粉絲、時間差、與人生的責任感

最近被奇怪的「粉絲」纏了上而讓我覺得非常的困擾。

哈,我知道你可能會想,這恐怕是我這個中年男人自以為是的狂想曲,但我可還真沒這麼狂妄自大。 雖然也曾經碰過幾次女性主動示好的經驗,但這還真是第一次變成這麼困擾的狀況。 困擾並不是因為對方太過熱情、也非因為對方長相不若林志玲;而是對於這位粉絲小姐那完全不通人情世故、無法解讀我客氣態度背後無奈所產生的驚訝與疲累。

是,驚訝與疲累!

比方說,她曾經選在某個第二天要上班的晚上十一點四十五分打了電話過來。 我刻意選擇不接假裝當時已經睡了。 結果沒想到沒人接的狀況下,她還又撥了第二通。 第二通當然我還是不接,但沒想到半個鐘頭後,也就是半夜的十二點十五分,她還又鍥而不捨的打了第三通。

我把電話接起來,想說她是不是真有甚麼緊急的事情要跟我講。結果她並沒有任何緊急的事情,而只是要告訴我她晚上去聽了一場課程說明會,並反覆的告訴我說她覺得那說明會辦得有多好。 我則一直試著要打斷她,並問她到底是有甚麼非要在這大半夜打來說的事情。 她卻不知道為何完全不理解我的問題,只是自顧自的強調主辦單位對於課程說明會辦得有多用心,以及她覺得很多課都很棒這件事。

白天當然她也有打來。 但我常常在開會,開會中不免無法接聽電話,偏偏她是完全無視「撥通轉忙線」這樣的處理手法。 以大部分上班族而言,白天撥去找人結果電話被轉去了語音信箱,大概所有人都會知道這表示對方可能在開會、在忙、或是當下不方便接電話。 要不是晚點再撥,要不就是等對方回撥。 可是這位粉絲小姐可以在我開會時,拼命的打來。 我把她按忙線,她還能無懼無畏的重新撥號。 撥來若是要講甚麼大事也罷了,多也是跟那種半夜打來一樣的閒聊。

 

看到這裡你可能心想「活該,誰叫你留電話」。 但那位粉絲是我之前去上某堂課的同學。 課程本來就有「學員通訊錄」這東西,加上我名片也有放手機號碼、也陸續給了一些同學。 所以當對方問我要電話時,我雖然當下有遲疑一下,但想說她若真想要找本來就有一百種方法可以拿到我手機號碼。 我實在沒必要遮遮掩掩,所以當時給了電話。 我只是沒想到她會在這些奇怪的時間或是情境下不斷撥號。

你可能也會想說「八成你是給人家甚麼暗示」。 但這部分可就更冤枉了。 我課堂中幾乎沒跟這位小姐說過甚麼話。 她拿到電話後是邀請我很多次,我也都藉口說工作忙而推掉了。 所以我跟她可說根本沒有任何互動過。 這樣狀況下,對方還可以毫不猶豫的選擇半夜十二點打來跟我閒話家常,我覺得這真的已經不是一般人會嘗試的行為了。

PS. 這禮拜五晚上又創出了新紀錄啦! 十二點四十分撥了電話來。 這次我也是不敢接,結果果然有第二通;第二通則是八分鐘後,也就是十二點四十八分撥來的。 到底是怎麼樣的人,會不斷的選擇在半夜打電話給根本沒一起吃過飯、甚至連天都沒聊過的男人呢?

唉!

好吧,抱怨的部分到這裡講完。

 

換講點感想與分析好啦。

我有跟其他的女性友人們討論過這情形。 好幾個女性都笑我說:「她只是很想跟你說話啦?」 我也大概是這麼猜。 聽她半夜打來那稍微有些顫抖的語氣還有語無倫次的對話,其實大概知道她是很緊張。 我也不是不能體會這樣的心情,畢竟我自己也有做過這種蠢事的年代。 只是時間點延後這件事情還是讓我有深深的悲哀感。

「時間點延後」這是甚麼意思呢? 我的意思是說,這其實不該在三十多歲的人身上出現了。 當這年紀才出現這行為時,代表的其實是某段年紀的遺漏、也代表是一種不足。

這樣的笨事我做過、甚至可能男生讀者群在國中高中都不免有過類似的舉動。 可能好不容易拿到心儀女生的電話。 晚上下了課,六七點時手上拿著寫著電話號碼的小紙條想打去跟心儀的女孩子聊幾句話。 可是心情舉棋不定,以至於電話拿起來又放下、放下又拿起。

一直揣摩對方如果接起來自己要講甚麼、一直模擬對方接到自己電話會怎麼反應。 是會驚訝嗎? 還是會高興呢? 還是會對我很冷淡? 越想就越害怕、到底要撥還是不撥? 拿著電話的手全是汗、心一直撲撲的跳的超快,撥了幾個號碼覺得自己快要窒息了、所以又把電話掛了。

這樣拿起來又放下,放下又拿起的戲碼可能重複了一個晚上。 最後終於在某個時間點忍耐不住,很想打去跟對方說話的心情終於壓制過恐懼,也 終於能狠下心撥號。 但這時間通常都很晚了,而自己原本準備要跟人家講的話題在這時間恐怕早就不存在正當性了。 (比方說一個報紙上看來的明星八卦這類) 所以可能是十一點人家都睡了,你打去把人家挖起來,然後講件完全莫名其妙的事情;反而還打壞了人家原本對你的印象。

 

是,我可以理解。 完全可以理解。

因為理解更覺得整件事情的悲哀性。 悲哀的原因在於,客觀而言,她確實是屬於那種外型比較不這麼亮麗的女性,年齡看起來也大概三十中了。 電話互動上可以發現她在人際關係處理上恐怕也不是很擅長。 講好聽一些是單純,講難聽一點就是異常白目。

有多少男性交往經驗我是不得而知,但極可能她至今從來沒主動追過男生;可能這次是她第一次做類似的嘗試。 我想,就是因為過往沒有類似經驗,第一次的嘗試才會笨拙的嚇人。 換句話說,她如果早幾年做出嘗試與自我方向調整下,現在應該就能以更成熟的方式來與男性進行互動。 也就不至於走向這次必然的失敗了吧?

確實,失敗是必然的,因為我壓根也不可能給她任何機會。

不給她機會並不是因為她其他主觀條件的原因;而是因為她到這年齡才展現出國中時代就該學到的東西,這樣的現象恐怕代表她是一個「缺乏責任感、無法讓自己主動面對人生變異」的人格類型。 對我而言,這樣性格的人,是絕對不適合相處、交往、或甚至是共同工作的。

 

這怎麼說呢?
[先聲明,下面是我的偏見、不一定代表任何真理。]

我始終覺得,任何人的人生都是不可能獨立於社會或是環境以外的。 我們不可能堅持用自己的方式過活、而不理會其他人的價值觀或是社會對我們的期待。 也因此,一旦外在環境變動,我們就得動態的去判斷這些變動是否得讓自己跟著轉型。

大部分這樣的情況,如果我們能早期發現並強迫自己調整變動,事情通常都不難處理。 比方說,當察覺自己胖了、吸引力下降了。 你可以選擇不當一回事、也可以盡早開始減肥。 減肥雖然辛苦、但越早開始辛苦程度就越低;絕對比最後一次減個20公斤來的容易。 再比方說,當察覺到就業市場產生變化,自己的技能價值開始減損;如大家都開始用電腦了。 你同樣可以選擇不理會、也可以選擇趕快去學。 一開始學當然痛苦,但絕對比最後被逼著學要容易的多。

此外,當你越早察覺問題、越早反應,增加自己籌碼的空間也就越大。

 

以這位粉絲而言,我雖然不知道她過去的戀愛史。 但最少當她察覺戀愛市場碰到瓶頸時,很可能當時年紀還小。 她若二十多歲時就試著改變自己、或是二十多歲時去嘗試主動追男人,那現在很可能會是完全另一個樣了 。 就結果論而言,我看到的是她在之前可以改變的時間點,恐怕甚麼都沒有做。 等到最後沒有選擇,被逼著一定要轉型時才做嘗試,但這時候她其實已經籌碼盡失。 (連男人要甚麼都不知道時,又怎麼能追到呢?)

這在我來看,是非常非常糟糕的一種狀況。

職場上,我會對於那些明明已經知道環境開始變化,卻不願意去調整的人很感冒。 如舊產品開始沒有市場了,但非要拖到都真的沒人要買時才反應。 這次的狀況卻是更加糟糕。 因為職場上,有些人畢竟只是為了一份工資而上班,並非有甚麼重大理想,所以態度被動我雖然會生氣但多少還可以理解。

 

但對自己的人生總是該負最大的責任吧?

所謂負責任,就是要把面對變動的主控權放在自己手上啊。 不管我們變化自己的生活方式、學新知識、嘗試新事物,該是因為「我們看到生命或是環境給我們的徵兆、所以自己預先預防的行為」。 換句話說,「因為希望自己可以在日後有更多選擇,所以當察覺日後可能會遭受挫折時先來開創日後會有多重選擇的機會。」

只要人願意打開眼睛去發現問題,就一定會發現一些可能會一路壞下去的事物。 若盡早逼著自己去調整的話,時間拉長多半會讓自己越來越好;也能在人生上找到一個屬於自己的定位。 有這樣正面價值觀的人,才會是適合做為朋友、伴侶、情人、或是婚姻對象的人。

但反過來,像粉絲小姐這樣,在她所有過去能變的時間都沒有動。 等到最後環境逼著她轉型、逼著她學新東西、逼著她嘗試開始主動追求男人時,她等於是現在才從零學起。 現在才經歷一般人國中時代就該學到的技能,這不是很讓人痛心與悲哀嗎? 若這件事情都可以等到不得不才做,那其他事情不恐怕更是被動了嗎?

見微知著,從小地方可以看出這人的人生態度恐怕一直都會是逃避問題、不敢面對變動、過分的處於安逸。 總等到問題不得不處理時才來想辦法。 所以,雖然我知道她害羞、知道她恐怕很用心。 但當本質的人生觀讓人無法接受下,又怎麼可能接受她呢?

 

PS,這篇也剛好對應到【拯救失戀大作戰(三) 戴明、錯誤的專注、與系統問題 】的內容,也就是性格決定命運。

覺得這篇文章好嗎? 請分享給您的朋友
歡迎「讚」一下我們的粉絲專頁,接收最新文章!
張國洋 Joe Chang

現為識博管理顧問執行長,也在台灣百大上市櫃公司擔任管理講師與專案顧問。歷年客戶包含工研院、台積電、廣達、富智康、光寶集團、台灣大哥大、遠傳電信、中鼎工程、建國工程、台橡公司、大同公司、三陽工業、TVBS、特力屋集團、城邦集團、誠品集團等。 為了對抗雙魚座的感性,一直在努力強化理性思維與邏輯思考。 相信邏輯發展能解構任何事物,並讓我們找到合宜的人生策略與方向。

Joe G+ ICON Joe LInkin ICON

27 則讀友回應

  1. AER 2018-03-15 00:42:10 第 27 則

    Joe, 你說的人生的責任感我同意。只是你的認知在我看來很強調問題歸屬,而不是解決問題。

    誠然性格極可能是天生的,或是早期決定的。如你所見,那位女粉絲很可能是在這樣的年紀突然發現自己需要在男女或是人際互動上有長進所以才會很想跟你說話。雖然有些事情不等人沒錯,但是我覺得她這樣開始覺察到自己的不足並且努力嘗試改進,是會進步的。既然會進步,既然生命要繼續往前走,為何 Joe 還要抓著她的過去的未努力當作罪責呢? 更何況,說不定她過去是有什麼不為人知的困難或是付出了心力在別的事物上。

    其實類似「抓得很緊」的例子我聽過在一些心理諮商關係的案例中出現過。我不是心理相關的。其中一個例子是一位心理師寫書中的例子,另外一個是從朋友那裏聽來的。前者是女案主和男心理師,後者是女心理師和男案主。很可惜的,在這些例子中,被纏住的人都沒有真正地理解對方的目的。對方其實很可能只是認為和你多互動能夠從你這邊多瞭解到一些東西而已。但是表現出來和說出來的可能就是:「我們在一起吧!」這種。當然啦,每個人有自己的立場要維護,這並沒有錯。只是我看到幾顆心都沒有真正地被理解感到遺憾而已。如果理解之後,還是可以拒絕,但是展現的態度可能就會帶著慈悲和寬容。

    再說了,每個人的修養有深有淺,有先有後。雖然這麼大的「時間差」實在讓人感到遺憾和驚訝,可是知道的愈多其實會發現自己知道的愈少。只能活到老,學到老了。

  2. Arbegavenny1724 2016-01-11 08:20:27 第 26 則

    祝大家 平等对待,共同奋斗!

  3. Don June 2015-02-27 14:57:10 第 25 則


    這篇人生的責任對我來說很有感觸,我就像在Joe大說的,
    一直逃避問題,不敢面對變動,過份的處於安逸,
    有安全感的問題,卻沒有直視它,解決它,
    直到現在在外島當兵,女朋友跟我說分手,
    才從夢中驚醒,被迫從安穩的現狀出來,千百個後悔也來不及了,

    而我現在正學習對抗恐懼感,不讓恐懼感控制自己,
    學著如何以全局來看,找出最好的做法,
    也一直在努力學習,找尋還有什麼需要改變,
    雖然這些改變,我前女友都不知道,
    但現在對我們最好的方法是先退開,保持兩人適當的距離,
    讓自己成長,提身價值,這些改變不只是為了她,
    也為了下一個人、為了自己不再重蹈覆轍。

    Joe大的許多文章都讓我懂了很多,
    如果沒有看過,我可能會陷在失戀的痛苦循環中,
    雖然你可能不會看這篇回應,但我只是想謝謝Joe大,

    謝謝你,教會我人生的路該用什麼態度走下去。

    • Joe Chang 2015-03-10 18:24:06

      有的,看到了!
      也希望你接下來能一切順序喔!

  4. yellowblue 2014-05-14 15:00:00 第 24 則

    joe大,
    認同您談到「缺乏責任感,無法讓自己面對人生變動」的重要性,
    確實面對多變無常的人生,能夠也願意改變自己以因應環境的人,才能撐下來。
    各方面來說,都是如此。

    我想補充一下「接納」的重要性。
    很多時候,我們想改變,卻不知道如何改變,觀念就這麼根深蒂固地深植在心中,
    不懂、不曉得、也不知道該如何改變,明明有的路,就是不知道怎麼跨過去
    多閱讀、多交朋友,接收不同想法,在心中激盪是好方法。

    其中,讀書、上網看討論很好,
    但這種單打獨鬥,比不上活生生的「與人互動」能產生更多火花,更深刻,
    再透過自己一點一點願意去破的心情,會是做中學,再反過來對那些金玉良言更能體悟。

    因此,走過來的人,或者原本就佔優勢的人,
    若能不帶歧視心態,循循善誘,開闊地接納,對於須要突破的人而言,實在是極大拉力。
    (想起小學班級常有的生態,菁英群同學不屑與邊緣群接觸,甚至排擠欺侮訕笑…,
    但偶爾還是會有優秀、耀眼地像公主王子般的人,給你肯定、鼓舞的甜甜微笑)
    當然,要不要抓住這條繩索,而又不把繫繩人拖垮,還是要靠當事人自己加油的。

  5. pet guinea pig 2009-07-14 00:53:56 第 23 則

    哈,man才不是用在我身上...我又不是人妖~
    我只是想到這位inocent粉絲可能會有這樣複雜的感情,就像我下面寫的一段上課筆記..."壞是很酷的,好加上壞不是更完美嗎?"(換句現代的話不是說,wow,好性格好man喔!)

    "壞是很酷的,好加上壞不是更完美,更愛Hamlet,Ophelia的特質是乖寶寶,很順服,扮演花瓶角色,沒有創意角色,innocent且無知,被利用,無法接受挫折..."

    [Hamlet]. I have heard of your paintings too, well enough. God hath
    given you one face, and you make yourselves another. You jig, you
    amble, and you lisp; you nickname God's creatures and make your
    wantonness your ignorance. Go to, I'll no more on't! it hath made
    me mad. I say, we will have no moe marriages. Those that are
    married already- all but one- shall live; the rest shall keep as
    they are. To a nunnery, go.

    [Ophelia] O, what a noble mind is here o'erthrown!
    The courtier's, scholar's, soldier's, eye, tongue, sword,
    Th' expectancy and rose of the fair state,
    The glass of fashion and the mould of form,
    Th' observ'd of all observers- quite, quite down!
    And I, of ladies most deject and wretched,
    That suck'd the honey of his music vows,
    Now see that noble and most sovereign reason,
    Like sweet bells jangled, out of tune and harsh;
    That unmatch'd form and feature of blown youth
    Blasted with ecstasy. O, woe is me
    T' have seen what I have seen, see what I se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