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何某些弱者的態度會一秒激怒別人?學會控制這種心態,翻轉人際氛圍!

為何某些弱者的態度會一秒激怒別人?學會控制這種心態,翻轉人際氛圍!

不知道你是否有一樣的經歷?從小到大,我身邊總有一種人,數量不多,但總是會有那麼一兩位,經常性地處於「被人欺負」的狀態。他們本身都是好人,各方面條件也非弱勢,但就是一直被「壞人」捉弄、欺凌或壓榨,真的頗為可憐!

記得以前有位同學就屬於這類。不論是身高、家境或是成績,他都屬於中上程度,不突出也不弱勢,但他常常告訴我有人會惡整他!比方說,有次他很憂心地告訴我,他買了一雙新鞋但不敢穿來學校,因為某某同學會故意來踩髒;他作業已經寫完了卻假裝不會寫,因為另個某某會跟他借來抄...諸如此類的事情非常多。我不解的是,他提到的某某一號跟某某二號我都熟,是有點調皮,但絕不是那種會霸凌同學的壞學生,但他振振有詞,我也很難辯解。

沒想到後來,真的有同學去踩他的新鞋,還不只一人,教室裡大家鬧成一團,他氣到快哭出來!隨後我想跟他校對作業的答案,他告訴我作業被某人強迫借走,指了一下那位同學,對方真的在抄他的作業。

這件事情我印象深刻,因為當天我也穿了NIKE的新球鞋,而且我難得作業全部寫對,我超想被踩,也超想被抄,但全都沒有,好失落!

另一段故事是當兵的時候。有一個外貌質樸的新兵,來沒幾天就開始出現可憐的遭遇。不知為何,他特別容易被老兵罵。又過了幾週,班長也特別喜歡修理他,最後連平常很Nice的一位原住民排長也開始噹他,真的非常可憐,但我實在看不出來他做錯什麼事。後來我自己當上班長,於心不忍,想說好好保護他一下,每次有阿兵哥欺負他,我還會站出來幫他解圍。

之後這位阿兵哥就常找我聊天,接著就是我痛苦的開始。每次我都會聽到非常多的「陰謀論」,誰現在正在搞誰,誰又打算害誰,最後還說:「班長你要小心,其實那個誰誰誰準備要惡搞你!」他說的都是我覺得很OK的人,老實說當時部隊的氣氛是很好的,勞役均等,主官也算理性,但他口中的世界,跟我親身感受到的完全是不同的版本。不禁懷疑,到底是他有陰陽眼,還是我在觀落陰,我們看下去... ...

我有次跟排長聊起這位新兵的問題,我心目中很公正的排長跟我說了他的看法:這位新兵是自找的,要我不用特意保護他。排長說,每次交辦工作,問他有沒有問題,他就一副受迫害的樣子,避而不答,好像我故意欺負他,看了很火。其他班長罵他幾句,他馬上就把向旅部「申訴」掛在嘴邊,這種人真的很欠打...

至於一開始提到的那位同學,也有後續...有次我找他講話,他一看到我走過來,就緊張地瞬間向後彈!我問他幹嘛那麼緊張?他回答說:我怕你要過來踩我的鞋子!好吧,我不算什麼模範生,但在學校也很少調皮搗蛋,被他這樣一說,我還真興起了踩他鞋子的慾望。那時我突然明白,或許就是這樣,讓平常很少欺負人的同學也想要逗弄他!

你的不當的行為和語言,會促使自己變成受害者

就像我在《A101 職場大人學》的課程中強調的,人際關係是一個複雜且動態的系統,絕對不是「好人一國壞人一國,壞人總是欺負好人」這麼好萊塢。有時候,好人會做壞事,壞人也會發善心,事實上,好或壞很難用來定義一個人的本質,頂多只能定義好的行為與壞的行為。人總是容易受到外在的環境影響,我沒受過科班心理學訓練,但常識告訴我,某些特定言語或是行動,很容易「觸發」他人的壞行為,讓我們成為受害者。

銀行門口常見的標示你一定看過:「進入前請脫下安全帽、墨鏡與口罩」,穿戴這些東西本身沒有問題,但進了銀行卻可能引發恐慌,因為「安全帽+墨鏡+口罩」在銀行環境裡是一個「觸發器」,會引發負面的人際氛圍!此外,爸媽都會告誡小朋友,路上看到野狗就算害怕也不要逃跑,你一跑,狗就會追。因為「跑」這個動作就成了「觸發器」,把原本可能「中性」的人狗關係瞬間界定成「獵食者 vs. 獵物」關係,意外就發生了!

人際關係中「負面觸發器」的例子不勝枚舉,甚至還變成法令規定。除了銀行外,飛機上喊「劫機」、「炸彈」幾個字也是絕對禁忌,就算是開玩笑也可能為此吃上牢飯!電影裡也常看到,兩個幫派在談判,原本或許只是中性的利益協商,但只要有人亮刀子或拿出槍來,整個氛圍就會瞬間從「喬事情」變成「拼生死」,這就是觸發器的恐怖力量!

在正常的職場上,不會有人亮刀亮槍,這時候某些「語言」便成了人際關係的負面觸發器。網路上大家很愛討論的:「如何一秒激怒OOO」系列,講的就是這些人際氛圍的轉換開關。

各位有興趣的話可以做些實驗,我拍胸脯保證,後果我絕對不會負責!

→下次你跟客戶對工作範疇有爭議,不妨一開始就搬出「合約規定」、「法務意見」、「尋求仲裁」這些字眼,你看看氣氛會如何?

→想跟老闆談職責與福利,你可以強調「勞基法規定」、「媒體爆料」、「競爭對手」,你看看老闆會不會更愛你?

→打電話給客服劈頭說要「客訴」;批判亂丟垃圾的鄰居「不道德」;其他還有「法律」、「倫理(包含孝道、婦道...)」、「責任」等等。

如果你有機會上我的《302 專案的談判與協商》課程,你就會發現,在人際交涉的領域中,這些關鍵字基本上就跟談判桌上亮出「傢伙」是一樣的道理。一言既出,所有理性的協商、交換、讓步都會瞬間轉化為敵對、反抗、與緊張。除非你手上的籌碼擁有絕對優勢,否則受傷的往往是自己!

控制你的負面觸發器,營造溝通的良好環境

這個社會很亂,很多父母出於保護孩子,從小就灌輸「外面壞人很多」、「一不小心就會被欺負」的思維演算法。導致小孩長大後不斷處於「被迫害」的焦慮中。這種焦慮最大的問題還不只是焦慮而已,而是會「自我應驗」。整天擔心會被欺負的人,從眼神肢體都透露出這種受害者氣息,結果真的就吸引了自律不良的人加害(想想被踩鞋子的同學);整天充滿自我防衛,把那些「負面觸發器」掛在嘴邊的人,往往真的就激怒他人壞的行為,應驗了自己的擔憂(把申訴掛嘴上的新兵)!

我寫這篇文章的目的,當然不是為那些加害者開脫,把錯誤歸結到被害者身上。在任何情況下,對他人施以惡意的行為原本就不對,不管違背了倫理、道德還是法律,都該付出代價。只不過公理正義不總是牢靠,就算存在也往往會「遲到」,所以身為真正的大人,不應該每次被遭受不公,就只會擊鼓鳴冤,要包龍星大人主持公道,給「壞人」處罰。第一時間,我們應該培養保護自己的能力,第一要務,就是學習控制人際關係的氛圍,小心別啟動這些危險的「負面觸發器」,因為一旦啟動,就很難再建立理性協商的人際關係了!

即使如此,下次看到我上課時穿新鞋,請不要亂踩,謝謝!
 

若有轉貼需求,請來信討論。 轉貼時禁止修改內容及標題、須保持所有連結、禁止商業使用,並且必須註明原文標題、連結、及作者訊息。

14 則讀友回應

  1. little c 2017-11-16 07:03:30 第 14 則



    https://psychopathresistance.wordpress.com/2016/01/10/psychopathy-is-our-number-one-public-health-risk-2/

  2. 不解花语 2017-11-13 22:39:34 第 13 則

    這和我看過的書,《被討厭的勇氣》中說的壹洋。如果把自己當作弱者,那麼周圍自然都是敵人。但實際上沒有多少人會真正關註妳。如果把別人當作敵人,那別人不小心對自己冒犯,都看作是故意的傷害,越來越沒有朋友。重要的是,把自己看作和別人壹樣的人,雖然有所不同,但是壹樣可以和別人交朋友,並不比別人低等,也不應該懼怕別人。這是我看書後的感悟。

  3. little c 2017-11-13 13:51:02 第 12 則

    Re : Ela

    您說的狀況有可能符合我要表達的, 但也可能不是.
    有點類似 "發燒" 常是感冒顯出的現像之一; 但發燒不見得都是因為感冒這樣.. ^^

    關於我想表達的, 近幾年這方面的研究有愈來愈多 ,(但中文資料好像還不多)
    我相信它愈來愈會是個顯學的~
    這是拜網路與人交流愈來愈多, 不敢說&說不清的受害人們終於在上面遇到了懂的人
    很多以前被歸為“感冒”的症狀, 其實病灶是癌症什麼的
    (也拜川普之賜...很多心理醫師認為他是 cover & overt NPD (Narcissistic personality disorder...隨後有多了一堆相關文章)
    NPD的受害者本身,因為常自己也不見得理解真正發生了什麼事,又或者略知但說不清或不敢講(被別人當瘋子或神經過敏),又或者說了但沒表達好,沒人相信他, 所以在過去能了解,被了解跟溝通的管道是有限的,.

    若有興趣, 可用幾個關鍵字, Gaslighting , NPD, BPD, Narcissism, Flying monkeys, Abuse, manipulative, abusive ..etc去找看看
    一般而言, 有類似親身体驗的人都能很快relate, 一種恍然大悟found the missing puzzle fu ; 其它人則不一定,畢竟, 即使有類似經驗的人也會困在try to resonate the unreasonable 的怪圈裡...
    in fact, 很多書裡都提到了,別指望旁人能真的懂, most of them just dont get it but it is a Real thing
    對了, 這兩年台灣很熱門的話題“情緒勒索” 也常 fall into this category ...

    抱歉! 拉雜一篇,自己也讀的怪不順的... 實在三言兩語難道盡, 而且個人表達能力不大好..勿怪 ^^“”

  4. Ela 2017-11-13 11:14:37 第 11 則

    To little C :
    個人觀察,大致能理解你說的情境。團體中有時候會有小團體,而小團體的意見領袖會主導團體中他人的態度與意見。若"剛好"你身處這個小團體,但是不得意見領袖的緣(如愛出風頭,競爭對手....各種個人理由),使的意見領袖對你的態度不友善,其他人亦如此。
    然而,意見領袖也許不再是幼稚的孩子,不是動口動手的"直接"表達他的不順眼。反而,變成其他隱形的手段表達不順眼,甚至形成一種排擠。由於,只針對"單一對象",其他人不會有感覺。

    不曉得這是你想描述的情境嗎?


  5. Ethan 2017-11-13 10:10:33 第 10 則

    回應Cycle

    感謝,那看來有意識的記取教訓並改善行為(避免重蹈覆轍)大概是唯一能做的事情了

    因為我個人也想不太到在劣勢人際關係中解套的方法(除了換一批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