怎麼才能有效安撫找你抱怨的朋友?

怎麼才能有效安撫找你抱怨的朋友?

之前寫過一篇叫做【為何我們很難改變周圍那些愛抱怨的朋友】。 談到如果你的朋友「常態性」的來找你倒垃圾、而且都一直陷在同樣的問題中,那你其實很難真正的改變他。

但人家一臉苦樣的找了來,你完全不理會,朋友恐怕也不會高興,更可能會把不滿責難到自己身上。 明知道對方就是卡在負面情緒的循環中,講理說情也根本無法改變他們,那是否有甚麼好方法可以不惹來惱怒,又幫對方紓解情緒呢?

如果你從人性的角度來看這個局,最有效的解決方案是下面兩個步驟:

步驟一:認同他的艱苦

為何【認同】會比【幫忙想解決方案】更能有效幫到他們呢?

因為時常抱怨的人,其實抱怨的目的往往已經不是為了找到解答,而是某種隱含的自豪與炫耀。 而悲慘的境界,則是他自豪的理由!

這有點難理解,是吧?

背後的概念是這樣的:「你看,我的人生夠慘吧? 你不能想像我吃了多少苦吧? 我可是每天都這麼辛苦的掙扎到今天,你不覺得很值得佩服嗎?」

換言之,通常這類朋友因為常年累積自怨自艾的情緒,以至於自卑感很重,也不覺得自己有甚麼能力或才能值得炫耀。 惡性循環下,對於自己處在悲慘狀況的忍耐力,反而會覺得那是自己感到自豪的東西。

簡單的講是類似這樣:「你們有錢、有好工作、有學歷、有情人、有幸福的人生,但是你們可沒有我這樣悲慘的困境。 而且這種苦難,只有我才能壓抑忍耐這麼久。 所以比悲慘與忍耐而言,你們是都輸我的!」

雖然這種自豪感很讓人悲哀,但既然這變成了他們唯一可用來炫耀的武器後,外人就很難讓他們願意放下這武器。 你給予理性的建議、要他轉念思考、要他想辦法脫困,等於要拿走他們唯一能自豪的東西,當然他們是不樂意的。 反而單純的認同、肯定他的辛苦、讚賞他的忍耐,才是當事人最渴望的東西。

不過,對方雖然對於吃苦很感到自豪,可是他會又找你抱怨,肯定是最近的狀況超出了他的忍受力。 你若單純只是肯定,他很可能還是處在強烈的負面情緒中。 所以第二步你該做的,是趕快給他一個更慘的故事。

步驟二 提供他一個類似但更悲慘的故事

五六年級的朋友可能有印象。 在我們小時候,連續劇都很慘,甚至卡通都很慘。 甚麼「星星知我心」、「龍龍與忠狗」、「小甜甜」、「小英的故事」、「咪咪流浪記」、「小蜜蜂」這一類是五六年級(台灣1960-1980年代)的朋友常看的電視節目。 要嘛就是主角住在孤兒院、要嘛就是骨肉分離、小孩子浪跡天涯找爸爸媽媽、或是重病死亡之類。 總之,裡頭情節能多慘就多慘。

但這幾年,你幾乎很少看過這麼慘的片子,尤其給小朋友看的更是沒有。

沒有人想過這是為什麼嗎? 難道當年大家都喜歡悲劇? 當年的小孩子都喜歡這種痛苦不堪的劇情嗎? 或是當年大家都很自虐?

不是。 理由很簡單,那個時代人人其實過的都不富裕、家家都有各自的辛苦,所以節目當然要帶來療癒感! 可是怎麼帶來療癒感? 就是給你一個更慘的狀況,主角的際遇一定要比大部分視聽者來的更悲慘。 於是看的人就會想說:「雖然我們家裡也很慘,但好歹我們全家人都在一起啊!」、「雖然我也常常吃不飽,但最少我沒有跟父母分離呢!」 一瞬間原本黑白的世界變成稍稍有些顏色了。

你看,人世間的快樂是沒有絕對值,永遠都是比較來的。

所以當你有朋友不斷來找你抱怨時,如果你很確定他壓根沒打算要跨出安適圈、沒打算做些自我根本上的改變,那你能帶給他最好的幫助,就是給他一個更慘的故事。 讓他們有種「原來我的人生還好」的感覺,進而會因此感覺舒坦。

然後,就又有勇氣繼續忍耐原本的人生了。

3 則讀友回應

  1. 碰到愛抱怨的同事 2016-09-25 14:18:24 第 3 則

    可是 如果他聽了之後感同身受繼續抱怨怎麼辦....
    看了文章之後,試著跟愛抱怨的同事說了比他更慘的故事
    反而打開他的開關,他接著更彭湃的抱怨
    我跟你說阿 現在世界就是這樣 好人都沒好報 ooxxooxxxoxx(下略)
    唸到下班!!!!!!!!!!!!!!!!!
    好絕望 難道是說的故事不夠慘嗎.... 

  2. Chueh 2016-09-19 14:55:51 第 2 則

    大家都說要遠離抱怨的朋友,說那是負面的能量
    然後又說看著聽著那些更加悲慘的故事能讓人感到有些許安慰
    但朋友難道只能同樂不能共患難?
    為何聽到朋友的抱怨不會讓聽者感覺更好些?
    因為抱怨者的生活似乎過得比聽者差,聽者就會有一點由上往下看的同情,那是身心理富足的人容易有的情結,有此看來難道不會是一種雙贏嗎?
    抱怨者得到抒發,聽者得到一點小自負?

    • 張國洋 Joe Chang 2016-09-23 12:29:10

      重點是讓別人抒發後又回去原來的路



      其實也未必真的是幫助


  3. S 2016-05-27 16:32:49 第 1 則

    天啊怎麼那麼悲慘

    但是我又有點像劇中悲觀的主角,Joe和旁觀者也許覺得出路很明顯、只是我們不想走出舒適圈
    但我們卻又覺得自己是很務實的在考量、躊躇,在別人眼中簡單的問題,問出來往往又是「這你自己該決定」,真要討論起來,好像我們說的也辯不倒
    對自己誠實啊誠實,但我覺得很不容易。到底要怎麼考證轉念的人是否是誠實的、或能因此受惠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