局的思考

理論派的育兒日記:艾莉愛自由!

我雖然還沒有小孩,但本身還挺喜歡跟小朋友一起玩的。除了覺得小孩子每個都頭大大腿短短的跟熊貓一樣可愛之外,其實還有另一個原因。

大家都說小孩子就是一張白紙,真的,小孩就是大人的原型,他們的思考和行為還沒經過世俗的洗禮,總是呈現最純真的一面,也最接近人性的本質。如果你跟我一樣對心理學有興趣,一定會發現很多心理學的原則和定律在小孩子身上都能清楚地得到印證。

受害者的抉擇:談日裔美國人的集中營

最近在Thomas Sowell所著的「美國種族簡史」讀到一段日裔美國人在二戰時期的歷史,覺得很新鮮也很有感觸。以往我們對二戰時期美日之間的恩怨,第一件浮現腦海的就是日本偷襲珍珠港:1941年12月7日,當日本的外交官正在美國華盛頓進行和平會談時,日本的太平洋艦隊卻對美國夏威夷的珍珠港基地發動攻擊(這就是為何被稱為「偷襲」的原因)。其實日本從18世紀便開始向美國以及夏威夷(當時還不是美國屬地)輸出農業勞力,在二戰之前其實已經有為數不少的日本人旅居或在美國落地生根。電影電視總是著重在描述珍珠港事件美國的慘痛,但珍珠港事件後這些日裔美國人的遭遇,卻很少被提及。

讓人生實質得利的最佳解:尋找自身1%的理性

藝人離婚時,家庭風波鬧得沸沸揚揚,都會占據影劇版頭條。有錢的那方不甘心把財產拱手讓人,而有氣的那方則決心力爭到底。不意外地,一旁看戲的觀眾網友也加入撻伐的行列,談話性節目更趁勢對兩性平權、名人婚姻大談特談。

關於公平這檔事:除非你有價值,否則沒人在意你的感受

學校從小就教我們下面這些陳述,如:「人人應該生而平等」「認真努力就會有好結果」「好好念書將來就會有好工作」「當個好人就會有好報」可是,我得坦白的說:「這些陳述終究是一種期待,而非世界真正運作的面貌」

夾娃娃機的心得分享

在美國旅遊途中,我在Denny’s邊吃著法國吐司邊發呆,看到餐廳裡一角放著一台夾娃娃機,裡面躺滿著海綿寶寶含其他美國小孩才認識的布娃娃,突然一種懷念感油然而生。

捷運上的心理學

說真的,我還挺喜歡搭捷運的。

說到通勤大家想必都經驗豐富。我念幼稚園時是搭娃娃車,小學時走路,國中搭公車,高中改騎腳踏車,大學和研究所騎機車,當兵坐悍馬車。進入社會後,一度曾經開車上班,但最有趣的通勤方式則非捷運莫屬!想想看,各種年齡、性別、國籍、背景的人通通塞進一條大管子裡,門一開,有人離開,但有更多人擠進來,各種年齡、性別、國籍、背景的人都有。光是觀察箇中的互動與神情(偶爾還有些莫名其妙的行為),就是種非常具有哲學成分的消遣,看著看著目的地也到了!

我們的恐懼從何而來?

腦科學真是門既有趣又非常有爆點的學問。

好比說,青少年(和部分成人)容易受到刺激就會產生激烈的情緒反應,會輕易說出「恁爸我不知道意義,我只知道義氣啦!」這類的話。你如果讀過腦科學,你就可以淡定地告訴他說:同學,我想你的「腦額葉皮質」可能還沒發育完成,或是小時後沒有透過適當的訓練,因此你的行為容易被情緒所主導,這不怪你,只是你腦子有問題罷了!(如果你真的這樣說,要看醫生的絕對是你!X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