局的思考

驚喜!有驚未必有喜 - 談後天無力感

人從學校畢業後的10年間,朋友間的話題大概會分為幾個階段。一開始是「你們公司(老闆、待遇、同事)如何」。幾年之後,發現上班就是那回事,新節目就變成「你們何時結婚」、「婚紗照選幾組」云云。再過一陣子,家中添了新成員,話題自然變成「你家用哪個牌子的尿布」、「給保母還是給爸媽帶」…布萊恩和布萊恩的朋友相比,人生專案進度嚴重落後,所以朋友聚會,以往愛發表意見的我,現在台詞比康熙來了的陳漢典還少,只有默默旁聽的份。

所以..真的是我太不同了嗎?

最近一個問題困擾著我,讓我開始思考自己是否真的有點不太一樣。

起源是最近我在安排婚禮的相關事宜。 週圍的朋友、同事、或認識的人很自然在碰面時,就會問到說:「Joe,那你婚紗照可以看了嗎?」、或是「Joe那你婚戒買怎麼樣的」。

我都一臉茫然的回應說:『還沒啊... 都還沒好呢。」

很多人會訝異的接口說:「可是,你不是下下個月就要請客了,怎麼會還沒好呢?」

我心想,下下個月不是還很早嗎? 有人這麼早就先都買好的嗎? 這類較大金額的採購,不都是以As Late As Possible的方式來排程的嗎?

我提出這疑問後,一部分的朋友會能理解並點頭;但始終會有一部份的朋友完全不能理解。 會張大嘴巴的回問說:「Joe…你想法好特別喔… 我當時結婚時,可是早在大半年就先拍好照的喔。」

 

微小說 : 箱子

這是無聊時創作的故事,並沒有甚麼寓意。 請當純粹的消遣來看就好 :D

[開場]

我沒想到這東西居然又一次的出現了。

我顫抖的摸著它那再熟悉不過的花紋。

我真的一直以為,它在57年前,已經被我遺留在老家的地下室了。

我.. 我真以為,這東西已經不在了。

但,怎麼會又出現在這裡呢?

我邊拍著盒子上的灰塵,邊從地下室往樓上走。 開門的暖氣讓我有一瞬間感覺似乎要窒息了,腦子也還是有點混沌的轉不過來。

唉,或許真是因為年紀大了,很多事情沒有以前記得這麼牢靠。

這不是埋在舊家地下室的角落了嗎?

我真有點混亂了,還是那次逃走時,自己還是不知不覺的把它打包了放在箱子裡一起帶走了呢…

一趟計程車,一段小故事

之前在美國養車的花費和麻煩把我嚇到了,所以回台灣後我和老婆決定不買車,也因此多了不少搭計程車的機會。坐計程車最有意思的事,莫過於聽運將先生「講古」。在很卡通的鮮黃色車子裡,窗外的街景一幕幕滑過,運將先生掌著舵,凝視前方,將故事娓娓道來。搭小黃真的挺像大人的故事屋,尤其是主持人像排練過一般,不疾不徐,讓故事總是在到達的前一刻畫下句點。先生,總共180,東西別忘了拿,謝謝!

區區「博愛座」,何須「大亂鬥」

當年為了出國留學,我有一段白天上班晚上補GRE的苦命日子。下課超過10點而且累得半死,平常在捷運上只站不坐的我,看到空位也忍不住坐下來休息(會避開博愛座就是了)。有次我在座位上陷入昏迷,正當夢見自己在哈佛校園和金髮美女談笑時,肩膀卻突然受到重擊,還發出「啪」的一聲,我瞬間驚醒,眼睛睜開卻看到一位貌似開喜婆婆的中年阿姨,非常兇狠地瞪著我說:「喂!少年ㄟ,看到孕婦不會讓座hyo~」什麼!懷孕!我嚇得立刻彈起來,包包還掉地上,連忙說對不起,然後才看到旁邊確實站著一位孕婦。我永遠忘不了當時的場景,我雖然起身,但那位阿姨卻又瞪了我一眼,孕婦很不好意思地望著我。因為阿姨喊得很大聲,所以車上所有的乘客都望過來,當時真的只有一個「冏」字形容。

梅比斯環

我小學時代,是台灣升學主義風氣還非常高漲的最後一段時期。 也因此在即將升五年級時,母親因為擔心公立國小以及當時學區的公立國中會太過自在了,所以決定把我轉學到另一間有國中部的私立小學去。

但我從第一天到學校,就深深覺得不喜歡那邊。

那是間所有校內裝潢都走淡藍色風的學校。 不管是制服、課桌椅、甚至是牆上的油漆,都是一層淡淡的海藍色。 也因為是這樣的冷色系,所以整個學校的氛圍就一整個讓人覺得寒冷。 除了外觀的印象之外,班上的同學也像學校的顏色一樣的冷冰冰。 主要是同學他們彼此一起上課了四年,我一個外人、又不是性格外向的孩子,自然很難一下打入大家的圈內。 加上我那個年代,位於台北市的私立學校很多同學都是家裡「真正」很有錢的孩子。 而我父親只是公務人員,公務人員家庭的成長環境跟大家不太相同;加上小朋友多會比較玩具與生活條件,大家流行的收集也常不是我那樣家庭的小朋友可以負擔的,話題都搭不上下,我自然又更顯得跟大家是格格不入。

這些都還不夠慘,最慘的部分是當時的老師非常非常討厭我。

(轉貼) 傷痕實驗

美國科研人員進行過一項有趣的心理學實驗,名曰「傷痕實驗」。
他們向參與其中的志願者宣稱,該實驗旨在觀察人們對身體有缺陷的陌生人作何反應,尤其是面部有傷痕的人。
每位志願者都被安排在沒有鏡子的小房間裡,由好萊塢的專業化妝師在其左臉做出一道血肉模糊、觸目驚心的傷痕。
志願者被允許用一面小鏡子照照化妝的效果後,鏡子就被拿走了。
關鍵的是最後一步,化妝師表示需要在傷痕表面再塗一層粉末,以防止它被不小心擦掉。
實際上,化妝師用紙巾偷偷抹掉了化妝的痕跡。

關於縫隙這東西

這篇是前幾日跟一個老朋友在MSN上的對談。
談到我們這一世代的感性與內心的脆弱,我覺得其中幾段她詮釋深切的讓我震撼,所以想貼上來分享給大家。

但我猜她未必願意以真面目示人,所以我把她名字改為「老友」。


秘密

這是最近還滿流行的一本書,本來我其實沒有買的打算。 畢竟在書店翻了翻,覺得好像是本勵志書,而我一向對於勵志書沒太大興趣。 所以翻了翻,又把它放回了書架。

後來某天,我一位尊敬的老師,居然在Email中介紹我去看這本書。 說他看完覺得很不錯,而且強烈建議我也應該要看過一遍。 訝異之餘,但畢竟我一直很相信他教導的很多理念,他也對我過去一些思想性的改變給過很多幫助,所以我就去書店把這兩本書買了回來。 
(一本是秘密、一本是心想事成的法則)

書看完後,其實跟原來大略翻翻所得到的印象是很接近的。 
大意其實就是這段話:「正面的思考,隨時感受喜悅與散發愉悅的氣氛;如此,世界會往好的狀況轉變。」

 

愛豈能無心

上禮拜去了趟大陸,詳細內容看之後有空再慢慢分享。
值得一提的是,上禮拜四在上海看到一個這樣的廣告。
雖然我不是很確定它的訴求是甚麼? 但重點是真的很有巧思。
所以拍了照,在此分享給大家看。
可惜當時手邊只有手機相機、又是下雨晚上的車上,以致於拍出來有些模糊,但也還足以辨識內容就是。下次誰要是有去上海,可以好好拍清楚一點的回來。
 
 

關於村上的 國境之南 太陽之西

這本書最早是在我二十歲初代的時候閱讀的。

那時候深受感動,只是當時的年紀對於人生的體會還很淺薄,還無法全部理解村上所有要講的東西。

前段的溫馨,讓我想到十幾歲國中時期懵懂無知喜歡過的女孩子。 那種純愛式的接觸與喜歡,就算到現在再回想起來,也依然覺得很懷念。 總是會有一種似乎處在星期天下午,溫暖的陽光與涼涼的風的感覺。 但故事後面的部分,那份因為時間流逝造成的無奈,壓迫感很重。 雖然能感覺主角他努力想要扭轉,可是隨著時間過去後選擇卻變得越來越少,終致無法做任何改變的痛苦;但處在我二十歲初頭的當時,實在還稱不上是能有多深刻的體會。

後來每幾年反覆看一次,體會更加深入。

對於人生無奈的感受越來越深刻,也越來越體會為何「始」會做出這些選擇:追求著彌補與完整而讓一切走到這樣困難的境地。 整個故事,或許根本無關傷害別人,而僅是在談自我傷害也說不定? 事實上,這樣的「自我傷害」,未必是外部性的成因、更未必是自毀,常常只是在人生過程中,刻意或是不刻意、偶然或必然的在人生年幼甚麼都不懂的「初始選擇」下,命運自然的把我們帶領面對的那些東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