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為小題、才要大作

因為小題、才要大作

幾天前有個朋友跟我聊到他在職場上碰到的一個小困擾。

這朋友去年換工作進了一個新公司,擔任公司其中一位高階主管的特助。 到目前,在工作上大概也有一年的時間了。

這位朋友工作能力是很強的,所以直屬老闆很肯定他。 我猜周圍主管,甚至主管的老闆應該對他也有印象。 簡而言之,以我這位朋友的能力,要在公司出頭被看到,其實是不難的。

這樣的人應該沒什麼職場困擾吧?

其實也有。

他的困擾,就是集團上面最高層的CEO最近好幾次找他到辦公室(簡單講,就是他老闆的老闆)了。 他因為辦公區就已經是在所有高階主管所在的樓層了,所以一旦被叫去大大老闆的辦公室,當然就人人都會看到。一次兩次也罷,當有三次四次時,不免大家就會露出疑惑的眼神了...

他很敏感,也發現大家看他的眼神都帶有問號,尤其他的直屬主管,所以就問我:「你覺得,我該每次都跟我的主管報告,集團大老闆到底跟我講了些什麼嗎?」

我說:「如果你是擔心激起你老闆的不安全感,那當然應該跟他講一講。」

他說:「可是,都是些微不足道的小事呢! 這位大大老闆只是找我去問一些目前專案進行中執行面的小問題。 雖然我不知道為何他這位階的大老闆會對這種小事感興趣,而且還好幾次。但他問的事情實在太小了,報告給我主管,她會不會覺得我小題大作? 尤其需要每次都講嗎? 還是講一次就好了?」

我說:「所以你的大老闆不是要給你什麼秘密工作? 也不是要調你去新職位?」

他搖搖頭。

我說:「我猜他可能還在觀察你。但如果目前還只是這樣,那你還真該「每次」都跟你主管詳細報告大老闆找你去幹嘛? 盡量把談論的內容都講清楚。」

他說:「為何? 我老闆不會嫌我瑣碎? 這些事情不會太微不足道了?」

我說:「就是因為這.些.事.情.確.實.微.不.足.道.啊!」

她說:「你的意思是說,微不足道的事情,反而要更刻意去做?」

我說:「對啊,如果他是找你去做什麼秘密專案、叫你監控你老闆、或是要指派給你新位置,那另當別論。 除此之外,從上班族政治的角度而言,你要趕快跟你老闆講清楚,不要承擔.任.何.瓜田李下的嫌疑。」

處理老闆的不安全感

上班族的每日工作中,最麻煩的就是要處理別人因為「不安全感」造成的防衛舉動。 以小職員而言,覺得老闆要開除我了,不成熟些的就會做些把資料銷毀掉、不願意交接之類的防禦行為。 一些沒安全感的部屬,會故意把些資料或流程藏匿起來,避免自己的工作很容易被別人取代。

至於大公司的主管,其實沒比較好,也就是比你老一點的另一個上班族。 當他看著自己屬下老被上司召見,自然心裡會有所擔憂。 會想說,「這小子跳過我去跟大老闆報告什麼呢? 是不是講我的壞話?」 一旦這種懷疑的想法在心裡生了根,就難保兩人關係不會產生嫌隙。 有些老闆甚至會做些防禦手段,疏遠下屬、把屬下調離身邊、甚至找碴開除了。

有些年輕的小朋友不太懂這其中的玄機。 偶爾被大老闆召見,覺得自己可威風了。 裝神弄鬼,故意讓人覺得大老闆很看重自己。 這種行為,如果能力差些的,直屬主管可能一笑置之,但心裡也扣分了。 如果能力不錯,就很可能激起主管的防禦心。

所以,盡量不要讓周圍的人覺得你跟大大老闆關係親密。 就算你跟他真有在進行什麼秘密專案(或甚至是辦公室戀情),都要演的好像沒有、兩人完全不熟。 甚至若大老闆是你的什麼親戚,也不要到處說嘴,不然只會讓大家對你敬鬼神而遠之,或是讓直屬主管想把你這燙手山芋除之而後快(除非這是你要的效果)。

所以,以我上面提到這朋友的案例來看,既然大老闆並不是(還沒有)要把他拉到決策中心、沒有要他帶什麼秘密專案,只是問些瑣事,那不但要對直屬上司透明,還要做到每次召見都盡量透明。 讓他不要懷疑自己密謀什麼事情,讓他放心。 若覺得不重要不說,甚至還裝神弄鬼,萬一直屬老闆害怕起來,要動手,這時候可真是叫天天不應、叫地地不靈了。 因為大老闆可能還完全狀況外,不知道是自己害了你,甚至下次換了人去跟他報告,他都完全沒察覺呢~

總之,在外面上班,很多時候比的還不單單是能力。 怎麼控制主管的不安全感,有時候比能力還重要。

所以結論就是:如果上上層的主管不是因為特殊工作指派或是真賞識自己而召見,只是談論一些小事的狀況下,這些小題,請一定要大作的跟你主管詳細稟報。 這樣,在上班族的政治遊戲中,你才能平安順利~

http://media.vlasta.cz/photos/2014/02/17/19040-prace.jpg

0 則讀友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