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面對「人生失敗」的思考

關於面對「人生失敗」的思考

本篇也可以搭配我們的Podcast《大人的Small Talk》一起聆聽,或者選擇在Spotify上收聽也可以喔!


今天的我想來回答一個讀友的提問,這提問是「關於失敗這件事」。

這位讀友的提問是這樣的,他說:

如何從失敗中站起(比方說創業失敗、戀愛失敗或是工作失敗)比較像非自願性的失敗。

因為一般來說,台灣創業失敗負作用很大-妻離子散只是基本款,人親冷暖很深刻;戀情失敗就看人,有人就下一個,有人為情所困;工作失敗,輕一點當然道歉賠款,重一點可能離職上法院之類的。

我這樣看下來,他的問題應該是想說,人生遭遇失敗是很可怕的,什麼都可能會沒了,那這該怎麼辦呢?

遭遇嚴重失敗後要怎麼站起來,這涉及兩個面向。一個是當事人的心理強健度,另一個則是當事人的「怎麼看待未知」。心理強健度,我一下沒甚麼好答案。但怎麼看待未知這部分,我倒有些話想講講。

我想要先問聽眾一個問題:人為何會失敗?

遭逢意外固然會失敗,但另一個更大宗的失敗來源,在於其人生策略引來的必然性悲劇。

怎麼說呢?是這樣子的,我的觀察是,我們之中啊有一類人,他們傾向把人生的重點都放在「預估」,並因此產生了一種賭馬+梭哈的人生策略。

為何叫做賭馬的策略呢?因為這就像賭徒一樣。賭徒無論是自己做研究也好、問明牌也好,總之他們一心想搞清楚哪隻馬跑得快。然後賭徒就把所有的身家全壓,也就是梭哈地買了這隻馬的彩票。接下來沒事做了,只能等著開獎。

要嘛,就是你賭贏了,你大成功
要嘛,就是你賭輸了,遭遇大失敗。

拿職涯而言,很多人會問我:Joe你覺得我該去AI產業還是大數據產業?十年之後哪個更有前景?我說我不知道,他就去問別人。有人跟他說AI有前景,於是他就跳進去,然後等待產業上升的那一天。

但人生不是賭馬。因為,不管是職涯、是戀愛、是創業。沒有人能夠預先判斷將來的走勢。而且當你誤以為自己能判斷時,你就又會輕忽了行進過程的各種風險。很容易就會一點小失誤,造成連環的敗局。而且當這等開牌的習慣養成後,你就會輕忽了過程能做的部分。

於是有人,明明選了科系不喜歡,還悶著頭走到畢業。明明選了工作不喜歡,非要等到好多年後卡住了才動。明明發現職涯趨勢向下了,也非要等到產業崩盤了,才覺得自己好像該緊張一下。明明路越走越窄了,還不敢轉進與退場。總覺得路選了,好像就不能改;馬票買了,就得等最後的結果。

這其實是我們被學校制度制約的一個習慣。大部分我們都在學校待了好長的時間,長到我們以為那裡頭的規則是日常。在學校,老師都會告訴你接下來每一個狀況。你該做甚麼,你該怎麼準備考試,你該買甚麼參考書、把重點放在哪裡。你功課好,國中就會有人建議你去念理組,你功課不好,也早早就會有一條路幫你選好。就算你不習慣,你不舒服,你也不覺得自己還能走別的路,只能忍耐到最後畢業,也就是開牌的那一天。於是學校的過度照顧,害得很多人從小就有一種「如果我不能一開始選好,我就完蛋了」的錯覺。而且還深深地覺得,一旦自己選了,就不能改了。就像考試,答案交出去,就只能得等考卷發回來;在這中途,你好似完全無能為力。

但我常常跟別人講,人生並不是這樣。你答案選了,到答案公布前的前一刻都還可以塗掉重寫。你的每個決策都還有調整的空間。

也因此,預估並不重要。

好,或許我應該更精確的說,準確預估這件事,事實上對大部分人而言,是根本做不到的。未來十年會有甚麼變化,你不知道,我不知道,沒人知道。所以你幾乎不可能早早看對,壓下身家,守株待兔地坐等結果。這是一個完全不切實際的思維。

大部分如你我這種一般人,無法有超強的預估能力。甚至那些生意很成功的、人生很成功的,也很少人是因為可以預想十年後的狀況而成功。反而更務實的做法,是在人生過程中「摸索與調整的思維」。

所謂「摸索與調整的思維」是說:我其實不知道未來會怎麼樣,我看不了一公里這麼遠,我只能看到前方兩公尺,於是我直接承認我看不遠,但我會想辦法腳踏實地地每兩公尺、每兩公尺的前進,並同時給自己未來各種狀況的劇本規劃,尤其要準備「萬一碰上壞事的餘裕與退場機制」。

也因為這樣,你走兩步發現不通了,你不用面對「啊,我居然看錯的心理折磨」。你可以聳聳肩、可以放輕鬆,因為看錯很正常嘛!就坦率地退回來,然後嘗試左邊看看、嘗試右邊看看。你若願意先承認自己無知,你就會能在行為上非常自由,事實上也應該要讓自己非常自由。

當然,能提升預估絕對不壞,能比別人多看兩公尺,你會略有優勢。但你終究得接受,極限大概也就在此了。沒有人能總是看到很遠很遠,也不可能永遠預估精準。每個人都是會看錯的。一旦你能有這樣的意識,就不會抱持著預估不放。你能放手、你願意接受看錯,願意停損或是轉進,你就遠離了「人生大失敗」的最關鍵因素了。

那些人生會大失敗的,都是因為選定了一個方向,然後不能接受自己看錯,於是在錯誤的大方向上,繼續加碼投入。一但最終沉沒成本高到不可思議時,你就更無法停損了。然後只好拚到底。無論是感情的單戀、是選錯科系、是職涯困境、創業失敗、或是金融投資,其實常常都是不能忍受「我錯了」的過度堅持。

這個概念,大概也是這些年專案管理教我的。專案管理的重點不是預估,而是怎麼面對變動。哪怕是個三個禮拜的短期專案,你都不可能算無遺策。你唯一能做的,是只能隨著專案進行,不斷地收集前方的資訊,分析現況對你的影響,然後準備三五個劇本來做因應。所以專案做久的人,通通都知道預估必然是不準的。你努力花心力提升預估能力也是沒用的,還不如花心力學習怎麼面對變動。

於是,你再也不假設自己會準確。而當你不認為自己會準確,你也就不會假設自己穩贏,你就能撇下賭馬與梭哈的思維。因為你知道你最後要仰賴的不是眼光,而是規劃力與執行力。於是你理解變動很常見,你會Default的認為自己若不小心面對很容易就會輸。既然擔心輸,你就會習慣去想你哪裡可能輸,進而努力把這些可能暴露風險的地方都做出合宜的準備。當你仔細考慮,你反而降低了最後真正輸的機率了。

很有意思吧?你覺得自己會輸,你反而讓自己不會輸。這其實也是我們之前的一集Podcast (EP51風險不是預估未來,而是避開任何壞事發生時對你造成的影響)裡頭提到的概念。

這邊也工商服務一下,如果你對於這整段如何務實地面對變動的概念有興趣,也歡迎可以參考一下我們最經典的專案管理課程,叫做【專案管理一日特訓班】。歡迎你參考參考喔!( 課程資訊:https://bit.ly/2MwN9nS )

換言之,你永遠不該假設自己成功。事實上,說來哀傷,其實我們也永遠不會成功。因為成功並不是一個結果。現在的體面有可能只是我們還沒有面臨風險與變動而已。

就算暫時站穩腳步,也可能明天遭遇打擊。像這次新冠疫情,就很多公司就遭遇到經營上的問題,甚至倒閉。所以我想說的是,其實本來就沒有真正的穩當。公司會碰上黑天鵝,職涯會面臨裁員,好不容易結婚的對象會變心,創立出的市場也可能會有別人來進爭。所以你隨時得戒慎恐懼,你得保持高度的風險意識。

當你抱持這樣的人生觀,你會如履薄冰。每天我們都可能僅是暫時摸索對了。就算過去一直都對,我們還是不知道明天的答案是什麼。也因為承認自己不知道,你會預期萬一狀況變壞了,你該怎麼辦?當你這些開始想的周全了,甚至風險預備的資源也充足,真有甚麼意外打擊過來,你也就能平心靜氣的對應了。具備這樣思維的人,反而不會真正面臨難以挽救的大失敗!!

這也可能用金融投資來比擬。會被走勢掃出場的,通常都源自於風險想得少,而因為預估而重壓。但那些會在市場待很久的,他總會跟你說沒人能預估明天的股市走勢。哪怕你昨天賺錢、今天也賺錢,但你終究還是不知道明天盤勢會怎麼走。所以資金控管、風險控管、下注策略、戒慎恐懼,這類心態上還有策略上的思維反而才是存活的關鍵。

也因此,這一集我想總結一下。

我們從來沒有真正的失敗,但也從來不會有完全的成功。人生本來就是在不斷失敗過程中,最終嘗試讓自己處在一個時間夠久的穩定中。職涯是這樣、經營是這樣,戀愛當然也是這樣。

也因此,別把人生當成賭馬。你不用看得準,而且你也永遠不該梭哈。持盈保泰是個老話,但也是敬畏風險的我們為將來預留的後著。人生雖然也可以說是一場賭局,但這場賭局的好處,在於你可以不斷修正。事實上,你也必須不斷修正。

我在【EP39怎麼造就成熟的大人?你可以考慮朝這四個方向努力?】也有提到,成為大人的一個重要關鍵在於「快速失敗,不犯大錯」,其實也跟今天的內容是同樣的概念。所以若沒聽過那一集的,也可以聽一下,當成這次題目的延伸喔。

本站所有文章未經事先書面授權,請勿任意利用、引用、轉載。

1 則讀友回應

  1. Irene 2020-06-14 19:43:02 第 1 則

    這集內容非常棒!我個人非常認同!
    聽到這裡才發現原來訴訟策略的擬定及法庭上的攻防跟專案管理思維主軸是有很大的雷同性。訴訟沒有穩贏,只有好好的寫書狀、閱卷分析現況及判斷局勢,才能得到想要的結果。
    而把這樣的思維拓展到人生各個層面(工作、感情、社交、家庭)確實是非常好的作法。
    畢竟風險變數永遠存在,人能做的只有下好每一步及做好風險控管,以及跟三隻小豬的三弟一樣及早蓋好磚屋,如履薄冰,戒慎恐懼,才是正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