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安全感,如何傷害彼此感情:業力引爆

不安全感,如何傷害彼此感情:業力引爆

我一直覺得「業力引爆」這個詞簡直有夠生動,它形容的,是我們因為過往的創傷,引發一連串的痛苦、預防性策略、自我防衛、自我保護,甚至攻擊行為……然後,過往相同的愛情劇本,就在你的人生中不停重演。

 

讓我來分享一個業力引爆的例子:

阿凱和小雯交往了一段時間,阿凱對小雯照顧無微不至,但時常會因為不安全感而吃醋,覺得小雯有時候太過在意朋友、不夠在意他;但小雯總覺得,朋友是她很大的重心,兩個人在一起,還是要維持自己的交友圈,否則愛情會太過窒息。

一次,又因為類似的事情吵了起來:小雯的女性好友阿琪從國外回來,他們的共同好友們幫阿琪辦個洗塵party,找小雯一起去,小雯欣然答應。但阿凱覺得,小雯實在太重視朋友,難得的休假日,小雯居然寧願跟朋友一起度過,他感覺到自己不夠被重視,於是跟小雯吵了一大架。

小雯覺得不懂:「明明問你要不要去,你又說不要;我也有提早跟你說有這件事,為什麼變成是我不重視你?朋友難得從國外回來,又不是天天有這種事。」

但阿凱覺得,小雯應該要跟他一樣,心心念念都在彼此身上,只想跟彼此在一起,當他發現小雯和自己的想法不同,而有其他人可以吸引小雯的注意時,他就覺得受傷而生氣。

於是,阿凱開始對小雯不理不睬,不見面、不接小雯的電話、或是接了電話後對小雯很冷淡。小雯嘗試幾次打電話跟阿凱解釋這位童年好友對自己的重要性,以及自己並不是不重視他,但是阿凱的冷淡與回話讓她很受傷:

「沒關係啊,現在我不管你了,你不就愛做什麼就可以做什麼了?」
「你就盡量跟你朋友在一起啊,反正你就是很喜歡他們,我就是只會讓你很煩而已啊!」
「我知道你想擺脫我已經很久了……」

 

阿凱陷入了自己過往創傷的「被害劇本」中,把那些小雯有興趣的人事物,都當成自己的假想敵,而把小雯當成試圖拋棄自己的可惡對象……

但他沒發現的是,小雯願意留在原地聽他說這些話,正是小雯在意他、在意這段感情的證明。

就是因為在意,這些話才傷得了小雯。因為事實上,阿凱跟小雯都知道,其實小雯不是這樣的;但內心的不安全感,讓阿凱忍不住「業力引爆」——內心的小劇場大爆發,而使用各種防衛與攻擊對付小雯、消滅想像的敵人、保護自己。

或許阿凱內心深處最想要聽到的,是小雯軟下來對阿凱說:「你不要這樣,我真的很愛你……」

但麻煩的是,第一,在這樣的攻擊下,就像是拿刀攻擊別人,卻說自己很害怕一樣,沒有人有辦法傻傻地無視於你揮舞的刀,而能意識到你內心的害怕並衝上前擁抱你。

遇到攻擊而生氣、或躲避,才是正常的反應。

 

第二,若在這樣的情況下,對方因為害怕你的攻擊,而妥協、或是說些你愛聽的話安撫你,很容易讓這樣的情緒勒索模式繼續循環。

阿凱會因此越來越沒有安全感,因為他知道這個愛是自己「要來的」,而小雯會越來越痛苦,最後只剩離開這個選擇。

當阿凱因為內心的不安全感,業力引爆之後,將自己的不安丟到了小雯身上,認為就是小雯的錯,「是你做了讓我不安的事情,所以我要懲罰你!」

所以阿凱一直用一些言語「懲罰」小雯,例如「我早就知道你不愛我了」、「你根本不像我這麼重視你,有我沒我都沒差吧」、「我對你這麼好,你居然這麼回報我」......等情緒勒索的語言。

 

但對於小雯來說,最痛苦的事情莫過於:

「我不是像你說的那樣。為什麼我的生活有其他重心,就是對不起你?那不然,你現在到底要我怎麼辦?」

這些罪惡感、被責備而覺得自己是個很糟糕的人的無力感、羞愧感充斥在小雯的心中,讓她又生氣又難過,並且痛苦不堪。當忍受到了個極限時,小雯決定:

「好吧,你這樣說,我就是這樣的人,那就這樣吧!雖然我真的覺得你對我很好,但這樣太痛苦了,或許我們不適合。」

於是,在阿凱又說出第一百零一次:「我覺得你根本不在乎我,乾脆我們分手!」時,小雯嘆了一口氣,說:

「我真的不知道該怎麼做,才能讓你了解我也有我的需求,那不代表我不在乎你。不過如果你真那麼痛苦、真覺得我不愛你、覺得我那麼糟,那我們就分手吧!」

聽到小雯說要分手,阿凱一時間反而慌了,但內心的防衛升起,立刻說:「好呀,要分手就分手!」

 

於是兩人分手了。

但分手後,阿凱忍不住一直掛念小雯,於是開始會做一些關心小雯的事情,或是打電話給小雯,但開頭很可能是:

「我知道現在你大概過得很逍遙吧!」

「早就知道你想分手很久了。」

「這段感情你根本一點都不在乎!」

.......

小雯搞不清楚阿凱到底在做什麼:「想分手的明明是你,我一直努力挽回,你完全無動於衷,然後我決定分手,你反而一直聯絡我,一下子對我好、一下子又罵我,你到底要怎麼樣?」

或許阿凱的行為會讓人費解。但其實阿凱的內心,只是想說:

「我很希望你可以告訴我你最愛我。」

「我想要即使我說要離開,你也會一把拉住我把我留下來。」

「我想要知道,我是你心中最重要的人。」

 

但這就像是北風跟太陽的故事,阿凱想要的東西,用這種方式,是得不到的。

這些因為過去創傷經驗使得自己沒有安全感,或因對方的行為不如己意而自戀受傷、覺得痛苦不堪,於是要攻擊自己所愛的人,藉由懲罰對方的方式,讓對方按照自己的方式做、成為自己「可以控制的人」,正是不安全感出現之後,最常出現的防衛行為。

「不管我能不能得到你的心,至少我要得到你的人。」

只是,就和北風與太陽的故事一樣,想要對方脫下外套(防備),是該用冷風用力地吹,還是該用太陽暖暖的照?

當你越攻擊對方,對方為了保護自己,越不可能說出自己心裡的話,甚至會為了不被你傷害,而決定遠離你,以保護自己已經殘破不堪的心。

甚至攻擊回去,和你一起互相傷害。

當我們在自己的不安全感中、業力引爆時,我們可能也會不小心忘了一件事:

我們說出這些我們最害怕的話來傷害對方,但卻忘記了,對方和我們一樣有自己的不安全感,對方也會受傷、也會難過。

如果對方是我們最愛的人,你怎麼捨得,用這些話來傷害他呢?

因此,在愛中,練習辨識出自己真實的感受與不安,並且很誠實地表達自己的不安與脆弱,才有機會突破你我的防衛,直直地傳達到對方的心中。

 

沒有人有責任要理解你真實的感受與需求,除了你自己。

要做到這件事的確很困難,特別在我們都有創傷的情況下。自助的方式,我建議訓練自己平常辨識自己的情緒,以及「ㄧㄚˊ」起來的時候,記得先停一下,訓練自己:「如果說這個話,會傷害對方與彼此關係,是我當下的氣話或意臆測,那寧願先不要講。」

先讓自己停下來,寫寫情緒日記釐清自己的感受想法,搞清楚之後再表達,會比較不會因為之前的創傷經驗而導致自己做出錯誤的判斷、或說出後悔的話。

如果發現自己的業力實在是很大,建議還是要尋求心理諮商或心理治療的協助,畢竟,傷痕太深,要靠自己,實在是太過困難與辛苦。

辨識情緒、寫情緒日記等方法,我建議以下幾本書:

先自肥一下,推薦自己的三本書:《關係黑洞》《情緒勒索:那些在伴侶、親子、職場間,最讓人窒息的相處》《他們都說妳「應該」》

 

另外,我也很推薦:

《童年情感忽視:實戰篇》,這本書有很多因童年情感忽視而導致不安全感的伴侶相處的實戰解析,鼓勵大家可以找來看看。

 

註:本文案例均經大量改編且經當事人同意後分享,如有雷同純屬巧合。

Photo by Anton Darius | @theSollers on Unsplash

本站所有文章未經事先書面授權,請勿任意利用、引用、轉載。

0 則讀友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