局的思考

週末來閒聊:時尚與奢華

(先來一張男生女生都愛的)

基於「了解敵人」的心態(嚴格說是信用卡的敵人),我最近開始閱讀一本與「時尚」有關的書,書名叫做「廉價的奢華」,作者是為時代雜誌、金融時報撰稿的記者Dana Thomas。原本只是抱著好奇的心態來了解一下女生都在聊什麼(還有我到底刷了什麼?),但看了Thomas女士分析時尚這個產業的歷史背景、商場競爭、以及對當代經濟、社會所引發的影響,讓我深深感嘆「時尚產業」就像美女的黑絲襪一樣,不但性感誘惑、還閃耀黑暗的光澤。以下就先來分享幾個有趣的「豆知識」吧!(不過我猜很多女生會說:蛤~連這都不知道喔!)

論人類的恐懼感 (中) – 談如何對抗恐懼感

前篇 論人類的恐懼感 (上)

對於恐懼感這東西,我這幾年的體會是,你必須要花很多的心力去了解、探索、並對抗它。 因為只要一不小心,你的決策就可能受其主導,並讓我們偏離客觀上較為合適的方向。

我目前為止不敢說自己已經找到最後的解答了。 這裡跟大家分享的,也只是在幾年的思考下,略有的一些心得。 這些心得大概可以分成下面五個點的訓練,順序按照難易度來排列。

- 自我探索,了解何時恐懼感接手了決策
- 自我強化,降低人生的依附性
- 增加流動,避免心理上的沉澱心理
- 情境轉換,用不同的角度看待問題
- 哲學探索,學習思維的自主性

 

 

論人類的恐懼感 (上)

我一直記得曾經看過一段文字。 其中對於恐懼感的定義,非常精簡也耐人尋味。 這段文字是這麼寫的:「恐懼是一種有機體企圖擺脫、逃避某種情景而又無能為力的情緒體驗。」這句話算是我看過對於恐懼這件事情,最棒的一段定義了~!

恐懼感這東西的成因,恐怕要一路追尋到人類的上古時代。 在那時候,人類相較於其他生物,其實是相對弱小的多。 所以為了延續生命,在本能的層面,一些程式自然的被編譯進我們的DNA中。 人類在那樣惡劣的環境中學習要避開黑暗、居住高處、群體行動以躲避風險。 並在草叢發出聲音時,低頭躲避、或拔腿就跑。

這樣的程式就算在已經24小時燈火通明、馬路上沒有豺狼與老虎的現代,也還是深深的留在我們DNA中。 所以當有任何被大腦判讀是危險的訊號時,我們立刻開始覺得頭腦慌亂、血往上沖、臉頰與胃部抽蓄、背脊冷汗冒地如同有一堆小蟲爬著。

這時候,生理會直覺配合做出有兩個反應:

別讓主流價值限制你!當年老爸一句「老師教的不對!」給我的棒喝

最近最夯的娛樂新聞,就是號稱「靠爸三人組」之一的劉子千靠這首「唸你」全台爆紅。前幾天我在紐約機場排隊入關時,我後面一位小弟就一直唱個不停,害我即使身在異國,也被這等魔音穿腦,久久揮之不去!在Youtube上看到這經典MV時,我心裡就在想,年僅25歲的劉子千被他老爸玩成這樣,應該超「改優」(尷尬)的吧?畢竟藝人跟一般人一樣,也是有同儕壓力的,以後在朋友和年輕正妹前如何自處?在飛機上看了壹週刊,果然,老劉以「切斷金援」為威脅才讓小劉就範,而且小劉一開始覺得很丟臉,根本拒絕出席唱片宣傳,直到後來爆紅,媒體競相邀約他才靦腆地出現。

罐頭笑聲與旅鼠效應

「罐頭笑聲」是個挺有趣也很弔詭的東西。

這玩意最早出現在美國的電視圈,當節目中出現笑點時,導播配上預先錄製好的笑聲帶子,來炒熱氣氛。這罐頭笑聲即使在今天,還是被廣泛的使用。我一直納悶,這笑聲其實非常的假,有種很low的感覺,但為什麼包括美國一流的喜劇、夜間脫口秀、日本韓國高成本的綜藝節目都還是照用不誤?凡存在必有原因,最近在翻閱Robert B. Ciadini所著的影響力(Influence: The Psychology of Persuasion)讓我找到了答案:這是盲從的力量!

G940開箱

這篇跟專案管理毫無關係。 可當成純粹的勸敗文。 :P

前幾天,家裡收到這個包裹。

看起來是羅技Logitech的產品喔? 但到底是甚麼東西呢? 盒子拆開來一看…

良善來自於對於邪惡的理解

體罰的議題前段時間在各大討論區都有人在聊。 我自己不是甚麼教育學家,不敢大放厥詞的參與討論。 不過最近不小心看到一些討論的文章,其中有個觀點讓我覺得很有意思,很想在這裡稍微胡言亂語幾句。

我想談的在於看到有一派人士反對體罰的論點,是覺得若老師或是家長責打或處罰,將會讓小孩學到「以暴制暴」及「暴力的價值」。他們論點的假設在於:責打會讓小孩學會可以透過力量來逼迫別人做某些事情,或逼迫別人順從自己的觀點。 反之,若家長老師完全以愛與關心來教育小孩,小孩就能減少暴力的運用,並把社會導入一個更和諧的方向。

我是覺得這觀點的假設有些問題。 這如同我們國中學物理時,會叫大家假設摩擦力或是空氣阻力不存在一樣。但回歸現實面,摩擦力跟空氣阻力是一直存在的東西;就如同「暴力的自發性」,並不會因為沒有人教而能讓其不存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