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國洋 Joe Chang - 作者系列文章

張國洋 Joe Chang
Joe G+ ICON Joe LInkin ICON

現為識博管理顧問執行長,也在台灣百大上市櫃公司擔任管理講師與專案顧問。歷年客戶包含工研院、台積電、廣達、富智康、光寶集團、台灣大哥大、遠傳電信、中鼎工程、建國工程、台橡公司、大同公司、三陽工業、TVBS、特力屋集團、城邦集團、誠品集團等。 為了對抗雙魚座的感性,一直在努力強化理性思維與邏輯思考。 相信邏輯發展能解構任何事物,並讓我們找到合宜的人生策略與方向。

關於縫隙這東西

這篇是前幾日跟一個老朋友在MSN上的對談。
談到我們這一世代的感性與內心的脆弱,我覺得其中幾段她詮釋深切的讓我震撼,所以想貼上來分享給大家。

但我猜她未必願意以真面目示人,所以我把她名字改為「老友」。


如何看待感情中的誘惑(十)沉沒成本再探

有人問,我屢屢在文章中提到的「愛情關係中的沉沒成本」到底是甚麼? (雖然我覺得前面的鋪陳我解釋的還滿清楚,但據稱還是有些看不懂的聲音)  其中一個出現的疑問是,沉沒成本是所謂的Promise嗎?

「承諾」這字確實是有一些我所稱沉沒成本的意涵在。 只是我覺得在此不能用Promise這個字;更精確的用字我覺得會比較接近Commitment這個英文字。

Promise或是Commitment這兩個字雖然都是承諾、允諾的意思,但Promise比較著眼在未來、有對未來承諾、給予指望的意思;而Commitment這個字則著眼在現在並有著約束、承擔等「契約交換」的概念。 甚至以我個人的認知來看,Promise這個字比較有畫大餅、可見但不一定可得的意味在;但是Commitment則有認同當下,確認牽絆、並有當事人「自主性的拿出甚麼東西投入感情關係中、求穩固所必須付出代價」的概念。

只是,講到這裡,難道感情變成是一種契約交換了嗎? 這對一些人來講概念上可能變得更奇怪、也可能覺得不可思議或是很不道德。

如何看待感情中的誘惑(九)從馬斯洛看挑戰愛情的困難

挑戰者雖然是穩定市場的重要力量,找出他人關係中未被滿足的需求也通常並不太過於困難。 但是,要成功的贏取一段關係並取而代之,卻遠比想像的困難得多。

從誘惑模型得知,成功取而代之取決於當事人主觀的判定;而判定則是基於比較。 所謂比較,指的是比較既有關係的一方以及新挑戰者之間的價值差異,並透過其他參數的調整以為結果。 在這樣的判定架構下,除非挑戰者在各方面都比既有對象好很多,且既有關係的伴侶並沒有用心經營,否則誘惑可能根本不發生;或雖然誘惑成功,但當事人卻會希望同時兼顧兩段關係以產生綜效。 這總總都讓挑戰者處在相對不利的位置。

同樣的概念,我們也可以用「馬斯洛的需求階層」來做探討。

馬斯洛是二十世紀最有名的人本心理學家,他最被人琅琅上口的是他那「需求階層」的理論。 他認為「動機」是使人從事各種活動的內部原因。 動機又分成外部以及內部,外部動機是個體在外部要求(如父母壓力)的作用下所產生的反應現象。 比方說考試考不好就會被家長責打,所以為了怕被打而會用功念書。 但這類外部動機產生的行為反應,通常只能影響暫時性的行為而已,並不能把該行為內化、無法成為自主性的反應以及價值觀。 所以怕被打所念的書,並非是自己想念的東西、也往往不能內化為長期的知識。 所以往往考試完,也就很快的還給老師了。

對! 我就是沒大志

常有認識的人立了要在傳銷界賺錢的大志,並不斷的遊說我加入其行列。

這檔事情我因為口才不好,從來都勸阻不了任何熟識或是不熟識的朋友;此外,我內心多少也會有個聲音跟我說:「搞不好這傢伙就是那萬中選一、天縱英才的行銷奇才。 我這輩子也還沒混出個了不起的名堂,是何德何能可以去阻擋別人可能的成功機會呢。」 看看賣青菜的都可以上電視,認真懇切的要拯救台灣人的健康了,我一個心態迂腐的中年男子,哪懂這種新經濟呢? 所以每次想了想,終究又把到口的話嚥了回去。 反正大家都是成年人了,選擇自己想清楚也就是了。 至於自己,是非常知道自己沒這方面的才能,所以總是能躲就躲、能閃就閃。

但次數多了,總是有些話忍不住想講。

個性鄉愿不敢跟人嗆聲,那部落格關起門來胡言亂語應該沒甚麼關係。 所以就把一些我對於「如何在傳銷界賺大錢」的個人偏見在此亂講個幾句吧,或許可以給一些不同的世界觀。

如何看待感情中的誘惑(八)第三者其實是穩定愛情的力量?

在整個愛情關係下,「挑戰者」這角色其實也是很值得深入探討的。

雖然這樣的角色在傳統價值觀中是有負面的意義在,一般人可能將其稱之為第三者、狐狸精、壞人、外遇對象等等的名稱。 但若站在整個愛情市場的大環境中,「挑戰者」的存在其實扮演著平衡且穩定市場的力量;就如同「金融投機客」(*)對金融市場穩定所扮演的角色一樣。

如「看不見的手」以及「自由意志」那兩篇提到,長期關係的穩定,取決條件不在於道德、法律、規則等外部制約。 那些僅可以限制一個人的表現,但未必能讓人產生「自主意願」以提供長期穩定的愛情。 更糟糕的是,當只用外部責任的手法去鞏固愛情關係,反而兩造將因為契約的不可變動性而產生極高的道德風險。 就算最後兩人在一起,愛情品質卻可能不斷下滑,因為反正你已經不能逃(詳情請看第六篇),那也就不用不斷自我提升了。

 

如何看待感情中的誘惑(七)自由意志

假設有一間銀行遭到了一群匪徒入侵。 搶匪在銀行內開槍叫囂,並叫所有人趴在地上不准動。 等控制住銀行內的眾人後,搶匪更進而拿著槍抵著銀行經理A的頭,一陣拳打腳踢後要求對方打開保險箱把所有的錢拿出來。 在槍的脅迫下,銀行經理無奈的照著做了。 他打開了保險箱,幫匪徒裝箱放到車子上,之後搶匪帶著錢逃之夭夭。 

請問,假設你是陪審團的話。 在此案例中,銀行經理對於這筆錢丟失的責任有多大? 他「幫助」搶匪進入金庫這件事情是否該被譴責的呢?

好吧,再來一個對照的情境吧。
假設有另一間銀行也遭到搶匪入侵。 可是呢,這家銀行的經理B是之前就跟搶匪串通好的,他預先把保全設定、金庫的運作規律、還有警位換班的時間表都告訴搶匪。 而讓搶匪趁著某個月黑風高的夜晚偷偷潛入而拿到了錢,最後也同樣的逃之夭夭。 

那在這個案例中,銀行經理B又該負有怎麼樣的責任呢?
相對於經理A而言,他該擔負的責任是更高還是更低?

一般來說,大部分的人恐怕是會覺得銀行經理B應該要完全負起銀行丟錢的責任,如果要被判刑的話他恐怕也算是搶劫的共犯吧? 但是被槍威嚇著而配合的經理A,一般人恐怕認為他則僅應負擔很小的責任,甚至可能覺得他完全不用負責任都有可能。


但是,同樣銀行都丟了錢不是? 為何我們會選擇不責怪A,而僅責怪B呢? 這差異的原因在哪呢?

所謂的中間性

.. 事情幾乎很難只是兩面;黑白之間往往還有寬廣的中間性。 而年紀越長,真是越覺得中間性就越寬廣。

....僅記得是個俄國的哲學家,誰要是知道請告訴我一下)。 他說,所謂有道德感的人其實是報復心最強的人。

 

(本文開始) 

-------------------------

這是某次吃飯時聽朋友敘述的一個故事。

如何看待感情中的誘惑(六)看不見的手

你住在一個新興的社區。

週圍非常荒涼,雖然陸陸續續有些住戶開始搬入,但當地卻還沒太多商店。 社區中僅有三家餐飲店,一間賣牛肉麵,一間賣排骨飯,另一間賣義大利麵。 三間店因為屬性不同,所以各有支持的客戶。 對住戶來說,三家不同口味的店可是很方便的。 反正想吃麵時就去第一家、想吃飯時去第二家、想吃西式的餐點時去第三家。 雖然社區人數還不多,但維持三家店的生意倒勉強還夠。 各家小店為了爭取社區的住戶,也無不卯足了勁。 定期有特價餐點不說,店裡面總是想辦法小心打掃、服務生也總是笑臉迎人。

如果這三間店都是均力敵的話,誰是這樣競爭的受益者呢?

原則上,在這樣的環境下,最受益的應該會是社區的全體住戶。 因為三家店為了搶奪生意,必須不斷的花時間了解市場。 店家需要了解各自產品在現在市場的接受度,並跟隨著市場需求而調整。 如果客人數量少了,那就得了解客人是否對哪些部分不滿意,並需改善、可能是改善口味、可能是份量、可能是價格、可能是服務、可能客人吃膩了需要推出新產品。 但重點是,商家為了滿足自己(讓自己賺錢)得非常貼近市場,得不斷的滿足外在的需要。 最後得益的一定是消費者;而消費者得益,事實上也就代表最有競爭者的得益。

「一隻看不見的手」 (an invisible hand)是現代經濟學之父亞當‧史密斯(Adam Smith)所描述的市場力量。 消費者會依據「效用最大化」的原則來做購買決策;而商家則根據如何讓自身「利潤最大化」的原則來定生產或是銷售的決策。 於是市場走向會根據兩方的供給與需求、根據價格與價值自動調整;而資源(物品或金錢)就好似被一隻「看不見的手」,推動著大家朝著最有效率的方向流動。 這也是整個資本主義自由市場經濟的主要論述基礎。 這部分應不難理解,且我相信大部分的讀者應該也都多少聽過「一隻看不見的手」的相關論述。 

 

秘密

這是最近還滿流行的一本書,本來我其實沒有買的打算。 畢竟在書店翻了翻,覺得好像是本勵志書,而我一向對於勵志書沒太大興趣。 所以翻了翻,又把它放回了書架。

後來某天,我一位尊敬的老師,居然在Email中介紹我去看這本書。 說他看完覺得很不錯,而且強烈建議我也應該要看過一遍。 訝異之餘,但畢竟我一直很相信他教導的很多理念,他也對我過去一些思想性的改變給過很多幫助,所以我就去書店把這兩本書買了回來。 
(一本是秘密、一本是心想事成的法則)

書看完後,其實跟原來大略翻翻所得到的印象是很接近的。 
大意其實就是這段話:「正面的思考,隨時感受喜悅與散發愉悅的氣氛;如此,世界會往好的狀況轉變。」

 

如何看待感情中的誘惑(五)防守愛情的理由

上篇寫到,失戀這種事之所以會讓人傷心、痛苦、甚至「深受打擊」,並非是因為實質上有甚麼無法彌補的利益損失,而多是源自於「情緒層面」的傷害。

而這些情緒層面的傷害彙總起來大致可以整合成下面三項:

  1. 自我評價的打擊。
  2. 依賴性被剝奪。
  3. 情緒的孤立。

這次我們就來好好談這三項狀況對任何人的可能傷害。


關於自我評價的打擊

不管一個人的過往是以多麼健康的形式長成,對於自身一部分的評價終究免不了是源自於別人怎麼看待我們。 就算自己再美、再優秀、再聰明、再有能力,時而不時我們都會懷疑自身在別人眼中到底是怎麼樣。 是比自己想像的好? 是比自己想像的糟糕? 就算我們對於自己有著足夠的自豪感,但萬一週圍人們都用譴責的眼光看待我們時,長期下來也會讓我們懷疑是否「實際的自己」其實是很糟糕的。

如何看待感情中的誘惑(四)論不安全感

當人處在一段感情中,我們有很大的一部分其實是在跟自身的「不安全感」在搏鬥。 這也是感情世界中猜忌、嫉妒、痛苦、害怕、煩惱等等所有這些負面情緒的根源由來。 而也因為不安全感這件事情似乎是人類共同面對的東西,所以幾乎每個人,都在渴望著能透過我們伴侶所帶來的「某些東西」,好填補自己心中所存在對於安全感匱乏的部分。 


這樣的一個心理流程、若簡化的來寫的話,大概會是這樣的架構: 

IF 穩定感 < 個人不安全感
Then 尋求外在的補償

If 外在補償無法足夠時 
Then call 忌妒/猜疑函數 

If (忌妒/猜疑程序使用次數 > 容忍上限) OR (對方的耐心 < 0 ) 
Then call 另覓它途函數

至於這兩個函數是這樣子的:

 

愛豈能無心

上禮拜去了趟大陸,詳細內容看之後有空再慢慢分享。
值得一提的是,上禮拜四在上海看到一個這樣的廣告。
雖然我不是很確定它的訴求是甚麼? 但重點是真的很有巧思。
所以拍了照,在此分享給大家看。
可惜當時手邊只有手機相機、又是下雨晚上的車上,以致於拍出來有些模糊,但也還足以辨識內容就是。下次誰要是有去上海,可以好好拍清楚一點的回來。
 
 

最好的送花時機?

「你有送過女生花嗎?」某次一位女性朋友這麼問起了我。

直覺的回答說「當然有過啊!」

但到底最後一次是何時呢? 

我費神的想了想,訝然的跟她說「這樣想起來,最後一次送女生花似乎已經是十年前的事了吧?」

她反而嚇了一跳,大概以為我還滿常送女生花的。

如何看待感情中的誘惑(三)誘惑如何才會成立?

前篇提到,

當誘惑對象出現時,一般人會依循一個可被模型化的思維步調來考量該接受還是該否決。 若誘惑對象的預期報酬率呈現合理的價值時,一段關係可能因此展開;但若預期報酬率呈現不合理的價值時,這段誘惑恐將被否決。

那上次只把模型推導出來,並沒有詳細談論其中的評價方式。 但我也提到,如果各位觀看此文覺得有趣,其實可以共襄盛舉的把計價方式建立出來的。

不過我得老實說,這模型就算之後我們能建立出計算方法,卻恐怕無法是「客觀的評價方法」,最多只會是主觀且定性的評價規則。 但這也還好,因為就算透過主觀的定性分析,倒也還不至於不能用。 畢竟評價的只要是同一人,用的評價方法一致(如計算規則、與權重設定等)的話,風險標的跟非風險標的兩個價值數值其實還是有相對性以及比較性的。

但值得一提的是,也就因為價值是主觀的認定;所以客觀上,可能會碰到當外人覺得兩個標的條件差距很大或甚至很明顯時,但偏偏當事人卻做出了出乎外人預料的選擇。 一個可能性,是源自於當事人非理性折減的部分;但另一個可能性,恐怕是因為當事人在條件評分的規則未必跟我們外人想像的一樣。 比方說,有可能有些條件是非外人可以觀測到的,如臥房裡頭的和諧性? 也可能是當事人非常在意某些特殊特性,而給予那特殊特性極高的權重點。 如財產佔95%的權重、其他條件僅佔5%。 我們外人雖看到她的伴侶建康、高大、樂觀、幽默、還是好人,卻未必知道這些對她而言其實只有5%的重要性。

事關志向、無關文化

前幾日無意間看到某友人在其部落格的抱怨。

他的文章是這樣寫的:


大公司文化
在大公司待了有一段時間,發現與小公司的文化價值觀差很多,
在小公司,因為人少,很多事情都必須互相支援,
可以說較沒有制度,但是感情都會比較好,
有人一摸魚打混,馬上就可以被察覺出來,
因為人少,所以事情都會分給所有人一起支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