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人學書摘:幫助你減少焦慮、找出天賦與熱情的「心流」,到底是什麼?

大人學書摘:幫助你減少焦慮、找出天賦與熱情的「心流」,到底是什麼?

為什麼大人學要選這篇文章給你:

當你全心全意地投入某件事,達到忘我,並由此獲得內心秩序與安寧時,一種極大的滿足感悄悄地潛入你的心,這就是心流(Flow)。在我們的「尋找天賦與熱情的系統化做法」的講座中一直強調,現代人的生命中,有大半時間花在工作中;如果我們能在工作上擁有心流(Flow),那麼工作及生命的品質,絕對能獲得高度的提升。

簡單說,心流是一種狀態,它背後的更大的邏輯是,你要透過鍛煉,控制自己意識,去獲得真正的快樂。也就是做事的時候,並不在乎結果和利益,而是專注於做事本身的樂趣,這讓你做起複雜的工作也毫不費力,甚至會產生更強烈的愉悅感! 

在「尋找天賦與熱情的系統化做法」講座的六個問題中,我們也要大家留意日常中讓自己進入心流之事,但仍有許多朋友會來追問我,關於心流的由來或樣貌。為了更詳細的說明,大人學這次為各位選讀的文章,是來自「心流理論」的提出者:米哈里·契克森米哈賴的經典著作。

兩千三百年前,亞里斯多德曾下了這樣的結論:「不論男女,對幸福的渴望都勝過一切。」除了對幸福本身的嚮往之外,人們對其他目標,包括健康、美貌、財富與權勢等的追求,也多半因為我們期待幸福而隨之現前。

雖然我們的壽命更長、身體也更健壯了,生活中充斥著幾十年前的人意想不到的奢侈品(太陽王路易十四的宮裡沒有像樣的浴室,中古世紀最富有的人家裡找不到椅子,即使貴為羅馬皇帝,也沒有隨手一開就可以解悶的電視機),然而,縱使龐大的科學知識唾手可得,人們仍舊感嘆生命空虛,我們的年日非但沒有因此快樂似神仙,反倒是在焦慮與無趣中打轉。

這是因為貪婪的人類始終欲求不滿嗎?抑或是,我們其實一直在錯誤的地方找答案,以致於總是和最美好的那一刻擦肩而過,才落得抑鬱寡歡呢?如果能用現代心理學的工具來探討這個亙古的問題:人在什麼時候最感快樂呢?或許我們就可以調整生活,讓快樂隨時充滿在其中。

英國哲學家暨經濟學家約翰.史都華.彌爾(John Stuart Mill)說道,「一旦你花心思去想這件事,幸福就成過眼雲煙了。」唯有不管在順境或逆境,都全心投入生活的每一個細節中,我們才能感到幸福,打著燈直接尋找幸福,反而會遍尋不著。

那麼,要怎麼在不刻意尋求它的狀況下,達成這個捉摸不定的目標呢?學會操控我們的意識內容,是它的起點。

我們認識的生命,是塑造經驗的各種力量匯集後的結果,每一股力量不管是好是壞,都有它的影響力。這些力量大多不是我們可以掌控的,我們很難決定自己要長多高或多聰明。然而,我們一定也有過這樣的經驗,雖然置身各種不知名的力量,但是我們仍感受到事情都在掌控中,自己就是生命的主宰。在那種偶發的情況下,我們會感到一陣心曠神怡,那種深沉的喜悅,讓人久久不能忘懷,並在記憶中留下重要指標,認為人生理當如此。

這就是最優體驗(optimal experience)。

一般人總以為,生命最美好的時刻,是發生在無牽無慮、隨心所欲、輕鬆自在的時候,如果我們願意付出努力追求,在這些時刻找到快樂的機會確實比較高。但是最美好的時刻,其實是發生在一個人,有意地將身體或心智能力發揮到極限,去完成某件有難度或有價值的時刻。

最優體驗是需要靠我們去締造的。對孩子來說,可能是用顫抖的手把最後一塊積木擺上,完成一座他疊過最高的高塔;對游泳選手來說,可能是盡全力創下紀錄那一刻;對於小提琴手,可能是練成了一段極困難的樂章時。每個人都有無數的機會可以挑戰並提升自己。

事發當下的感受,不見得全然愉快。那場畢生難忘的比賽中,游泳選手的肌肉痠痛無比、肺腑彷彿要撕裂了、身體疲憊到頭眼昏花,然而,這很可能就是他生命中最美好的一刻。

研究過程中,我嘗試去了解人們什麼時候最感幸福,並探索背後的原因。一開始,我找了數百位各行各業的專家,其中包括藝術家、運動員、音樂家、西洋棋手和外科醫生等,也就是那些大半時間都在從事他們熱愛的事的人。明白他們做這些事的感受後,我發展出一套以「心流」概念為基礎的「最優體驗理論」。心流,就是一個人全神貫注於某件事而渾然忘我的境界,這經驗是那麼的美好,以致於有人會為了擁有它不惜付出代價。

從遊戲來觀察心流

在描述最優體驗時,我們提到的活動包括樂器演奏、登山、跳舞、航海、下棋等。這些活動之所以能引發心流,與它們的內容設計有很大的關係。它們都需要學習技能、都有明確目標,並提供回饋,讓從事者可以握有掌控權。

另外,這類活動也都有利於參與者集中注意力。例如運動場上,穿著引人注目制服的參賽選手,彷彿進到一個閒雜人勿入,暫時只屬於他們的空間;比賽過程中,不管是參賽者或觀賽者,大家都放下了世俗常規,對他們來說,唯一的現實就只有當下這場比賽。

法國心理人類學家羅傑.凱里瓦(Roger Caillois)將世上所有遊戲(廣義上包含所有可以提供樂趣的活動)依它們提供的體驗分為四大類。競爭性遊戲以競爭為主要特色,大部分運動賽事都屬於這一類;投機性遊戲包含所有涉及機會的遊戲,擲骰子、賓果等都屬於這一類;眩暈性遊戲,顧名思義就是藉著攪亂正常感知來改變意識的活動,例如旋轉木馬、高空跳傘等;模仿性遊戲則是創造另一種現實的活動,舞蹈、戲劇和藝術等都屬於這一類。

在我們研究裡的每一個心流活動,不管是競爭性、投機性,或是具有其他特質的體驗,都有一個共同點:提供探索與創造的感受,讓當事人進到新現實中。它迫使人有更好的表現,讓意識進到過去無法想像的境界。簡單的說,它使人變得更複雜了。而心流活動在這個自我成長的過程扮演著關鍵角色。

為什麼心流活動,可以促使人不斷成長與探索?

我們可以用一個簡單的例子來解釋這件事。

假設上方這個圖代表某個特定活動,例如網球比賽,縱軸與橫軸分別代表挑戰和技能,也就是這項體驗中最重要的兩個層面。

A代表正在學網球的孩子艾力克斯。這張圖指出他學習打網球時的四個階段。開始打網球的艾力克斯(A1)不具任何技能,唯一的挑戰就是把球打過網。這不是什麼了不起的事,不過艾力克斯倒也樂在其中,因為這困難度差不多剛好是他應付得來的,所以這時候他很可能處於心流中。但是他不能一直留在原地,經過一段練習後,他的技能會提升,這時光是把球打過網對他來說變得無聊了(A2)。又或許他遇見技能較熟練的對手,發現有比吊高球更具挑戰的事,這時他會為自己差勁的表現感到焦慮(A3)。

不管是無聊或焦慮,都不是正向的經驗,所以他會渴望回到心流狀態中。要怎麼做呢?

從這個圖來看,艾力克斯只有一個選擇:提高挑戰。(他的另一個選擇是乾脆放棄打網球,不過這麼做的話,他就會從這個圖上消失了。)幫自己訂了一個符合自己技能的新挑戰,例如打敗一位技能比他稍微強一點的對手後,他便可以再度回到心流狀態(A4)。

如果艾力克斯感到焦慮(A3),那麼回到心流的方式就是增進技能。理論上,他也可以降低挑戰的難度,回到原本所處的心流位置(A1)。但是在現實狀況中,很少人會在知道有挑戰後,還可以完全忽略它的。

在這個圖上,位於A1與A4的艾力克斯都是處在心流中的。雖然兩者獲得樂趣的程度相當,但其實是在很不一樣的階段,A4的體驗顯然比A1要複雜得多,因為他所面對的挑戰較困難,對技能的要求也較高。

但是A4的艾力克斯也不是處在完全穩定的狀況。倘若繼續打球,他要不是再次對一成不變的機會感到厭煩,就是對自己技能不足感到焦慮或挫折。這時,重新感受打球的樂趣就會成為動機,讓他把自己再次推回心流的河道中,到了那個時候,他的複雜度也將比A4還要再高。

這樣的動態特性,解釋了為什麼心流活動可以促使人不斷成長與探索。一個人沒辦法一直做同樣程度的事,否則會感到無聊或是挫折;對樂趣的渴望會迫使我們拓展技能,並尋找新的行動機會來使用它們。

對了,有一點很重要,那就是我們不能掉進機械式的謬論中,以為只要從事會帶來心流的活動,就必定能擁有這樣珍貴的體驗。現實環境肯定存在挑戰,但重點在我們是不是認同並把這些挑戰視為挑戰。真正決定我們的感受的,也不是我們確實擁有的技能,而是我們自認為擁有的技能。決定我們是否快樂幸福的,不是發生在我們身上的事,而是我們如何解讀現實狀態。

我們認識了意識的運作,結合所有經驗,打造一個有意義的模式,讓自己可以駕馭生命,感受到意義,這才是心流帶給我們最好的。

 

本文摘自行路出版的《心流:高手都在研究的最優體驗心理學

圖片提供:行路出版

Photo by Nicole Honeywill on Unsplash

0 則讀友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