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思考

一通電話破解iPhone的方法 - 談思考的盲點

上週發生了一段小插曲,讓我對自己的個性和思考方式有了更深的了解。這一切都跟兩隻從德國來的iPhone有關。

大腦模式的切換

去年有本很紅的書叫做「正義:一場思辨之旅」,作者哈佛大學的桑德爾教授透過提問與對話的方式,探討了道德、倫理、與理性思維的種種面向,相信版上有不少朋友們讀過。整本書的思考由一個知名的「電車問題」展開了序幕:

「念頭」可以扭轉一切

昨天于美人和納豆的節目談的主題是全球各種宗教的特異風俗,話題挺有趣的,忍不住坐下把它看完。(幾天前剛好在公司樓下遇到美人姊,我差點情不自禁地跟她打招呼,後來才想起她又不認識我 ^^ii)

如何做好人生決定? 每次都嘗試找到「後悔也不會後悔的選擇」

前兩週,有位網友在版上問到「到底25歲時,大家是走在怎麼樣的道路上」。 當時我回他說,「這是個大哉問。 我有空可以分享一下我自己的養成經歷」。 不過呢,後來發現這一題目要清楚寫起來是有點辛苦,短時間一下沒辦法清楚整理好。 加上覺得講我自己的經歷,好像對其他人的人生決策幫助也未必大。 所以一時有點不知道如何著手,這議題也就暫時被我擱置了兩個禮拜。 週五跟Bryan搭高鐵從高雄回來,我們在聊著過去我們年輕時代做選擇的原則時,突然覺得我可以怎麼建議這位網友了。 與其告訴她我過往的人生,還不如來細細談談我每次做抉擇的最關鍵原則 - 也就是我標題的這段話。

如何問個好問題

常常有朋友會來找我問問題,無論是網聚時、版上發問、甚至平常都會碰到。 不過我發現,很多朋友雖然心裡很困擾,但其實不太知道該如何提問。 很多時候,問題聽了半天我聽不懂。 不然就是問題的廣度太大、發散到讓人不知道如何回答。 再不然,也有些問題提的不太負責任,讓我這個被問的人不禁有股衝動想反問:「到底這是你的人生還是我的人生啊?」 :P 但我也理解,大部分人可能也不是故意的,只是單純他們就沒想這麼多(我猜,一般會習慣想很多的人,可能根本也不會碰到需要來問問題的狀況)。 所以我想,或許該幫大家整理一下「如何問問題這件事」。

解決問題與擺脫困境的五個態度

不管是生活、求學、工作、與愛情,我們都難免遇上大大小小的問題。問題就像遊戲關卡,有大有小,有難有易,總之解決了,我們可以賺取經驗值邁向下一關,要是解不開,則坐困愁城。小則心情不爽,大則面臨沒學校可念、沒薪水可領、或是沒老婆可抱的窘境!這幾年「問題解決」也算是一門顯學吧,可惜人生畢竟和遊戲不同,就算有錢也買不到攻略本,更不能隨便改機破解,這類問題解決的書我也翻過幾本,多半是由「系統化思考」出發,強調要先定義問題、然後蒐集資料、擬定假設、然後驗證解決方案之類的。論點本身很有道理沒錯,不過你會發現,製造問題的那個人自己是絕不會看這類書滴!而真正試圖解決問題,並

聰明的才看得到?

各位有教長輩用電腦的經驗嗎? 我自己的工作之一就是教軟體,平時也自認表達和耐心還及格,但說真的,教老人家用電腦真的很那個,尤其是突然一通電話緊張地說「某某按鈕不見了」,而你必須隔著電話試圖了解問題。我認為,在技術上的難度跟心靈上的壓力跟搶救無法進入的核電廠是同個級次的。乾脆跟各位分享一段我跟我媽的電話對談好了。

錢不是問題,問題是…

最近身旁的朋友出現了一點生活小風波,追根究柢,都跟「錢」有關。可能是旁觀者清吧,他們遇到的問題在我看來,解答都非常明顯,但當事人卻苦惱了好一陣子。所以今天我想跟大家談談我自己「用錢的方式」,希望各位批評指教,因為我很想知道是我自己的用錢觀念是否經得起考驗。

為何也該學習著用資方的觀點看世界?

這篇文章其實是去年寫了一半擱置下來的文章。 不過在前幾天看了Bryan新的那篇:要收穫,就別灌溉雜草後,讓我突然又想起來了這篇,並興起了想把它寫完的念頭。 只是這篇文章的起點說起來就曲折了。 最早的緣起是因為在去年初曾轉貼了一篇文章名叫:(轉貼) 如何成為傑出的工程師。 轉貼的原因在於覺得內容還滿棒的,看完想說一般老闆應該都會重視這些特質,所以推薦給大家看。 但文章貼上後,出現了一篇留言。 留言者批評我說:「轉貼這類文章完全從老闆觀點看事情,悖離人性而且不切實際」。 他認為認真苦幹的最後只會被幹掉罷了。 當下我其實有點愣住了。 並從那天後思考

一趟計程車,一段小故事

之前在美國養車的花費和麻煩把我嚇到了,所以回台灣後我和老婆決定不買車,也因此多了不少搭計程車的機會。坐計程車最有意思的事,莫過於聽運將先生「講古」。在很卡通的鮮黃色車子裡,窗外的街景一幕幕滑過,運將先生掌著舵,凝視前方,將故事娓娓道來。搭小黃真的挺像大人的故事屋,尤其是主持人像排練過一般,不疾不徐,讓故事總是在到達的前一刻畫下句點。先生,總共180,東西別忘了拿,謝謝!

專業是耕耘出來的產物,而不是別人賦予的頭銜

這篇或許算是「人生是一場持續的交易 - 如何正確地交換,決定你我的成就」那篇的延續。 上週末在家又看了一次蝙蝠俠-黑暗騎士。 看到幕後花絮時,倒是有些感觸。 幕後花絮其中幾段談的都是劇組人員如何「化不可能為可能」。 其中一段說到,電影中幾乎的飛車追逐場景都是在芝加哥的市區拍攝。 可是市區不可能讓你把校車撞入大樓、不可能讓你用蝙蝠車把聯結車頂上高架橋爆破、更不可能讓你把蝙蝠車撞破橋墩並爆炸。

傳銷討論之 不是失去的才是風險啊!

最近又碰到幾個「好心人」,也是那樣「衷心」希望我展開賺大錢的事業。 然後一再跟我強調風險低、不用囤貨這類事情。 想想這已經是老議題了,我好久前曾在某個討論區還是哪裡寫過一篇關於「風險真的低嗎」這樣的文章,於是剛剛又把它挖了出來貼在這裡。 不用囤貨,就是風險低嗎? 如果你加入這活動的目的是「為了失敗」,那確實你是沒太多風險的(除了機會成本。)。 但甚麼叫做為了失敗是沒風險呢? 意思就是,如果你加入半年一年,甚麼都沒搞起來最後決定退出… 那因為你都沒存貨,除了損失時間、損失把這時間拿來做別的事情的機會(Well,了不

筆尖思考的力量

記得自己第一次接觸印象派的畫大概可以追溯到國中時期的美術課。 當時第一次看到所謂印象派的作品時,心裡想的是:「這為何是名畫啊? 跟我畫得不是差不多嗎?」 尤其對照起課本前面那些如文藝復興時期的作品,兩者完全是天差地遠。   舉例而言,上圖是莫內的Impression Sunrise。

對自己仁慈,是對自己殘忍

朋友Z君前段時間失戀了。 讓我訝異的是,年紀好歹也一把了的他,居然為此落寞低潮了很長一段時間。 據說一直有著不甘心的情緒,反覆的跟我說了好多次:「當初如果怎麼怎麼…. 現在應該就不同了吧?」這樣的對話。 我也只好不斷的跟他說,「何必呢? 事情過去也就過去了。 你也不是沒碰過這種事,也不過就是她最後發現並不喜歡你罷了! 既然已經不能做甚麼了,就別再失望吧。」 只是成效不怎麼好,他還是持續低潮了滿長的一段時間。 這點倒是傷腦筋,人有時候突然岰起來就是這樣。 他不是笨人,不是不知道不能幹嘛了;也知道對於那種不能轉圜的事情一直難過

負回饋螺旋

今天本是去做導入的啟動會議,不過最後還是變成半宣導半上課的活動。 上完課的回程是由學員中一個老先生開車送我去車站。 路上他是一直興致很高的跟我對話,從課程談到他們公司派系,甚至談到女性在工程公司多吃香... 最後不知道為何,他甚至開始講起他以前一個同事追求當時廠花的故事.. 一邊開車一邊轉頭來看我,跟我說到: 「很不容易哪。 追了人家許久,人家都不理他。每次都讓他漏氣或是給他排頭」。 然後大笑起來,「不過啊,努力很久後最後還是給他追到了啦。 很了不起喔!」 我直覺的問說,『不過... 應該沒有持續很久吧?』 他訝異轉頭,「是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