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很好」是種職場加分的能力嗎?讀《柔韌》一書

「人很好」是種職場加分的能力嗎?讀《柔韌》一書

現實並不完美,但不代表它不美。--摘自《為自己發聲》天下出版

 

「婉言,完蛋了,某個專家臨時才跟我說他出國沒辦法出席,他對這件計畫提出一堆意見,我才安排執行團隊跟他見面討論的,結果他突然不來!這樣我怎麼繼續推下去啊?」
「小鈺你慢慢說,我感覺到你很慌張,你說某主責專家因為在國外不能出席你的下週工作會議是嗎?」
「對啊,我還有跟他再三確認,也特別配合他能出席的時間,結果咧,他怎麼這樣啦!」
「小鈺,我想想喔,印象中,那場會議不是有一些協審專家也會出席嗎?你有沒有比較熟的委員,拜託看看能不能請他幫忙主責專家傳達意見?然後一併請執行團隊先用書面回覆跟國外的主責專家溝通,溝通的信件要求他們副知你留底」
「啊!有了有了,那個張委員是我們單位的前主管,應該願意幫忙,謝謝婉言,你人真好!」
「太棒了小鈺,記得徵求2位審查人彼此同意代理啊!」

掛上第N通的求救電話,我有點疲倦的往後靠在椅背上,揉揉太陽穴給自己一點放空的閒暇時光,這是今天第幾次被徵詢?每當我從求助者收到「我人很好」的評價,我總會打從心底升起一股恍惚/異樣感,異樣感根源於一種自我懷疑,倒不是對於我天性良善、樂於助人的個人特質感到懷疑,而是反覆質疑,我至今秉持「與人為善」的工作風格是否正確?對整體工作進展是不是真的有幫助?甚至在未來幫助我的事業更上一層樓?

 

職場對「人很好」的迷思

在工作上,我們往往期待合作對象是個好人。正如我習慣在開啟新專案時,會去詢問窗口的性格:「嘿,你接下來要合作的窗口人怎麼樣?」如果窗口是親切的,我就會感覺到專案前景值得期待;反之,若是知道對方「難搞、強勢」,我便會焦慮,是不是得在開頭時,就先爭取更換合作對象,或是試著表現的比對方強勢,避免被「壓落底」!

然而,當我一將「與人為善」工作標準套用到自己身上時,卻常衍伸出無數次的自我懷疑,像是:
「我這樣會不會太好說話了,以至於對方認為我沒有原則?」
「別人萬一覺得我軟弱,以後都占我便宜呢?」
「部下/同事以後會怎麼看我?」
每日掙扎於如何在職場平衡「和善」與「強硬」,幾乎是大多數和善特質的人,尤其是女性工作者,最難以承認並且求助的苦惱。

 

「人很好(nice)」究竟是什麼意思?

近日讀到時報翻譯出版《柔韌》一書,作者法蘭‧豪瑟長期擔任媒體執行長與新創投資者,即便已儕身成功職場女性,卻仍舊長時間被「人很好」的迷思給困擾,在經過職場導師/同仁提醒及個人覺察後,逐步自我接納,並於往後職涯持續善用個人特質的「和善」擴大影響力。

換言之,《柔韌》便是作者嘗試紀錄自己的「與人為善」,並分享一路以來的學思歷程。

為什麼我們總是害怕被別人說「人很好」?書裡開宗明義就點出我們對於「人很好」的定義有所誤解,這裡所指的,並不是一個總是討好他人,但或許有點無趣、沒想法或沒主見的人;反而是一位深深關心他人,並想與之聯結的的工作者。他強烈的價值觀,將引導他認為對的事情。他很體貼、尊重他人且待人和善,職場上他待人公平公正,與他合作愉快。並且,此人還能透過分享工作榮耀,來使大家更上一層樓。

這類的同理心,之所以成為我們的超能力,關鍵在於,真正地活出我們的和善,並用這樣的特質與所在乎的人事物產生聯結 。

 

善良是一種選擇,難搞也是

說到這裡,我想分享自己在前份工作的故事。當時,我的業務是擔任商家許可證的審核人,許可證核發的速度,會影響商品的上架速度,越快核照愈快能開始賣錢。因此,我幾乎是一到辦公室就開始接電話,內容不外乎是新手洽詢申請流程,或是催件兼抱怨,幾乎忙到前通電話一掛,後通馬上響起,這樣的溝通品質,想當然爾不會太好。

一開始,部份商家看我是新人,便刻意混淆法規認定,像是要求補件時半耍賴以「前手沒要求」或「以前慣例就是這樣」拒絕配合,為此證書核發不順利,長官連帶質疑我的能力,回想起來,當時的經歷讓我「與人為善」的信念受到巨大挑戰。

我記得,當時我只給自己半天崩潰,便選擇「硬起來」,對於所有的申請規範一切從嚴辦理,並且試著將共同規範文字圖像化,彼此爭論及談判折衝持續一個月後,我的難搞為「核發業務」爭取到較為清晰的空間,也讓商家清楚明白我的做事風格,漸漸找到一個共好的界線:請你配合法律明訂的遊戲規則,而我同理你急著上架的權益,像我會在合理權限範圍內,替你加速行政流程。

綜觀這段工作歷程中,我內心仍保有我的和善,而為了更大的目標,我必須在一開始選擇先用「難搞」的樣貌展現。

「人很好」的職場首要原則:惟有清晰的處事原則,加上真摰的良善,才能締結永續的合作關係。

 

「人很好」當然是你的資產

正如同其他人格特質(即使是正向特質,像是慷慨、積極),但有可能在職場或生活中當好人過頭,而變得好欺負。如此一來「人很好」這個特質,將不在是資產,反而變成負債。

在「人很好」的範疇中,我承認我們都一定有某部分容易太超過。舉例來說,像我容易同情心過度泛濫而對於某些事寬容,或是常太在乎職場上其他人的感受而逐漸變得沒有主見;而有些人可能是對於棘手的議題總是無法成功發表想法;或無法為自己的權益(加薪)積極爭取等。

但是,以上這些都只是表示:在某些工作領域我們需要再更親切、更柔軟,而有些領域則需要硬起來,並開始把自己放在第一優先順位來思考。

換言之,我可以「人很好」但又同時「很堅定」,而這二點並不衝突。

就像文章開頭,我為何能在第一時間被同仁尋求協助,而對方也願意信任我的建議?關鍵在於「彼此間強而有力信任感」。研究顯示,當我們要衡量一個人時,第一個問題便是「我是否能信任這個人」,而我們會以這個人發自內心散發出的溫暖和能力來判斷。而我一路堅持「和善待人」的處事原則,常能在合作初期讓對方感到溫暖、值得信任,進一步建立連結,後續(工作)能力的證明便是再自然不過的事情。

 

帶著鋒芒的善良,由你開始

暢銷書《你的善良必須有點鋒芒》核心概念在於鼓勵人際關係經營要秉持「中庸之道」,鼓勵老好人要適時零容忍、別用疲憊身心取悅他人、過度堅強的人可以試著「示弱」等。

為了早日達到前述這樣深諳世故卻又完熟的善良,或許你會問:「改變的第一步,是不是得從工作上對人和善開始?其實,心理學提醒我們「和善得從自己開始」,意即,若一直以來我們都習慣對自己嚴苛,我們必須先停止苛責自己;要發自內心當個好人,得先從擁抱真實的自我開始。當我們能好好的接納自己,我們才有餘裕善待他人。

相信我,事情並不會因你成事,而彰顯你善良,而是因為你的成事了,才有人發現你的良善。祝好。

本站所有文章未經事先書面授權,請勿任意利用、引用、轉載。

0 則讀友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