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何某些弱者的態度會一秒激怒別人?學會控制這種心態,翻轉人際氛圍!

為何某些弱者的態度會一秒激怒別人?學會控制這種心態,翻轉人際氛圍!

不知道你是否有一樣的經歷?從小到大,我身邊總有一種人,數量不多,但總是會有那麼一兩位,經常性地處於「被人欺負」的狀態。他們本身都是好人,各方面條件也非弱勢,但就是一直被「壞人」捉弄、欺凌或壓榨,真的頗為可憐!

記得以前有位同學就屬於這類。不論是身高、家境或是成績,他都屬於中上程度,不突出也不弱勢,但他常常告訴我有人會惡整他!比方說,有次他很憂心地告訴我,他買了一雙新鞋但不敢穿來學校,因為某某同學會故意來踩髒;他作業已經寫完了卻假裝不會寫,因為另個某某會跟他借來抄...諸如此類的事情非常多。我不解的是,他提到的某某一號跟某某二號我都熟,是有點調皮,但絕不是那種會霸凌同學的壞學生,但他振振有詞,我也很難辯解。

沒想到後來,真的有同學去踩他的新鞋,還不只一人,教室裡大家鬧成一團,他氣到快哭出來!隨後我想跟他校對作業的答案,他告訴我作業被某人強迫借走,指了一下那位同學,對方真的在抄他的作業。

這件事情我印象深刻,因為當天我也穿了NIKE的新球鞋,而且我難得作業全部寫對,我超想被踩,也超想被抄,但全都沒有,好失落!

另一段故事是當兵的時候。有一個外貌質樸的新兵,來沒幾天就開始出現可憐的遭遇。不知為何,他特別容易被老兵罵。又過了幾週,班長也特別喜歡修理他,最後連平常很Nice的一位原住民排長也開始噹他,真的非常可憐,但我實在看不出來他做錯什麼事。後來我自己當上班長,於心不忍,想說好好保護他一下,每次有阿兵哥欺負他,我還會站出來幫他解圍。

之後這位阿兵哥就常找我聊天,接著就是我痛苦的開始。每次我都會聽到非常多的「陰謀論」,誰現在正在搞誰,誰又打算害誰,最後還說:「班長你要小心,其實那個誰誰誰準備要惡搞你!」他說的都是我覺得很OK的人,老實說當時部隊的氣氛是很好的,勞役均等,主官也算理性,但他口中的世界,跟我親身感受到的完全是不同的版本。不禁懷疑,到底是他有陰陽眼,還是我在觀落陰,我們看下去... ...

我有次跟排長聊起這位新兵的問題,我心目中很公正的排長跟我說了他的看法:這位新兵是自找的,要我不用特意保護他。排長說,每次交辦工作,問他有沒有問題,他就一副受迫害的樣子,避而不答,好像我故意欺負他,看了很火。其他班長罵他幾句,他馬上就把向旅部「申訴」掛在嘴邊,這種人真的很欠打...

至於一開始提到的那位同學,也有後續...有次我找他講話,他一看到我走過來,就緊張地瞬間向後彈!我問他幹嘛那麼緊張?他回答說:我怕你要過來踩我的鞋子!好吧,我不算什麼模範生,但在學校也很少調皮搗蛋,被他這樣一說,我還真興起了踩他鞋子的慾望。那時我突然明白,或許就是這樣,讓平常很少欺負人的同學也想要逗弄他!

你的不當的行為和語言,會促使自己變成受害者

就像我在《A101 職場大人學》的課程中強調的,人際關係是一個複雜且動態的系統,絕對不是「好人一國壞人一國,壞人總是欺負好人」這麼好萊塢。有時候,好人會做壞事,壞人也會發善心,事實上,好或壞很難用來定義一個人的本質,頂多只能定義好的行為與壞的行為。人總是容易受到外在的環境影響,我沒受過科班心理學訓練,但常識告訴我,某些特定言語或是行動,很容易「觸發」他人的壞行為,讓我們成為受害者。

銀行門口常見的標示你一定看過:「進入前請脫下安全帽、墨鏡與口罩」,穿戴這些東西本身沒有問題,但進了銀行卻可能引發恐慌,因為「安全帽+墨鏡+口罩」在銀行環境裡是一個「觸發器」,會引發負面的人際氛圍!此外,爸媽都會告誡小朋友,路上看到野狗就算害怕也不要逃跑,你一跑,狗就會追。因為「跑」這個動作就成了「觸發器」,把原本可能「中性」的人狗關係瞬間界定成「獵食者 vs. 獵物」關係,意外就發生了!

人際關係中「負面觸發器」的例子不勝枚舉,甚至還變成法令規定。除了銀行外,飛機上喊「劫機」、「炸彈」幾個字也是絕對禁忌,就算是開玩笑也可能為此吃上牢飯!電影裡也常看到,兩個幫派在談判,原本或許只是中性的利益協商,但只要有人亮刀子或拿出槍來,整個氛圍就會瞬間從「喬事情」變成「拼生死」,這就是觸發器的恐怖力量!

在正常的職場上,不會有人亮刀亮槍,這時候某些「語言」便成了人際關係的負面觸發器。網路上大家很愛討論的:「如何一秒激怒OOO」系列,講的就是這些人際氛圍的轉換開關。

各位有興趣的話可以做些實驗,我拍胸脯保證,後果我絕對不會負責!

→下次你跟客戶對工作範疇有爭議,不妨一開始就搬出「合約規定」、「法務意見」、「尋求仲裁」這些字眼,你看看氣氛會如何?

→想跟老闆談職責與福利,你可以強調「勞基法規定」、「媒體爆料」、「競爭對手」,你看看老闆會不會更愛你?

→打電話給客服劈頭說要「客訴」;批判亂丟垃圾的鄰居「不道德」;其他還有「法律」、「倫理(包含孝道、婦道...)」、「責任」等等。

如果你有機會上我的《302 專案的談判與協商》課程,你就會發現,在人際交涉的領域中,這些關鍵字基本上就跟談判桌上亮出「傢伙」是一樣的道理。一言既出,所有理性的協商、交換、讓步都會瞬間轉化為敵對、反抗、與緊張。除非你手上的籌碼擁有絕對優勢,否則受傷的往往是自己!

控制你的負面觸發器,營造溝通的良好環境

這個社會很亂,很多父母出於保護孩子,從小就灌輸「外面壞人很多」、「一不小心就會被欺負」的思維演算法。導致小孩長大後不斷處於「被迫害」的焦慮中。這種焦慮最大的問題還不只是焦慮而已,而是會「自我應驗」。整天擔心會被欺負的人,從眼神肢體都透露出這種受害者氣息,結果真的就吸引了自律不良的人加害(想想被踩鞋子的同學);整天充滿自我防衛,把那些「負面觸發器」掛在嘴邊的人,往往真的就激怒他人壞的行為,應驗了自己的擔憂(把申訴掛嘴上的新兵)!

我寫這篇文章的目的,當然不是為那些加害者開脫,把錯誤歸結到被害者身上。在任何情況下,對他人施以惡意的行為原本就不對,不管違背了倫理、道德還是法律,都該付出代價。只不過公理正義不總是牢靠,就算存在也往往會「遲到」,所以身為真正的大人,不應該每次被遭受不公,就只會擊鼓鳴冤,要包龍星大人主持公道,給「壞人」處罰。第一時間,我們應該培養保護自己的能力,第一要務,就是學習控制人際關係的氛圍,小心別啟動這些危險的「負面觸發器」,因為一旦啟動,就很難再建立理性協商的人際關係了!

即使如此,下次看到我上課時穿新鞋,請不要亂踩,謝謝!
 

若有轉貼需求,請來信討論。 轉貼時禁止修改內容及標題、須保持所有連結、禁止商業使用,並且必須註明原文標題、連結、及作者訊息。

17 則讀友回應

  1. Hai 2018-01-09 02:21:58 第 17 則

    To little C:
    我同意你說的。台灣社會對於心理變態的了解太少

    To Bryan Yao:
    「這篇文章講的狀況,是一而再,再而三,在不同環境下總是被欺負的朋友」
    事實上心理變態喜歡找有特定人格的對象下手,而且心理變態的人數很多(以台灣為例,大概是雲林的人口數),會在各個不同的環境出現

  2. Alison 2017-12-26 19:12:21 第 16 則

    作者提到"某些特定語言或行動,容易觸發他人的壞行為,讓我們成為受害者",以心理層面來說,個人同意這個說法,但在行為上來說,這句話反而合理化了類似去踩別人新鞋這個不好的行為,同時 "感覺"也合理化了社會上因穿著暴露被性侵的女性們,且與商場職場等把所謂"觸發器"搬到檯面上來與踩別人新鞋這樣的行為來比較其實不大合適,一種是因為害怕所表現出來然後被傷害的,第二種是氣氛的掌握,但如果作者後面補充說明這是以心理層面來看或是同樣這是不好的行為不能被合理化,這樣的文章是很不錯的,個人淺見

  3. Kuri 2017-11-24 01:46:17 第 15 則

    為什麼較弱的軍隊會激怒較強的軍隊的人來攻擊?唯一的方式只有讓自己的軍隊比別人更強,或是至少不要相差太懸殊,有了基礎的嚇阻力,才能有站在同個談判桌上的資格。

  4. little c 2017-11-16 07:03:30 第 14 則



    https://psychopathresistance.wordpress.com/2016/01/10/psychopathy-is-our-number-one-public-health-risk-2/

  5. 不解花语 2017-11-13 22:39:34 第 13 則

    這和我看過的書,《被討厭的勇氣》中說的壹洋。如果把自己當作弱者,那麼周圍自然都是敵人。但實際上沒有多少人會真正關註妳。如果把別人當作敵人,那別人不小心對自己冒犯,都看作是故意的傷害,越來越沒有朋友。重要的是,把自己看作和別人壹樣的人,雖然有所不同,但是壹樣可以和別人交朋友,並不比別人低等,也不應該懼怕別人。這是我看書後的感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