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理學

真的還是假的?有差還是沒差?

2012演藝圈的大事之一就是鳳飛飛小姐離我們而去。其實鳳姐應該算是我爸媽那個年代的偶像,我只依稀記得小時候看過她主持的綜藝節目。幾個月前當這位帽子歌后病逝的消息傳來,第一個在我腦子裡釋出的記憶,是多年前看過的一個談話節目,主題是大牌藝人的真實面貌與為人。

我們的恐懼從何而來?

腦科學真是門既有趣又非常有爆點的學問。 好比說,青少年(和部分成人)容易受到刺激就會產生激烈的情緒反應,會輕易說出「恁爸我不知道意義,我只知道義氣啦!」這類的話。你如果讀過腦科學,你就可以淡定地告訴他說:同學,我想你的「腦額葉皮質」可能還沒發育完成,或是小時後沒有透過適當的訓練,因此你的行為容易被情緒所主導,這不怪你,只是你腦子有問題罷了!(如果你真的這樣說,要看醫生的絕對是你!XD)

小孩與小狗的管理學

前幾天Joe寫了一篇為何會拿好人卡之(四):共謀、涉入度、壓力最小的路這篇文章,其中提到一個大陸死小孩因為媽媽不給買玩具,就當街耍賴甚至對媽媽動粗的事件,我覺得很有感觸。我深深為這個小孩感到難過,他今天這樣的偏差行為,多半是被扭曲的「獎懲機制」逐步塑型的。一開始因為哭鬧而嘗到一點甜頭,隨後他很快就會學會,只要卯起來地胡鬧,最後終究會獲得「獎賞」,而他的母親沒有在第一時間進行矯正,反而屈從,等於是鼓勵了這樣的行為。

恐懼感議題的追加篇 – 外在強化的極限

這是一篇短文,適合在周末看的短文。 這篇其實是很久以前在別的一個網站談「欺侮以及對抗」時寫過的一段。 部分內容剛巧跟前段時間寫的恐懼感系列有些關聯,也就翻出來稍微做了些潤飾在此貼上。 主要也算是補充我在論人類的恐懼感 (下) – 談如何對抗恐懼感文末提到的一句話:「(心理上的修練)甚至比靠強化能力來的更加完美」的含意。 對恐懼感這議題有興趣的朋友,可以繼續延伸閱讀一下。 :D

論人類的恐懼感 (下) – 談如何對抗恐懼感

前篇 論人類的恐懼感 (中) – 談如何對抗恐懼感 文章繼續之前,先幫大家回顧一下前面兩篇的一些重點。 這系列的上集談的是恐懼感的成因,以及人們面對恐懼時的兩個直覺反應。 中集則提到有五個我目前為止覺得可以強化以對抗恐懼感的訓練,並討論了其中兩項。 那這篇,則將繼續討論後面三項,也就是「心理面」需強化之處。 為了方便大家回憶,在此再一次列出這五項: - 自我探索,了解何時恐懼感接手了決策 - 自我強化,降低人生的依附性 - 增加流動,避免心理上的沉澱心理 - 情境轉換,用不同的角度看待問題 - 哲學探索,學習思維

論人類的恐懼感 (中) – 談如何對抗恐懼感

前篇 論人類的恐懼感 (上) 對於恐懼感這東西,我這幾年的體會是,你必須要花很多的心力去了解、探索、並對抗它。 因為只要一不小心,你的決策就可能受其主導,並讓我們偏離客觀上較為合適的方向。 我目前為止不敢說自己已經找到最後的解答了。 這裡跟大家分享的,也只是在幾年的思考下,略有的一些心得。 這些心得大概可以分成下面五個點的訓練,順序按照難易度來排列。 - 自我探索,了解何時恐懼感接手了決策 - 自我強化,降低人生的依附性 - 增加流動,避免心理上的沉澱心理 - 情境轉換,用不同的角度看待問題 - 哲學探索,學習思維的自主性

論人類的恐懼感 (上)

我一直記得曾經看過一段文字。 其中對於恐懼感的定義,非常精簡也耐人尋味。 這段文字是這麼寫的:「恐懼是一種有機體企圖擺脫、逃避某種情景而又無能為力的情緒體驗。」這句話算是我看過對於恐懼這件事情,最棒的一段定義了~! 恐懼感這東西的成因,恐怕要一路追尋到人類的上古時代。 在那時候,人類相較於其他生物,其實是相對弱小的多。 所以為了延續生命,在本能的層面,一些程式自然的被編譯進我們的DNA中。 人類在那樣惡劣的環境中學習要避開黑暗、居住高處、群體行動以躲避風險。 並在草叢發出聲音時,低頭躲避、或拔腿就跑。 這樣的程式就算在已經24小時燈火通明、馬

罐頭笑聲與旅鼠效應

「罐頭笑聲」是個挺有趣也很弔詭的東西。 這玩意最早出現在美國的電視圈,當節目中出現笑點時,導播配上預先錄製好的笑聲帶子,來炒熱氣氛。這罐頭笑聲即使在今天,還是被廣泛的使用。我一直納悶,這笑聲其實非常的假,有種很low的感覺,但為什麼包括美國一流的喜劇、夜間脫口秀、日本韓國高成本的綜藝節目都還是照用不誤?凡存在必有原因,最近在翻閱Robert B. Ciadini所著的影響力(Influence: The Psychology of Persuasion)讓我找到了答案:這是盲從的力量!

再論「不安全感」 (三)

這篇本來其實應該跟前一篇再論「不安全感」 (二)一起貼出來的。 只是這一大段要談的內容實在很長,最近幾周又忙、一下寫不完,所以逼不得以拆成兩篇。 但前篇文章的斷點沒抓很好就是,所以有點突然斷掉的感覺。 :D 總之,建議讀者們是可回頭再看一次前篇,最好兩篇一起讀下來會比較順一些。 ------------------ 前文最後寫道: 對於「不夠格這件事情」有甚麼能對抗的方法呢? 這得分成兩個角度來談 - 一個是實際的不夠格 - 一個是自卑感創造的不夠格 ---------------- 這篇就繼續接續這兩個角度繼續探索下

追求不抱怨的人生

一向以來,我都常常在扮演「張老師」這樣的角色。 不管在實際生活或是網路上,總會聽到很多不同朋友各類的疑難雜症。 有些幫得上忙,有些實在愛莫能助。 聽多了,我發現需要找「傾聽者」的,倒有兩種截然不同的類型。 一種是真的在某個迷惘的境地需要第三者客觀的分析。 但也有一種,他們純粹只是想找人抱怨一番。 講講老闆多壞、情人多爛、父母家人老公老婆對自己多不理解、生活重擔多重、經濟政策多爛、社會多不公平之類。 而這類朋友比較讓我頭痛之處在於,不管我給予客觀上多好的選擇,通常對方都不會真的接受。 罵歸罵、氣歸氣、悲情歸悲情,發洩完後還是又回去原本的生活繼續下去。

再論「不安全感」 (二)

上篇論不安全感 (一)最後提到,安全感是自身問題的一種情緒困擾,越往外求取解答,就越可能讓不安增加。 換言之,要解決這樣的問題,我們必須切入到自我內心的思維中,並透過自己的力量來加以調整。 但所謂「自我內心的思維」到底是甚麼東西呢? 這篇就打算來探索一下這部分的心理根源。 記得自己學生時代,「曾經」是一個非常非常愛惜物品的人。 比方說買了一套遊戲、一本書、或是一本雜誌,我會很小心的拆開包裝模、或是打開紙盒,確保不留下任何摺痕甚至指甲刮痕。 光碟、配件、或甚至是隨附的廣告頁,我會小心保存,並放在原本買來的盒子中。 可以的話,連外包裝的膠模都

再論「不安全感」 (一)

When love is in excess it brings a man no honor nor worthiness - Euripides (尤里庇狄斯) 安全感,是一種源自於自身對於某種狀態、某項地位、或是某件物件擁有權喪失的恐懼。 我相信讀者大家在愛情上、在職場上、在人生過程中、或在珍貴的物件持有上,應該都曾經感受過「不安全感」這份情緒的啃蝕。 有人能克服並讓自己人生更美好;但有人卻始終無法擺脫這問題的糾纏,並留下深刻陰影性的東西。 但我覺得這不是不能對抗的一種狀態。 只要我們知道這類情緒在我們心裡根源的點在哪裡,我們就能

要收穫,就別灌溉雜草

最近和家裡的一位小朋友聊天,談到了畢業求職的話題。小朋友有點沮喪,他覺得自己沒有台成清交的名校招牌,念的也不是一般認為的熱門科系,我說了一番鼓勵他的話之後,他看起來好多了,這也讓我想起三四年前,擔任PMP講師時和同學的一番討論。 隱約記得我在課堂上提到一些國際知名公司的專案管理手法,中午和大家一起吃便當,有人聊到宏達電股價大漲的新聞,有位同學就一副悻悻然的樣子,把筷子一放就開砲了:

驚喜!有驚未必有喜 - 談後天無力感

人從學校畢業後的10年間,朋友間的話題大概會分為幾個階段。一開始是「你們公司(老闆、待遇、同事)如何」。幾年之後,發現上班就是那回事,新節目就變成「你們何時結婚」、「婚紗照選幾組」云云。再過一陣子,家中添了新成員,話題自然變成「你家用哪個牌子的尿布」、「給保母還是給爸媽帶」…布萊恩和布萊恩的朋友相比,人生專案進度嚴重落後,所以朋友聚會,以往愛發表意見的我,現在台詞比康熙來了的陳漢典還少,只有默默旁聽的份。

區區「博愛座」,何須「大亂鬥」

當年為了出國留學,我有一段白天上班晚上補GRE的苦命日子。下課超過10點而且累得半死,平常在捷運上只站不坐的我,看到空位也忍不住坐下來休息(會避開博愛座就是了)。有次我在座位上陷入昏迷,正當夢見自己在哈佛校園和金髮美女談笑時,肩膀卻突然受到重擊,還發出「啪」的一聲,我瞬間驚醒,眼睛睜開卻看到一位貌似開喜婆婆的中年阿姨,非常兇狠地瞪著我說:「喂!少年ㄟ,看到孕婦不會讓座hyo~」什麼!懷孕!我嚇得立刻彈起來,包包還掉地上,連忙說對不起,然後才看到旁邊確實站著一位孕婦。我永遠忘不了當時的場景,我雖然起身,但那位阿姨卻又瞪了我一眼,孕婦很不好意思地望著我。因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