犧牲,不是孝順的唯一選擇:我愛你,但我也想過好我的人生

犧牲,不是孝順的唯一選擇:我愛你,但我也想過好我的人生

以下的情節,在你我的生活中應該不陌生。

「爸爸為了妳早出晚歸,工作這麼辛苦,妳還不好好練琴,只想著看韓劇或休息。順著我說的做,才是乖孩子。」看著相差一歲,卻在一旁玩耍的弟弟,妳的心中有著許多惱怒和不平,還有更多的罪惡感在心中翻騰。為什麼只有我要聽話,為什麼只有我妥協,順從父母的安排及旨意。弟弟卻可以半途而廢。他可以自己決定不想學鋼琴,因為他更有興趣及擅長的是體育。而我明明不怎麼喜歡鋼琴,喜歡的是畫畫,卻得壓抑真正的興趣,去成為父母心中及親友鄰里眼中的音樂才女?

長大以後,不管是結婚對象,或者是科系、工作、職涯選擇抱持相反意見,甚至你的父母也想要輕重不等的干涉及介入。「夢想哪能當飯吃?你也快要三十了,怎麼心還這麼不定?還有,你上次帶回家的女生爸媽覺得不好,加上學歷上也差了你一截,交往還可以,但是要結婚就萬萬不行。」你想孝順,但不想順從,聽起來不僅煩惱,甚至一肚子火,不知如何是好!

親子間的怎麼會有剝削?

什麼是人際剝削(Interpersonal Exploitation)?
在人際關係中,透過不公平的方式,讓人感到不愉快甚至是殘忍的方式壓榨對方,意圖使人來達成自己的目的。

有關剝削,從馬克思理論來看,勞動階級以低於實際價值的工資為資本家工作,出售自身的勞動。而資本家則是剝削了勞動階級的成果所有權,並且聚斂了剩餘價值。從教育部的國語辭典修訂本的舉例,《梁書.卷三八.賀琛傳》:「故為吏牧民者,競為剝削,雖致貲巨億,罷歸之日,不支數年,便已消散。」。

這裡都指出了剝削的共同核心,那就是上對下,強勢對弱勢的相對關係。剝削是有權力高的人,去要求、壓榨沒有權力或者是權力相對較低的人。若是兩個好朋友相聚,不太會出現人際剝削。因為今天我請你一客貴族世家,下回我卻要你請我勞瑞斯,你一定會立刻拍桌走人,也因此剝削無法成立。

所以,有著權力位階的人際關係,就有可能出現人際剝削的情形。所以能夠成立「人際剝削」的關係常見於:
    1. 父母對子女
    2. 老闆對員工
    3. 強勢伴侶相對於弱勢伴侶

避免人際剝削之所以重要,是因為「我們都想要過好我們的人生」。而想要過好這一生,就不能忽視圍繞在我們身邊的人際關係,尤其是從小到大,一生相隨,最緊密也是無法割捨的親子關係,那就是父母和子女,無論是以關愛為名,但卻不切實際的期待;還是以血緣為名,但卻窒礙一生的枷鎖。

如何理性處理人際剝削?

1. 覺察:不是生你的人,就是最瞭解你的人

潛在的自我矮人一截。我們習慣先投降,想要在關係裡面當個順從的好人,有很大一部份,是因為覺得潛意識裡的自我就是矮人一截,所以覺得自己沒有表達真實意見及想法的權力,當然也沒有談判的籌碼及空間,但往往有很大一部份是畫地自限,甚至是自我設障。

怎麼說呢?如果你是果農,雖然你明知自己種的瓜很甜,只是賣相不佳,自然就失去推銷的信心。如果你是孩子,雖然你明知自己對於音樂就是興趣缺缺,喜歡體育,熱愛運動,想去球場廝殺個幾百回,操場跑個十幾圈,都好過面對五線譜如此折磨人,但想到爸媽耳提面命,或者已經砸下去的學費,就覺得自己的興趣好像有點鳥,音樂藝術比較高大上,然後就繼續認栽。很多時候,你不爭取,你不明講,別人真的不了解,父母也是,不會因為生養我們,就會是最瞭解我們的人。我們要瞭解,人多半都需要外在回饋,才能看見自己的行為表現,哪裡需要調整及修正。

2. 思考:考慮你能做到什麼程度

可為不可為。不讓你為難的,你配合,你做得到的,你考慮。

人生可以很糾結,但也沒這麼多糾結。怎麼說呢?

如果是做起來不為難的要求,那麼就順手做了吧,皆大歡喜。當然這也代表,對方的要求是在你的能力範圍內,也就是你不用過度費力(打腫臉充胖子)、甚至扭曲自我就能做得到的。華人社會一直有著光宗耀祖,使命般的詛咒,我們做的一切,無論是課業學習、選擇伴侶、工作及職涯規劃,都要能夠上得了檯面,讓父母在親友面前能夠吐氣揚眉,所以父母期待兒女有優異表現,兒女希望能不失父母所望,就成為了今生最深的桎梏。好的發展,將會是皆大歡喜;但若是不好的發展,就成為了痛苦的親情迴圈。

3. 表態:表達我不想順從的部分,破壞假象的和平

表態也就是執行。我同意最困難及關鍵的一步就是表態。因為我們都希望能夠損失最少,獲得最多,一旦表態可能讓我們失去原有的優勢及利益,即使是假象的和平,都讓人多麼不想要失去。可是生活就是如人飲水,冷暖自知。我們保留了不想失去的,卻也同時阻絕了渴望獲得的。可能是機會,可能是選擇,當然也可能是這一生的自由。

 

華人社會相當講究倫理及孝順。然而孝與順有時是相互抵斥的。不同時代,不同社會環境、不同個人條件、狀態及階段,還有未來的趨勢,都無法以不變應萬變,用過去的作法因應未來的局勢。

我相信父母都希望兒女過得幸福,不希望兒女未來的人生過得愁雲慘霧。但是當你的幸福和父母認定的幸福出現衝突和牴觸時,你必須學著長大,負起責任,有意識地做出選擇。你真心渴望的人生,你真正想要的生活風景,必須勇敢及堅持,那才是真正的孝順,並且是有智慧的孝順。
 

2 則讀友回應

  1. 路過 2018-04-23 17:55:08 第 2 則

    「我是為你好」是華人父母的通病,並且名正言順地令人難以不接受,而形成一種人際勒索,
    但是其中隱藏了非常大的問題:父母不一定是對的!

    「為你好」是告訴對方他所不知道的事,讓他能夠做出更正確的選擇,而不是由自己替對方做選擇!
    自己替對方做選擇叫作「為我爽」,而不是「為你好」。

  2. Amy 2018-04-22 23:13:40 第 1 則

    謝謝您分享這則文章。人際剝削,特別是在親子關係上,一直都是最近熱門的情緒勒索這類心理分析文最喜歡探討的主題,因為親子關係的血緣關係和傳承許久的孝道觀念根深蒂固,在華人的社會中比商業上的人力買賣關係(上司與下屬)、比婚姻契約關係(伴侶),更加沉重。

    所以我一直蠻感興趣談論如何解決親子衝突的人們,究竟都說了些什麼呢?到底要怎麼打破這不斷重複的歷史?怎麼說服所有的人從今天起衝突不再存在?

    而我發現大部分給予建議的人,都會先希望煩惱的人們,了解自己的現狀,清楚自己正在被剝削。這個第一步,其實很多人早就知道了,不然又怎麼會煩惱呢?甚至一定也做過很多舉動,試著想要逃離。比較衝動的人,可能會用激進的方式表達不滿,例如翹課、故意破壞;比較理性的人,可能會想試著談談,用溝通的方式表達不願意。可是結果呢?為什麼這個世上還是這麼多人在煩惱?為什麼大家還是在說自己的父母無法溝通?或許是因為父母的出發點自始至終都跟自己不一樣,他們始終站在不同的立場思考,而這個立場是因為他們是父母,我們是子女而形成的,沒有道理改變,也沒有理由改變,因為他們認為「我們就是生你養你的父母。」

    另外您所提的第三步,勇敢破壞假象的和平。這是很好的提倡,但是在一個處處跟人講圓融、講團結、講合群的社會中,除非自己就是不太在意這些事情,很樂於當個勇敢的獨清者的人可以真正達到這個境界之外,又有多少人寧可假裝一切都不知道呢?畢竟就這樣維持著,對自己來說更加輕鬆吧!即使要一直忍受著人際剝削的痛苦,但是好歹破壞和平的那個人,不是我不是嗎?起碼我不需要為打碎這一切負起任何的責任和風險。是否有想過,寧願受剝削關係所苦的人,不想改變的原因是什麼嗎?

    所以總結來說,至少在華人社會中,親子關係間的剝削,我認為很難有真正被解決的一天。或許有一天婚姻關係平等了、社會對性別之間的期待漸漸同步了,伴侶(特別是男女)問題有緩解的一天(但我想還是有很長一段路要走);或許有一天勞資關係對等了,雙方有對等的談判關係和健康的合作協議,資方單方面的剝削有了平衡的勢力存在(但仍舊還是一段好長的路要走,特別是現在資本家和政客掛勾,到底會不會單方面傾倒還很難說)。但好歹後兩者,我還是有看到一些些微渺的希望,因為老實說,我跟我的老闆、我跟我的伴侶,關係存在只是因為契約關係,如果我們溝通、思考、表達後,還是認為下定決心讓契約終止對彼此都好,成為彼此曾經最親近的陌生人,在這社會上比比皆是,可是親緣關係(排除故意拋棄)永遠沒辦法這麼做,因為我們和父母從來都不是一只單純的契約關係。

    除非,除非哪天,全天下的父母突然都開竅了,了解什麼才是真正對孩子的愛。
    不再控制。
    不再以養育之名行勒索之實。
    這樣的輪迴才有機會解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