局的思考

我們的恐懼從何而來?

腦科學真是門既有趣又非常有爆點的學問。

好比說,青少年(和部分成人)容易受到刺激就會產生激烈的情緒反應,會輕易說出「恁爸我不知道意義,我只知道義氣啦!」這類的話。你如果讀過腦科學,你就可以淡定地告訴他說:同學,我想你的「腦額葉皮質」可能還沒發育完成,或是小時後沒有透過適當的訓練,因此你的行為容易被情緒所主導,這不怪你,只是你腦子有問題罷了!(如果你真的這樣說,要看醫生的絕對是你!XD)

誰奪走了你我的幸福感?

前幾天去體檢。

其中有一項檢查是無痛胃鏡。 我胃鏡以前是檢查過,但無痛的還是第一次嘗試,所以對於到底是怎麼個無痛法其實毫無概念。 躺在病床上時,都還在想說等等要如何對抗那胃鏡的管子。 沒想到當醫生把手臂上的麻醉針筒注射完畢後,我就失去意識了。 等我再有意識時,已經是從恢復室的床上醒過來時。 胃鏡的過程居然一點感覺也沒有。 雖然整個過程毫無痛苦,但老實說,這還真讓人有點悵然若失。

悵然若失?

大腦模式的切換

去年有本很紅的書叫做「正義:一場思辨之旅」,作者哈佛大學的桑德爾教授透過提問與對話的方式,探討了道德、倫理、與理性思維的種種面向,相信版上有不少朋友們讀過。整本書的思考由一個知名的「電車問題」展開了序幕:

「念頭」可以扭轉一切

我常在想,我們今天的世界觀、價值觀到底有多少來自我們自己的思考?又有多少是來自社會、文化、媒體強行「植入」我們腦中的「意念」?多數人都宣稱自己有獨立思考的能力,卻有更多人期待別人可以給我們答案,告訴我該怎麼做。這問題很難,我沒有答案,我只是直覺感到,一些對現況不滿,被負面思想所苦的人,該抱怨的或許不是大環境,因為一個人眼中的世界原本就是自我意念的投射罷了!

正確的問問題,才能得到好答案

常常有朋友會來找我問問題,無論是網聚時、版上發問、甚至平常都會碰到。

不過我發現,很多朋友雖然心裡很困擾,但其實不太知道該如何提問。 很多時候,問題聽了半天我聽不懂。 不然就是問題的廣度太大、發散到讓人不知道如何回答。 再不然,也有些問題提的不太負責任,讓我這個被問的人不禁有股衝動想反問:「到底這是你的人生還是我的人生啊?」 :P

但我也理解,大部分人可能也不是故意的,只是單純他們就沒想這麼多(我猜,一般會習慣想很多的人,可能根本也不會碰到需要來問問題的狀況)。 所以我想,或許該幫大家整理一下「如何問問題這件事」。

技巧重要,心態更關鍵:解決問題與擺脫困境的五個態度

不管是生活、求學、工作、與愛情,我們都難免遇上大大小小的問題。問題就像遊戲關卡,有大有小,有難有易,總之解決了,我們可以賺取經驗值邁向下一關,要是解不開,則坐困愁城。小則心情不爽,大則面臨沒學校可念、沒薪水可領、或是沒老婆可抱的窘境!這幾年「問題解決」也算是一門顯學吧,可惜人生畢竟和遊戲不同,就算有錢也買不到攻略本,更不能隨便改機破解,這類問題解決的書我也翻過幾本,多半是由「系統化思考」出發,強調要先定義問題、然後蒐集資料、擬定假設、然後驗證解決方案之類的。論點本身很有道理沒錯,不過你會發現,製造問題的那個人自己是絕不會看這類書滴!而真正試圖解決問題,並且用功讀書的人(我們版上應該很多),問題反倒通通壓在他們身上,肝苦~

論人類的恐懼感 (下) – 談如何對抗恐懼感

前篇 論人類的恐懼感 (中) – 談如何對抗恐懼感

文章繼續之前,先幫大家回顧一下前面兩篇的一些重點。 這系列的上集談的是恐懼感的成因,以及人們面對恐懼時的兩個直覺反應。 中集則提到有五個我目前為止覺得可以強化以對抗恐懼感的訓練,並討論了其中兩項。 那這篇,則將繼續討論後面三項,也就是「心理面」需強化之處。

為了方便大家回憶,在此再一次列出這五項:

- 自我探索,了解何時恐懼感接手了決策
- 自我強化,降低人生的依附性
- 增加流動,避免心理上的沉澱心理
- 情境轉換,用不同的角度看待問題
- 哲學探索,學習思維的自主性

那接下來,就從第三點繼續了~

 

 

聰明的才看得到?

各位有教長輩用電腦的經驗嗎?

我自己的工作之一就是教軟體,平時也自認表達和耐心還及格,但說真的,教老人家用電腦真的很那個,尤其是突然一通電話緊張地說「某某按鈕不見了」,而你必須隔著電話試圖了解問題。我認為,在技術上的難度跟心靈上的壓力跟搶救無法進入的核電廠是同個級次的。乾脆跟各位分享一段我跟我媽的電話對談好了。

週末來閒聊:時尚與奢華

(先來一張男生女生都愛的)

基於「了解敵人」的心態(嚴格說是信用卡的敵人),我最近開始閱讀一本與「時尚」有關的書,書名叫做「廉價的奢華」,作者是為時代雜誌、金融時報撰稿的記者Dana Thomas。原本只是抱著好奇的心態來了解一下女生都在聊什麼(還有我到底刷了什麼?),但看了Thomas女士分析時尚這個產業的歷史背景、商場競爭、以及對當代經濟、社會所引發的影響,讓我深深感嘆「時尚產業」就像美女的黑絲襪一樣,不但性感誘惑、還閃耀黑暗的光澤。以下就先來分享幾個有趣的「豆知識」吧!(不過我猜很多女生會說:蛤~連這都不知道喔!)

論人類的恐懼感 (中) – 談如何對抗恐懼感

前篇 論人類的恐懼感 (上)

對於恐懼感這東西,我這幾年的體會是,你必須要花很多的心力去了解、探索、並對抗它。 因為只要一不小心,你的決策就可能受其主導,並讓我們偏離客觀上較為合適的方向。

我目前為止不敢說自己已經找到最後的解答了。 這裡跟大家分享的,也只是在幾年的思考下,略有的一些心得。 這些心得大概可以分成下面五個點的訓練,順序按照難易度來排列。

- 自我探索,了解何時恐懼感接手了決策
- 自我強化,降低人生的依附性
- 增加流動,避免心理上的沉澱心理
- 情境轉換,用不同的角度看待問題
- 哲學探索,學習思維的自主性

 

 

論人類的恐懼感 (上)

我一直記得曾經看過一段文字。 其中對於恐懼感的定義,非常精簡也耐人尋味。 這段文字是這麼寫的:「恐懼是一種有機體企圖擺脫、逃避某種情景而又無能為力的情緒體驗。」這句話算是我看過對於恐懼這件事情,最棒的一段定義了~!

恐懼感這東西的成因,恐怕要一路追尋到人類的上古時代。 在那時候,人類相較於其他生物,其實是相對弱小的多。 所以為了延續生命,在本能的層面,一些程式自然的被編譯進我們的DNA中。 人類在那樣惡劣的環境中學習要避開黑暗、居住高處、群體行動以躲避風險。 並在草叢發出聲音時,低頭躲避、或拔腿就跑。

這樣的程式就算在已經24小時燈火通明、馬路上沒有豺狼與老虎的現代,也還是深深的留在我們DNA中。 所以當有任何被大腦判讀是危險的訊號時,我們立刻開始覺得頭腦慌亂、血往上沖、臉頰與胃部抽蓄、背脊冷汗冒地如同有一堆小蟲爬著。

這時候,生理會直覺配合做出有兩個反應:

老爸愛「唸你」

最近最夯的娛樂新聞,就是號稱「靠爸三人組」之一的劉子千靠這首「唸你」全台爆紅。前幾天我在紐約機場排隊入關時,我後面一位小弟就一直唱個不停,害我即使身在異國,也被這等魔音穿腦,久久揮之不去!在Youtube上看到這經典MV時,我心裡就在想,年僅25歲的劉子千被他老爸玩成這樣,應該超「改優」(尷尬)的吧?畢竟藝人跟一般人一樣,也是有同儕壓力的,以後在朋友和年輕正妹前如何自處?在飛機上看了壹週刊,果然,老劉以「切斷金援」為威脅才讓小劉就範,而且小劉一開始覺得很丟臉,根本拒絕出席唱片宣傳,直到後來爆紅,媒體競相邀約他才靦腆地出現。

罐頭笑聲與旅鼠效應

「罐頭笑聲」是個挺有趣也很弔詭的東西。

這玩意最早出現在美國的電視圈,當節目中出現笑點時,導播配上預先錄製好的笑聲帶子,來炒熱氣氛。這罐頭笑聲即使在今天,還是被廣泛的使用。我一直納悶,這笑聲其實非常的假,有種很low的感覺,但為什麼包括美國一流的喜劇、夜間脫口秀、日本韓國高成本的綜藝節目都還是照用不誤?凡存在必有原因,最近在翻閱Robert B. Ciadini所著的影響力(Influence: The Psychology of Persuasion)讓我找到了答案:這是盲從的力量!

G940開箱

這篇跟專案管理毫無關係。 可當成純粹的勸敗文。 :P

前幾天,家裡收到這個包裹。

看起來是羅技Logitech的產品喔? 但到底是甚麼東西呢? 盒子拆開來一看…

良善來自於對於邪惡的理解

體罰的議題前段時間在各大討論區都有人在聊。 我自己不是甚麼教育學家,不敢大放厥詞的參與討論。 不過最近不小心看到一些討論的文章,其中有個觀點讓我覺得很有意思,很想在這裡稍微胡言亂語幾句。

我想談的在於看到有一派人士反對體罰的論點,是覺得若老師或是家長責打或處罰,將會讓小孩學到「以暴制暴」及「暴力的價值」。他們論點的假設在於:責打會讓小孩學會可以透過力量來逼迫別人做某些事情,或逼迫別人順從自己的觀點。 反之,若家長老師完全以愛與關心來教育小孩,小孩就能減少暴力的運用,並把社會導入一個更和諧的方向。

我是覺得這觀點的假設有些問題。 這如同我們國中學物理時,會叫大家假設摩擦力或是空氣阻力不存在一樣。但回歸現實面,摩擦力跟空氣阻力是一直存在的東西;就如同「暴力的自發性」,並不會因為沒有人教而能讓其不存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