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文章

所謂中年男人啊

最近我斷斷續續的在想,所謂中年男人到底是怎麼一回事。 是一種符號? 一種標準化的必然? 或是甚麼樣的東西? 起源是前段時間,有個小女生跟我說「你們這個年紀的男人都不能信任」 我很訝異的問說為什麼? 她告訴我說「我交往過幾個年齡大的男人全都靠不住,最後都劈腿了!」

關於村上的 國境之南 太陽之西

這本書最早是在我二十歲初代的時候閱讀的。 那時候深受感動,只是當時的年紀對於人生的體會還很淺薄,還無法全部理解村上所有要講的東西。 前段的溫馨,讓我想到十幾歲國中時期懵懂無知喜歡過的女孩子。 那種純愛式的接觸與喜歡,就算到現在再回想起來,也依然覺得很懷念。 總是會有一種似乎處在星期天下午,溫暖的陽光與涼涼的風的感覺。 但故事後面的部分,那份因為時間流逝造成的無奈,壓迫感很重。 雖然能感覺主角他努力想要扭轉,可是隨著時間過去後選擇卻變得越來越少,終致無法做任何改變的痛苦;但處在我二十歲初頭的當時,實在還稱不上是能有多深刻的體會。 後來每幾

加拿大回來 寫於香港機場候機時

回去加拿大兩個禮拜,如今假期已經到達最尾聲。 雖然不知情的人會認為這是如同度假的兩個禮拜。 但是實際上卻不是這麼一回事。 滿疲憊的度過了這段時間,是沉浸於哀傷與回顧的兩個禮拜。   在搬離台灣的第十五個年頭,家裡又決定要搬回台灣。 消極的影響是日後回去加拿大的機會恐怕不太多了;積極的影響在於「歸屬感」這東西又再一次的被切斷了。 海外搬遷的困難在於無法什麼都跟著搬走,大部分的傢具物件都將拋棄。 我必須在這兩個禮拜中把在此存放超過十五年,甚至一些還是當時從台灣帶來超過這年限的物件重新整理,

負回饋螺旋

今天本是去做導入的啟動會議,不過最後還是變成半宣導半上課的活動。 上完課的回程是由學員中一個老先生開車送我去車站。 路上他是一直興致很高的跟我對話,從課程談到他們公司派系,甚至談到女性在工程公司多吃香... 最後不知道為何,他甚至開始講起他以前一個同事追求當時廠花的故事.. 一邊開車一邊轉頭來看我,跟我說到: 「很不容易哪。 追了人家許久,人家都不理他。每次都讓他漏氣或是給他排頭」。 然後大笑起來,「不過啊,努力很久後最後還是給他追到了啦。 很了不起喔!」 我直覺的問說,『不過... 應該沒有持續很久吧?』 他訝異轉頭,「是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