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際關係

過年時,就有長輩愛指導你人生該怎麼過,怎麼辦?

對於成年人來說,春節常常代表一年最辛苦的時段。不僅要發紅包,還得應付那些「希望我們人生更好」的長輩們:「在哪裡工作?」「有對象了嗎?」「打算結婚了嗎?」「為什麼不考公務員?」「為什麼不趕快生小孩?」「買房子了嗎?」......所以每年春節之前,我都常常被讀者問到:「到底該怎麼處理這些過度關心我們的長輩呢?」

想要深厚的人際連結?你需要的是「不帶批判」的同理心

同理心在人際關係的建立與維持上,是相當具有力量的對話模式;不管在職場上、夫妻伴侶間、朋友間、銷售場合、談判桌上及助人工作中,無一不適用。它是一種態度,也是一種技術。因此,在人際關係中展現同理心回應的首要條件是,我們具有這份與另一個人連結的意願,並且帶著真心誠意態度。否則,任何再高明精準的同理心回應,都起不了作用。

沒有當夠小孩的人,也常常當不好大人

如果在一個人的生命早年階段,曾經被家庭、被環境給無情地撕碎,不知不覺長成一個充滿委屈、憤怒、活得不開心的人,那麼,我們更需要給他一段時間,陪伴他心裡的內在小孩逐漸長大。對小孩如此,對父母、伴侶如此,對待自己更是如此。當情緒退化的時刻被「接住」了,我們內在才有機會長出如實的力量。

社會化不代表你要成為野獸,也不意味要放棄自我

你身邊有沒有這樣的人:她盡力討好周圍的大家。對於每個要求,全都笑容可掬的承接下來,全力扮演著一個「完美女孩」。一段時間後,就再也不知道自己要甚麼了。每次碰到選擇,永遠是政治正確的選擇、永遠是大多數人做的選擇、永遠是跟隨群體的選擇、永遠是有利於別人的選擇,似乎唯有這樣,才能帶來安心感……

用這八個字,來掙脫「我是為你好」的枷鎖

我偶爾也會被一些讀者或是同學問到:「大人學為何都沒有開設父母干涉相關的課程呢?」老實說,我其實今年稍早時,曾想過要來辦一場這樣的講座,也整理了一些故事跟經歷。但後來這主題準備著就停將下來。停下來倒不是有甚麼道德顧慮或是擔心有父母來抗議,而是我細細梳理了一番後,發現父母的問題,搞不好是最單純的一種人際關係問題。

在關係裡過分退讓或包容的人,永遠得不到感謝

人類是慣性很強的動物,可能是為了演化及適應而存在的生心理機制。如果每天都在調整,每天都在改變,注意力的焦點就得時時變動,無法省力運作,也就會相當耗能。加上華人社會的集體主義傾向,為了所謂的「和諧」,保守的態度及思維,人生差不多就好,多半得過且過,不敢嘗試改變的舉動。然而真正的和諧,不是建立在壓抑、隱忍及委屈的關係中。在互動模式裡若出現上述指標,即使再輕微,都不能等閒視之;即使只是第一次,都必須正視它,並且勇敢面對及處理。

為什麼我給的建議,他總是不聽?不想破壞關係的「建議」要這樣做

你在建議的時候,一定會想:「我的一片善意,何以換來對方的不理不睬?」。然而,事實就是如此——有時候,你的滿腔熱情,只會獲得白眼一枚。貿然給建議的風險——讓對方感覺自己很糟。「給建議」常是人際互動時,難以避免的壞毛病。這是因為,我們總是需要在對方面前證明自己有著高人一等的優越地位。當你給出建議的那一刻時,你已經把自己擺在比對方還要高的位置上了。如何適切地給出建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