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文章

Work Smart, Don't Work Hard

PM的工作一大部分是規劃與思考,去讓專案順利、提報問題、示警。 而不是拉著一堆人搞得很辛苦,弄得哀鴻遍野。這是甚麼樣的邏輯思維呢?

粉絲、時間差、與人生的責任感

最近被奇怪的「粉絲」纏了上而讓我覺得非常的困擾。 哈,我知道你可能會想,這恐怕是我這個中年男人自以為是的狂想曲,但我可還真沒這麼狂妄自大。 雖然也曾經碰過幾次女性主動示好的經驗,但這還真是第一次變成這麼困擾的狀況。 困擾並不是因為對方太過熱情、也非因為對方長相不若林志玲;而是對於這位粉絲小姐那完全不通人情世故、無法解讀我客氣態度背後無奈所產生的驚訝與疲累。 是,驚訝與疲累! 比方說,她曾經選在某個第二天要上班的晚上十一點四十五分打了電話過來。 我刻意選擇不接假裝當時已經睡了。 結果沒想到沒人接的狀況下,她還又撥了第二通。 第二通當然我還

(轉貼) 品格 大學生看輕 企業主在意

這是前兩天在聯合新聞網上翻到的文章,談的是職場品格。 我個人也覺得這是很重要的東西;其他包含思維、態度、人格特質也都是我優先關注的點。 反而技術能力跟學歷我並不太看重.... 但後來發現,年輕人的思維還真的反過來,這其實是很危險的喔! 「七年級」這一代學歷高,平均每三位就有兩位是大學生,每七位就有一位碩士生,但對未來工作卻充滿焦慮。今天一項「高失業時代,大學生準備度」調查指出,高達九成六受訪學生覺得,職場是競爭激烈的戰場,但有近九成認為教育裡有嚴重產學落差,即使有高學歷也沒信心。 企業不斷裁員,不少新鮮人也擔心自己「畢業即失業」。天下雜誌最近對三

葡萄酒試飲會、OPP、及那總讓我無法理解的傳銷世界觀

周末被一個「朋友的朋友」拉去參加一場號稱「葡萄酒試飲會」的活動。 雖然行前朋友已經提到另外那位朋友似乎是個傳銷體系的下線。 (會這麼猜的原因在於,對方偶爾會聊購買的傳銷商品、也會講他去上一些「自我探索課程」的心得分享) 但我們又想說,如果是個正常的試飲會,就算是傳銷組織辦的也不是不能去,只要自己先有會變質的心理準備就好。 結果呢,雖然已經有心理準備了,但還是不免讓人失望。 一來酒實在不好,二來那活動也只是意思意思的讓來的人喝了兩款酒,三來工作人員甚至「講師」都很不專業。

拯救失戀大作戰(四) 甩不掉、走不脫、被吃定到死

在繼續談品質改善之前,我想回頭談另外一件事情。 一件至關要緊的事情,也是很多人在失戀時很容易不小心踏入的陷阱:也就是不但走不出失戀情緒,甚至反而越陷越深。 人常在知道情人變心或對方沒有愛你時,還會不死心想靠委曲求全來等待對方回頭。 但戲台下站久就是你的戲碼很少在愛情世界中出現。 通常委曲求全的最後都是被對方吃定、吃死、玩殘、搞的狼狽不堪。 往往得等對方自己膩了或完全不需要你了,否則將一直走不出來。 這是很可怕也很悲慘的。 因為失戀時若只有情緒上的傷痛,時間拉長終究可以復原。 但若是那種無法走出,不接受現實並持續期待著盼望著的企圖,就很可能讓自

拯救失戀大作戰(三) 戴明、錯誤的專注、與系統問題

品質提升這件事之所以可能走偏,除了前篇所提「錯誤的努力」;也就是過分提升自己已經很專精的部分以致於忽略其他領域而宅化以外,另一個常見的錯誤則在於「錯誤的聚焦」。所謂錯誤聚焦,指的是太過注意單次失敗的成因,而把之後品質提升的心力放錯了地方。 若用專案管理的角度來看,前者的情況是花很多時間在縮短非要徑的工作。 而後者的情況則是花很多時間在試圖縮短要徑、但後來才發現那個根本不是要徑。 這比喻很棒吧?(笑) 當然,也有些讀者可能不這麼熟悉要徑法,所以我來解釋一下上面那兩句是甚麼意思。 這部分可以套用品管大師「戴明」於產品品管的理論。 戴明提到說,當品質問題

拯救失戀大作戰(二)門檻、宅化、及持續改善

上次於【拯救失戀大作戰(一)急救失戀,如何從失敗中存活】的文末提到,文中前九項排除痛苦的方法都是在「已經失戀」的狀況下避免讓自己受到更嚴重損傷的應急處理手段。 但那些畢竟都是「被動的」應急手段。 就像專案管理一樣,與其等到問題發生了才被動處理,更理想的管理目標其實是該讓問題提早發現,以求事先預防。 但戀愛中要透過任何「預警制度」來提前防範其實是困難了些;畢竟太過於患得患失、小心翼翼的監控對方,往往會造成對方厭煩及壓迫感;這樣的行為反而變成是感情殺手。 所以剩下最理想的選擇,恐怕只有前文著墨最少的第十項,也就是「品質改善」這一方法了。 但品質改善真的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