個境界並非因為學不會所需的技術性知識,而是因為我們潛意識在抗拒成功! 所以脫出困境的第一步,常常是得先往內心去找,先探索是否自己恐懼成功。 若真有此抗拒情節時,得花時間摸索出這抗拒的成因到底在哪裡。 除非那部份的結解開了,追尋技術問題才有意義。 否則若不理解自己內心的思維,只是花時間參加聯誼、婚友社、磨練話術、或是打扮得花枝招展,最後其實都不免事倍功半。 所以,請先確定自己沒有害怕與逃避吧!

輕熟女的戀愛策略系列一, 啦啦啦啦~你看不見我

我自己並不覺得結婚是女人必要之路。 如果堅持單身是一個深思熟慮的考量,我覺得那跟選擇結婚一樣有價值。 重點是,那必須是自己自由意志的選擇。 至於覺得結婚是個重要的人生目標,又苦於「捕獵」總是不成功的人,這系列則可以提供一些我的觀點。 我會以理性的角度來分析,到底成功「俘虜男人」需要哪些決定性的元素,又哪些行為或方式上的調整,能最大化男性接近的機率。 但我得強調,我寫的內容不是真理、甚至可能離真理有很遠的距離,充其量它們只是我對於周圍人生狀況觀察之表述。 如同馬基維利在君王論中提到:「我描寫的不是事物應該有的狀態,不是談論人該如何過他們的

離婚的期望值

那天在吃飯,同席的女伴在聊著她朋友的戀情。 「今天下午,跟我朋友還有她的新男友一起喝咖啡去了…」,她提到。 「她們相處起來的感覺好舒服喔! 感覺她們兩人像是認識好久的男女朋友一樣。 覺得她們很登對。 只不過.. 對方已經有老婆了就是…」 我挑眉回應到:『喔!?』 「不過」,對方急忙接口。 「據說他很快就會離婚的。」 「好像跟他老婆感情沒有很好吧? 加上又碰到我朋友了… 這樣應該很快會離婚吧? 要是之後他們兩人能趕快在一起就好了。」

所謂浪漫這件事情

前段時間聽到一個朋友轉述朋友的故事。 據說這位男生呢,喜歡上了一個女孩子。 非常非常沉迷,為了博取女方的歡心,在今年二月的情人節時特別把家裡精心布置了一番。 貼了心型相框、弄了蠟燭、鋪了玫瑰花瓣,把女方邀來家中後,打算在這「浪漫的環境」中告白。 結果女方看了這浪漫的環境只是不住的駭笑。 他的告白雖然沒有被立刻否定、卻也沒有得到肯定。 我聽到這故事的當時就認定這男生的做法其實是把關係搞壞了,女生只是不好意思當場拒絕而已。 果不其然,後來他又努力了個把月,但最後終究是沒能修成正果。 有些男生不太清楚,這類日劇的手法其實在實際上是完全沒用的。 這套

時空旅行只是徒增遺憾

前幾日去看了「時空旅人之妻」,看了覺得有幾處可以來筆尖思考一番。 思考完後,就順勢貼出來跟大家分享分享。 這部電影雖然講的是時空旅行,但可惜核心的故事架構並不太特別,甚至有些橋段在邏輯上是不太能自圓其說的。但認真而言,畢竟這只是個愛情故事罷了,也因此這些點倒也就不是不能放過。 但我覺得有趣,也覺得還滿值得思考的倒有兩個問題: 1. 不同年紀的自己,到底算是同一個人,或其實是兩個人? 2. 對於同時跟不同年紀的男主角戀愛的女人,那算是一種外遇嗎?

拯救失戀大作戰(十) 正確的選擇

這篇一路寫到現在,大部分談的都還是怎麼去迎合市場,讓自己成為受歡迎的商品。 這是因為如果人若能符合越多市場需求者(越能適應環境)的青睞,就會有更多的選擇性,也會降低戀愛關係中因為對方「需求變更」而無法繼續滿足需求的困擾。 若用專案管理的概念來描繪,你會希望讓排程中的Total Float極大化。 這樣一旦有甚麼變動發生時,才不致於因為變動的風險招致失敗。 但讓別人喜歡自己是一個關鍵,另一個避免將來失敗的重點,則在於如何選出一個最有潛力的交往對象。 是的,在戀愛市場中,我們是標的物;但同樣的,也是投資者。 要避免投資失敗,除了自己要夠好以

拯救失戀大作戰(九) 終究,還是要讓選擇加到最多

上期提到高處不勝寒。 也就是當自己外顯的價值太過耀眼、且離對方條件距離太高時,反而有可能讓對你有興趣的人怯步了起來。 女人的觀點我比較沒辦法直接舉例。 但就男人的觀點而言,很多人站在正妹旁邊就覺得心慌意亂、手足無措、不知道要說些甚麼好。 但對於那些不極端的美、卻讓人覺得舒服的女性,卻會讓大部分的男人自在的多。 這也說明了,為何一般而言,正妹並不是很多人敢去追;反而在感情市場上,最多男人會試圖接近的是那些「中等美女」。 所以回到對此狀況的反應上。 一旦你有對象時,自己要先評估會不會不自覺得反射出這樣的價值落差。 價值稍微高對手一些些是好事,會讓

拯救失戀大作戰(八) 精品、愛慕、與提升的上限

最近在讀一本書。 裡頭提到最近幾年Mall(購物商場)的規劃逐漸朝向開放性的設計。 在過去呢,Mall一般會故意在商店與公眾走廊之間做一個台階,讓你有「進入」店裡的感覺。 但是這幾年的Mall都會刻意把那樣的台階去掉。 原因為何呢?就在於希望創造一種讓客人沒有「進入店裡」的意識。 尤其讓店的氛圍跟Mall有較高的同質性,以便客人逛著逛著,不知不覺的就走入店中。 這其實是個很重要的心理策略。 因為對於一般人來說,裝潢太過高檔的店鋪是會讓人卻步的。 比方說我自己吧,像我這種平常只買Hang Ten,了不起買買佐丹奴的人,根本不敢在百貨公司

最好的送花時機?

「你有送過女生花嗎?」某次一位女性朋友這麼問起了我。 直覺的回答說「當然有過啊!」 但到底最後一次是何時呢?  我費神的想了想,訝然的跟她說「這樣想起來,最後一次送女生花似乎已經是十年前的事了吧?」 她反而嚇了一跳,大概以為我還滿常送女生花的。

如何看待感情中的誘惑(三)誘惑如何才會成立?

前篇提到, 當誘惑對象出現時,一般人會依循一個可被模型化的思維步調來考量該接受還是該否決。 若誘惑對象的預期報酬率呈現合理的價值時,一段關係可能因此展開;但若預期報酬率呈現不合理的價值時,這段誘惑恐將被否決。 那上次只把模型推導出來,並沒有詳細談論其中的評價方式。 但我也提到,如果各位觀看此文覺得有趣,其實可以共襄盛舉的把計價方式建立出來的。 不過我得老實說,這模型就算之後我們能建立出計算方法,卻恐怕無法是「客觀的評價方法」,最多只會是主觀且定性的評價規則。 但這也還好,因為就算透過主觀的定性分析,倒也還不至於不能用。 畢竟評價的只要是

對自己仁慈,是對自己殘忍

朋友Z君前段時間失戀了。 讓我訝異的是,年紀好歹也一把了的他,居然為此落寞低潮了很長一段時間。 據說一直有著不甘心的情緒,反覆的跟我說了好多次:「當初如果怎麼怎麼…. 現在應該就不同了吧?」這樣的對話。 我也只好不斷的跟他說,「何必呢? 事情過去也就過去了。 你也不是沒碰過這種事,也不過就是她最後發現並不喜歡你罷了! 既然已經不能做甚麼了,就別再失望吧。」 只是成效不怎麼好,他還是持續低潮了滿長的一段時間。 這點倒是傷腦筋,人有時候突然岰起來就是這樣。 他不是笨人,不是不知道不能幹嘛了;也知道對於那種不能轉圜的事情一直難過

負回饋螺旋

今天本是去做導入的啟動會議,不過最後還是變成半宣導半上課的活動。 上完課的回程是由學員中一個老先生開車送我去車站。 路上他是一直興致很高的跟我對話,從課程談到他們公司派系,甚至談到女性在工程公司多吃香... 最後不知道為何,他甚至開始講起他以前一個同事追求當時廠花的故事.. 一邊開車一邊轉頭來看我,跟我說到: 「很不容易哪。 追了人家許久,人家都不理他。每次都讓他漏氣或是給他排頭」。 然後大笑起來,「不過啊,努力很久後最後還是給他追到了啦。 很了不起喔!」 我直覺的問說,『不過... 應該沒有持續很久吧?』 他訝異轉頭,「是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