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或許認為,白頭偕老是祝福;但對很多人而言,白頭偕老其實是一種詛咒

你或許認為,白頭偕老是祝福;但對很多人而言,白頭偕老其實是一種詛咒

斯斯有兩種,「在一起」也有兩種。

第一種「在一起」是因為互相喜愛。兩人日子輕鬆自在,所以自然而然不想分開。至於另一種「在一起,則是因為互相憎恨。日子雖然艱苦難熬,但是放開,看著對方輕鬆逍遙卻又心有不甘。

第一種「在一起」我相信大家完全可以理解,所以這邊我們就不多談。至於第二種的「在一起」雖然聽起來驚悚,但其實並非稀有。環顧四周,搞不好你也可以想出好幾對是這樣——明明彼此已不相愛,可是為了責任、為了不甘,寧願互相傷害、也不想退後重來。

有一種長期關係,叫互相傷害

部分年輕的讀者可能會疑惑:「怎麼可能有人是因為恨而在一起?」

確實,所有戀情的開端,必然都是因為相互喜歡。沒有人是因為互相憎恨而開始。

可是,我常常講一個概念。「喜歡一個人」,跟「可以與這個人走一輩子」,完全是兩件事。每個人都有能力喜歡人、暗戀人、感覺愛;但卻不是所有人都有能力維繫一段感情,也不是所有人天生就能跟另一個人建立平穩並對等的情感關係。(來,這段的關鍵字是:平穩並對等。請咀嚼三遍。)

大部分的感情在建立過程中,因為參雜了不夠自信、不夠安全,所以總是會有些「小動作」。這些小動作一開始的出發點都是良善的,他們擔心未來,所以試圖想要透過控制手段而讓愛穩定。有趣的是,這類小動作卻往往是搞砸關係的原因。

戀愛是兩個人的互動。單方面的控制,往往只是短效的。因為無論怎麼控制,總會帶來負面的情緒。熱戀期彼此不在意,也通常願意忍耐,但過了熱戀期,控制帶來的不便與不舒服,就總會讓對方想往後退。偏偏大部分的人對於自我又缺乏認同,所以一方的疏離往往會被解讀成是對自己的否定。也因此不滿升起,想報復、想傷害對方,或是想更用力地去訴求對方對於過去承諾(你說你會對我好,現在怎麼對我冷淡了?)的違背。

當控制狀況激化時,如果對方真無所戀,那一般而言他最合理的選擇就是淡出或逃走。但有趣的是,如果對方對自己還有感情,那他不會逃走,而反而會用同等的力道報復回來。於是反覆報復下,最後兩人都受傷。

而且更諷刺的是:之所以我們會在關係受傷,就是因為彼此都對關係有留戀。因為都受了傷,兩人就會對分手不甘心:「憑什麼我一個人受傷,憑什麼要讓他輕鬆得意?」所以兩人都不鬆手。但兩人在這狀態中卻也都不甘心,寧願自己不快樂卻不願意鬆手放過彼此。所以最後就變成想辦法綁住對方、持續的互相傷害。然後,然後就沒然後了。因為一輩子說來很長,但其實也很短,互相傷害之餘,一輩子也就過完了。

而且這種狀況並不少見。所以我標題才說:對少部分人而言,白頭偕老是祝福;但對大部分人而言,白頭偕老其實是一種詛咒。關係若變成互相憎恨,又互相傷害的綁在一起,最後留下的只有痛苦回憶。

這也是為何婚姻中快樂的夫妻少,但艱苦又互相討厭的多。人家說婚姻是愛情的墳墓,環顧周圍,完全不奇怪。

人生沒有什麼是不需要練習的

我自己一直都覺得,戀愛本身或許是直覺,是天生的能力。但相處,卻如同所有人際關係一樣,是必須不斷逼自己提升的一個技能。回想一下,你在班級或是同事中,一定有人八面玲瓏人人喜歡,也有人是你只要跟他說話跟他相處,就覺得討厭或不舒服。這當然有其天性的差異,但卻是可以透過說話方式、換位思考等的練習來改善的。

只是戀愛不比同事相處,因為同事相處大家容易做到抽離與冷靜,但戀愛相處中,如果你根本在認知上有錯,結果就會很慘。所謂認知,也就是我們很多文章提到「看懂局」的概念。因為很多誤會的起源是對於戀愛錯誤的期待(你以為的戀情根本只出現在偶像劇),或是明明對方不是這意思,但你就是自己根本上搞錯了。但只要你搞錯,就會在過程中有各類小劇場、各類不滿、各類「你愛我就應該XXX」的OS,並會發展出各類的控制手段(如查勤、如酸言酸語、如暗示、如繞彎子測試、如逼對方表態等),然後就會啟動上面的互相傷害模式。

當然,有些人聰明,天生就懂或是談一兩次戀愛就熟練了。但對於不擅長人際關係的人,我的良心建議是:其實真應該趁年輕時多談幾次戀愛。(當然,你若不想一直跌跌撞撞,來上課會更有效率啦。)

這個國家最糟糕的地方,就是把談過多次戀愛當成一種缺點。

其實談過多場戀愛的人,會經歷修練,會質疑自我,尤其會經歷自我打碎又重建的過程。慢慢理解自己以外的其他人都是不一樣的個體,我有我的欲求,別人也是。我有我的想法,別人也是。我有我的堅持,別人也是。當這份理解到了極致後,慢慢才會變成一個成熟的人。才能學會真正的體諒與包容、才能降低執著,並以成熟的態度來看待關係。

所以,我常對很多人說,你應該選一個談過多次戀愛的人當成長期關係的考慮對象。因為這類人通常比較知道自己要什麼,也比較有包容的能力與成熟的思維。

可是,這個社會普遍期待一個人在第一次戀愛就能成熟大度,甚至把經驗當成一種糟糕的東西。這就讓很多人對戀愛裹足不前,讓他們抓到一個人就想要一生一世。但人可能不對、性格可能不對、相處可能不對、互相的家庭可能不對,然後自己不開心;還更因為不甘心而霸占住,讓對方也不開心。這只是造成大家的悲劇啊。

延伸閱讀
你的人際關係多成功,取決於認知邊界的廣度
聊聊磨合這件事
你跟女孩的距離,請用戀愛的刻意練習拉近!

多談戀愛很花時間,而你的戀愛經驗不足,總是不理解為何每次都是真心換絕情?為何最後被分手的不明不白?為何每次努力沒有得到好報?另一個好方式是完整的搞清楚戀愛這遊戲到底是怎麼回是。【戀愛大人學】這堂課,將教你戀愛過程從接近到相處的整個遊戲規則。讓你知道雙方期待甚麼、自己該怎麼好好經營一段關係、怎麼觀察別人的心意、搞懂為何你的過往戀情會夭折,讓你下一次的戀情能是快樂的喜劇:
A102戀愛大人學 - 搞懂戀愛規則,學習關係雙贏

從2015年開始,已經協助過數百位朋友改變思考並讓其中很多人找到幸福。

另外,你是不是在茫茫人海中,越尋覓越挫折;或者明知自己的對象還缺了些什麼,卻怕後面再沒有追求者,就慌忙鞏固既有的對象。只是這樣的出牌策略,容易在相處上,讓兩人付出慘痛的代價。除了把人生交給一見鍾情或者好運以外,你還可以從這堂課裡面,正確地看待追求、約會,以及如何篩選約會對象:
尋找完美伴侶的系統化做法

對了,最後提一下,最常見的幾個小動作,就是這五個

討好、威壓、查驗、控制、合約

討好指的是,用各種方法討好別人,期待別人認同我的價值,或是願意留下來。

威壓指的是,用強硬的方法要別人聽自己的話。必要時候也會嘗試停止供應情感來要求對方屈服。

查驗指的是,用正面表述或負面表述的話,來交叉查驗你在想甚麼,甚至透過偷看日記、或科技手段想了解對方。

控制指的是,做出各類規定,要你配合。從穿著打扮、到不能保留男女朋友的物品、到聚會不得有異性之類。

合約指的是,覺得交往跟商業合約一樣,你就應該要符合某某的行為規範。

 

Photo by Petr Ovralov on Unsplash

3 則讀友回應

  1. philip 2018-12-01 22:45:50 第 3 則

    关于课程,我好像记得joe大说过在19年会推出网络课程?如果有就太好啦,身为大陆网友,想去听讲座,真的是很麻烦啊。

  2. philip 2018-12-01 22:39:34 第 2 則

    joe大关于“看懂局”的观点可以用认知心理学来解释。

    认知心理学认为,并不是事件本身,而是我们对这事件的“解读”(也就是joe大讲的“对局的认知”)影响了我们的情绪和行动。同样的事件,发生在对局认知不同的人身上,产生的情绪和行动可能是完全不同的。这些joe大文章里有太多例子了,比如男生发现女生对自己冷淡了,对局有错误认知的男生就会患得患失(错误的情绪),想着赶快做点什么(即小动作)逆转(错误的行动);而经验丰富且安全感高的男生就知道这可能是自己给压力太大了,并不是自己没价值,所以虽然也有点忐忑(正常的情绪),但依然能保持大度与优雅(正确的行动)。

    我的体会是,只在大脑里模拟练习是不够的,必须要有亲身经历,因为人只有通过“情绪学习”(也就是犯错后得到的教训)才能真正学会,这是由人的生理性决定的,神经科学已经有研究证明,我们必须依赖于大脑中的杏仁核来进行学习,而杏仁核正是产生情绪的部位。我为什么说必须亲身经历呢?举我自己的例子,我当时把《好人卡》翻了N遍,但是里面说的错误我基本还是都犯了一遍,可见光看书是远远不够的。

    我觉得,挫败不仅是“情绪学习”的唯一方法,更是让自己内心强大起来的一剂苦药。内心的健康(即高安全感)与身体的健康机制是类似的:我们必须偶尔生一些小病,体内才会有足够的抗体,机体才能有强大的免疫能力,同样的,我们必须经受一些挫败,并从中恢复,这样我们才能有抗挫折能力,内心才会真正强大起来。

    此外,“刻意练习”还有一个好处,就是你能在大部分情况下,“不假思索”地打出最正确的那张牌。虽然joe大一直强调对局的思考,但到了真正上场练习的时候,我们并没有时间去细细思考如何出牌。我们不得不依靠一些“思维上的捷径”,这种捷思可以来自别人的经验,但更重要的是自身过往的经验,所以大量的练习是必不可少的。

    这也带出另外一个问题,如果你过去老是用错误的方式应对,没有建立正确的认知,或建立了正确认知但还是忍不住做小动作,你就不知不觉积累了大量错误的经验,最后积重难返就很容易卡住了,这又是另外一个负反馈螺旋。

  3. saiki 2018-12-01 19:13:52 第 1 則

    其實提早看Joe的書也可以解答我所看到的失敗例子,不用親身經歷就知道做了什麼會有什麼後果。
    我就是看太多失敗的例子對愛情感到恐懼不安,很極端就選擇不去經歷,但Joe的愛情市場學讓我明白很多常理,又正好整理出我自己說不出來的邏輯。
    後來我遇到一個有很多戀愛經驗的人,才發現我們彼此變成熟的方式完全不同,最後卻有一樣的共識、理解、包容度,對婚姻也沒有夢幻不實的期待,這樣的未來反而讓我們都很期待XD
    所以我很感謝有Joe這樣的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