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論「不安全感」 (一)

再論「不安全感」 (一)

When love is in excess it brings a man no honor nor worthiness

- Euripides (尤里庇狄斯)


安全感,是一種源自於自身對於某種狀態、某項地位、或是某件物件擁有權喪失的恐懼。

我相信讀者大家在愛情上、在職場上、在人生過程中、或在珍貴的物件持有上,應該都曾經感受過「不安全感」這份情緒的啃蝕。 有人能克服並讓自己人生更美好;但有人卻始終無法擺脫這問題的糾纏,並留下深刻陰影性的東西。 但我覺得這不是不能對抗的一種狀態。 只要我們知道這類情緒在我們心裡根源的點在哪裡,我們就能找到對抗的方法。

所以,我想從頭的探討一下,到底這心情的癥結是甚麼? 若我們想在愛情上、職場上、甚至人生上更包容、更沉穩、更踏實,那到底我們該求取甚麼樣的改變? 或甚至,是該向誰求取?

這或許最後會變成是個哲學問題。 但我個人很喜歡哲學上的探詢與思索,雖然討論哲學問題未必有甚麼快速解。 但唯有這樣,你才能了解自己直覺與感性的起點是甚麼,也才能引導自己透過理性與邏輯去面對問題,並讓自己真正的從情感上解放出來。 這是一種尋求自身自由的過程,也希望大家跟著一起參與下去。 :D

 

探討這問題的起點,我想先從到底讓人在愛情中感覺「不安全」的責任是在誰身上開始。

以愛情而言,相信很多人都經歷過沒有安全感這件事情。 面對一個好不容易追到手的異性而言,面對好不容易得到「男朋友」、或「女朋友」這樣的頭銜而言,確實讓當事人會覺得高興與得意。 但這份得意卻往往讓人患得患失,因為頭銜的授予完全取決於對方的心情起伏。

所謂「頭銜的授予完全取決於對方的心情起伏」,在於男朋友或女朋友這頭銜往往是因為過去我們做對了某些事情,而得到的「暫時性地位」。 但誰也沒辦法保證我們能永遠持有「某某人男(女)朋友」這樣的頭銜。 只要哪天我們做錯了某件事、說錯了某句話、或是某個過去存在的特質不存在了(甚至只是別人不再欣賞了),這頭銜似乎就將離我們而去。 換言之,頭銜的保留,似乎絕大部分的權力是存在於「授予我們的那人身上」。 這也產生一個直覺的結論:如果我們讓他的眼睛只看著自己、耳朵只聽著自己、心裡只想著自己,那這地位,或許就將穩若泰山。

所以對大部分人而言,會開始透過各類的「控制手段」,試圖避免任何損及關係與地位的人、事、與物。 比方說,查勤就是這樣的一件事情。 正常一點的查勤者,會選擇在你應該沒事的時間打電話給你:「你在幹嘛? 有沒有想人家?」 但恐懼感嚴重的查勤者,則可能一有空、一有顧慮就打電話,三聲沒接就發怒起來;更可能在半夜三點半,哭著打給你說:「嗚,我夢到你要跟我分手。 你說,你說! 有這樣子的事情嗎? 答應我,你永遠都不會離開我~」

但是呢,有經歷過查勤情人的多半會同意,查勤其實是種很微妙的行為。 偶而為之的,或許會讓人窩心與愛憐;但一旦過量,將會造成對方壓力與對於關係的負面觀感。 而且更嚴重的是,無論一開始對查勤這件事情抱持多高的疼惜與愛憐,最終都將會覺得窒息、疑懼、並開始思考逃避與爭取自由度。 而查勤的一方則更會因為感受到對方逃避意圖時,更落實了對方想從身邊逃走(或背叛)的假設,而提高逼迫與威壓的力道。 最後,關係將會因為這樣的不安全感而崩潰。

換言之,探索到此,這篇我想提到的第一個論點是:如果你對於一段關係沒有安全感,那這段關係恐怕終將失去。 甚至該這樣講:你恐懼越大,失去反而越快。

這當然並不限於愛情。 職場上也是如此,尤其主管階層最需要自我探詢這問題。 若你對於地位沒有安全感,你會做出不必要的控制手段。 適當的控制雖是必要的,但過度的控制會讓同仁更與你疏遠。 事情最後會如愛情一般走向毀滅。 (背後心理層面是一樣的,所以有這困擾的也可以繼續往下看)

大部分人,其實都知道不安全感是關係的殺手。 但很多人在這件事情上最關鍵的誤解,就是以為解決的方法是「往外求取」。 女生會說:「我覺得你沒辦法給我足夠的安全感。」 男生會說:「你異性朋友太多了,讓我覺得不安心。」 這兩句話背後都有一個共同的邏輯是:「對方若能給我更多的承諾、更多窩心感動的舉動、更多取信於我的行為,我就能覺得安全與穩固了。」 「所以,請讓我安心吧!」

但事實上,這是大錯特錯的。

我相信,一定有很多男生,聽了女生說沒辦法給予她足夠的安全感時,會當下覺得滿腔熱血都沸騰了起來。 心想:「我明明這麼愛你,你居然不能理解。 好! 那就讓我好好表現給你看吧!」 於是卯起來買早餐、噓寒問暖、接送照顧、寫小卡片、送玩偶、情人節送出大把的花束。 搞得對方淚眼婆娑,感動不已。 兩方都誤以為,這就是愛了。

但問題在於,安全感其實跟別人怎麼提供完全無關。 這純粹是一種「自己心態的毛病」,而非別人有形無形上給與多寡的問題。

怎麼說呢?

以愛情而言,有著強烈不安全感的人,並不會因為幸福而減少那份害怕;反而會越在「最幸福的時刻感覺恐懼」。


有些女生會碰過控制欲很強的男人。 妳跟其他男生多說兩句話他就生氣,服裝露多一些會不高興,獨自出門的聚會若有男人在場他知道會發飆。 這時候,女生常會覺得「好嘛,為了愛,那我只要乖乖待在家裡,誰也不見,好好聽話,配合並順服他,他應該就會相信我了吧?」

但這類感情,最後往往還是多以分手或悲劇收場。 為何呢? 因為心裡面會抱持強大不安全感的人,並不會因為這些犧牲或配合而感覺穩定。 相反的,你給的越多,他反而會覺得「像你這麼美的女生,追的人很多,怎麼會持續這樣愛我呢? 一定會有別人來從我手中把她搶走。」

換句話說,當不安全感這種情緒強烈時,人其實無法坦率的享受幸福時刻。 幸福時刻對他們而言,帶來的並不是撫慰、也不是愉悅,而是會加大恐懼:「萬一未來這一切將不復存在,那該怎麼辦」。 更可能會把這萬一的失敗機率在心底立刻模擬起來,並已經因為這模擬的結果感受到痛苦、無助、與擔憂。 甚至對方根本沒辦法意識到,他心底到底在這幸福的當下有過甚麼樣的思維與變化。

換言之,可能在兩人最幸福的時刻,沒安全感的那位其實是手腳冰冷全身打顫的。 因為當時他心裡想的是「萬一這些再也沒有,所產生的恐懼感」。 而這恐懼感,只會讓他需要別人提出更多的保證與承諾。

但這是一個負回饋螺旋(見這篇負回饋螺旋)。 雖然對方做得越多,自己好似得到越多。 但在自己每次「獲得增加的同時,也讓人更加害怕失去」 → 因為對他而言,失去的損失變的越來越大。 換句話說,若對方投入越徹底,當事人的不安全感其實也隨之升高。 會要求更多更多的順服讓他心安。

但當對方耗盡力氣達到那一階段的心安時,他又會找尋下一個課題來測試「我的猜疑是錯的」、「你不會離開」。 但我們都知道,人沒辦法證明某件事情絕對沒有。 所以,最終整段關係就在挑毛病→順服→感動與道歉中周而復始。 最終,有一方會無法承受(比方說無法給予更多、或是無法忍受這猜疑),而讓關係崩潰並結束。

換句話說,那是一種潛意識的悲觀者思維。 簡單的描述就是:「你真的對我很棒很棒! 可是就是因為這份棒,讓我不經擔心起來萬一日後這些都沒有了,那我該怎麼辦呢?」 所以,當對方越是愛自己,越是在行為上表現出在意與愛憐時,他/她所產生的害怕不但沒有消失,反而越加劇烈。

很有意思,不是嗎?

所以若你曾經交往過沒有安全感的情人,或是你自己是沒有安全感的情人時,在這整段推導下,或許你能理解為何我前面提到,安全感並不是他人能夠提供的東西。 反而只會因為別人提供的越多,越讓這份關係會重重的跌落並崩潰的主因。

這帶來這議題的下一個理論:「如果你的情人沒有安全感,更多的關心與愛其實是毫無用途的」

那如果你的情人是沒有安全感的人。 你到底該怎麼辦呢?

請她來看這篇? 這當然是絕對不可行的。 我的建議會是:應對沒有安全感的人,要就是放棄,不然也只有「距離感」或許反才會讓關係平衡的關鍵。


簡單的講。 既然你給予更多只是讓他的恐懼感上升,那你停在某個點不動,反而可以維持某種均衡。 換言之,恐懼感與不安全感,並不是你能幫對方控制的,那是他自己心態以及對於關係在意的副產品。 也因為對於關係的在意,你若停在某個距離之外,不跑遠、但也不過份接近,你才能避免恐懼感的持續上升。 甚至當他大幅度衝上來之際,你還得保持一個巧妙的距離。

但我得說,對於有著強烈不安的情人來說,除非他最終能自己找出「自己的安全感」,否則這段關係都將很難走到底。 你的保持距離,最終也可能被以負面的方式解讀。 所以最理想的,其實是在開始不深時,若查覺類似問題,就提早中止。 否則長期時間與精神的投入,到頭來都很可能是白忙一場的。

好,所以接下來我們要討論的是 : 如果自己查覺自己是沒有安全感的人,而且這東西是無法從別人身上所獲取,那到底我們該怎麼辦呢?

或著我們該先來探詢,所謂不安全感,又到底是甚麼樣的內心糾葛呢?

(請見下一集)

29 則讀友回應

  1. conan 2017-10-21 05:09:37 第 29 則

    從台大情殺 正視匱乏的情感教育

    台大校園中所發生的潑硫酸後自刎一案,引起社會各界關注,疑似情感糾紛而造成的這段悲劇,除了追究刑責與關心傷者之外,還有更多值得社會各界深入檢討的幾個關鍵。
    台灣同志諮詢熱線協會這些年和長期在家庭暴力與親密暴力領域努力多年的現代婦女基金會合作,投入許多資源進入校園和青少年們討論何謂健康的親密關係,如何好好的談戀愛、處理在情感中所遇到的困難與挫折,當然也必須思考如何理性的談分手。
    我們全台灣走透透,發現在升學主義至上的台灣,情感教育依舊非常缺乏,不但學校沒有時間和空間提供資源讓學生學習,也不願意正視青少年的親密關係需求與現狀,常常使用打壓禁止或是不談不說,「等他/她們上大學就懂了」、「等長大結婚就會了」,這樣的觀念依舊佔多數,就算有心的老師希望投入更多資源,社會上能取得的情感教育教材亦是寥寥可數。
    同時,這些年陪伴案主們經歷各種樣貌的親密暴力關係的經驗中,我們亦發現,「社會中的性別養成」對於當事人或相對人如何處理親密關係中所遭受的挫折有非常大的影響。在性別氣質仍舊偏向固著的台灣社會,身為一個男性通常是不被鼓勵去思考親密關係的,包含了解或表露自身在親密關係中的需求、更不被允許表達情緒(愛、快樂、悲傷、痛苦等)。
    「壓抑」或「憤怒」成為男性在成長過程中被訓練出的兩種處理情緒的方法,這源自於父權社會下男性被期待要堅強、有擔當、要陽剛等的社會形象。在如此的社會期待下,在親密關係中受挫,或因身在親密暴力關係中而去求助,通常對男性來說要去面對和處理是更加困難的,除了要尋找到願意且有能力服務男性案主的家暴服務單位之外(台灣依然存有不少親密暴力服務組織只服務婦女的觀念),要跨越社會種種對男性期待的門檻與框架,實在是非常不容易。
    同時,我們也在服務案主的過程中發現到,面臨到關係即將或必須結束時,通常是許多伴侶最容易產生親密關係高衝突的時刻,因為對關係的期待產生了歧見,面對情緒上的失落與不安,令人不知所措又感到極度挫折,又從未有機會學習該如何冷靜與理性的溝通,高能量的情緒一湧而上的狀況下,失控便成了令人遺憾的結果。
    但使用暴力對待他人,不論背後有什麼理由與影響的因素,都是一件不被允許的事情,然而,我們要提醒的是,在肉搜「兇手」和描繪出「他到底是誰」的媒體關注下,揪出兇手並無法解決台灣社會當今世代所面對的情感無能的現況,所謂的無能,並非完全是個人情緒控制的問題,有更多的部分是長期以來台灣社會對情感教育的忽視、將暴力行為過度個人問題化、對親密關係中的衝突與挫折不談也不說所造成的。
    身為社會上多數的異性戀者尚且如此,更遑論若為同志身分,資源會更加匱乏、求助管道也會更有限,會被迫處於一個極為弱勢的狀態。
    此事件不只呈現出台灣性別平等教育中的情感教育的缺乏,更提醒了我們在親密關係的求助資源和意識仍需努力加強,惟有正視與開啟討論,充實性別平等教育資源,未來才能避免更多悲劇發生。
    http://www.appledaily.com.tw/realtimenews/article/forum/20171021/1226205/%E5%91%82%E6%AC%A3%E6%BD%94%EF%BC%9A%E5%BE%9E%E5%8F%B0%E5%A4%A7%E6%83%85%E6%AE%BA%E6%AD%A3%E8%A6%96%E5%8C%B1%E4%B9%8F%E7%9A%84%E6%83%85%E6%84%9F%E6%95%99%E8%82%B2

  2. 領悟 2015-03-06 14:29:11 第 28 則

    其實就是要讓沒安全感的人來看這篇
    這樣才知道自己錯在哪裡
    本人是個極度沒安全感的人
    但是看完這篇說真的,我頓悟了
    我以前談的不是戀愛,是種擔心和束縛
    沒看這篇我可能無法釋懷
    大推

  3. Amber 2011-09-14 21:15:58 第 27 則

    Joe你好,
    我想聽聽你的看法.

    我是一個Lesbian, 昨晚為了終結我的不安全感, 跟我的女友提出分手.
    我的不安是因為她跟她一位認識多年的女友人互動太頻繁,
    常常一起過夜, 不能與我通電話.(我們是遠距)
    我雖願意相信他說的他們只是多年好友,
    但我的不安總是跟我的願意相信相拉扯.
    於是我受不了我自己的猜疑,決定分手.

    我的女友認為我的無法相信是因為我個人心理問題,
    大概也是類似像你文中提到的狀況,
    弄得我常常問我自己我是不是真的有問題.
    但是他們太常一起過夜, 我真的需要很健康的相信嗎?

    我不喜歡自己充滿了疑惑於是提了分手了, 試著感性分手卻讓對方很不高興,
    我是不是錯了?

    • Joe Chang 2011-09-14 23:44:26

      建議你可以把問題轉貼到我們論壇上 比較方便集中討論

  4. 肯吉小姐 2011-08-04 15:44:07 第 26 則

    哈哈 JOE 謝謝 ~ 我現在根本就是完全依靠你們的文章在療傷陪養自己

    很感謝朋友給我你們的BLOG! 上班時間都掛在這 不停看或是反覆看

    喔對了!可否請問 我有看有網聚 我是網頁設計師 也可以參與你們專案聚會嘛?

    很想認識認識開拓一下自己的生活圈 謝謝 ~

    • Joe Chang 2011-08-04 21:45:52

      網聚可能等Bryan下週回來後我們會再辦
      可能在八月底吧?
      網聚是歡迎任何人都可以來參加的~

  5. 肯吉小姐 2011-08-04 11:11:00 第 25 則

    恩恩 ~ 後面才來接話

    請問有沒有提升 邏輯 判斷力 還有 自我控制的方法?

    這裡真是讓人感到有好多地方要學習的好場所! 哈

    • Joe Chang 2011-08-04 15:40:24

      我可以下次寫一篇我自己的養成途徑 :P
      只是不知道是否對其他人有幫助就是...

      另一個簡單的方式是,可以多來看我們文章,跟我們討論
      你也會開始用不同的觀點與角度來看事情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