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小說 : 箱子

微小說 : 箱子

這是無聊時創作的故事,並沒有甚麼寓意。 請當純粹的消遣來看就好 :D

[開場]

我沒想到這東西居然又一次的出現了。

我顫抖的摸著它那再熟悉不過的花紋。

我真的一直以為,它在57年前,已經被我遺留在老家的地下室了。

我.. 我真以為,這東西已經不在了。

但,怎麼會又出現在這裡呢?

我邊拍著盒子上的灰塵,邊從地下室往樓上走。 開門的暖氣讓我有一瞬間感覺似乎要窒息了,腦子也還是有點混沌的轉不過來。

唉,或許真是因為年紀大了,很多事情沒有以前記得這麼牢靠。

這不是埋在舊家地下室的角落了嗎?

我真有點混亂了,還是那次逃走時,自己還是不知不覺的把它打包了放在箱子裡一起帶走了呢…

 


[回憶拉到57年前]

一個16歲的男孩,只跟母親相依為命住在城市的邊緣。

他的某個叔父是遠洋的水手,偶然在回到家鄉時找了男孩去見了一面。 當天叔父請他吃了頓大餐,還送了一個雕琢華麗的音樂盒。

叔父邊喝著酒邊嘿嘿笑著說到:「賣我的那個小販,說這是有神奇力量的寶物喔!」

雖然木頭有些地方已經褪色、也到處都有著磨損的刮痕,但就當時的男孩而言,那種雕刻精美的東西,還真是第一次看見。 只是這音樂盒似乎壞了,不管怎麼上發條,但都發不出音樂。 在他把玩的過程中,一個角落的卡榫不知道為何突然打了開來。 其中跳出了一張羊皮紙。 上頭歪歪斜斜的寫著:「將因珍貴的投入,而從潘朵拉的盒子中取得希望。」

他反覆看了幾次,始終不明白這是甚麼意思。 但這可能是之前擁有者的筆記,或許也不是多重要,於是一下就放在腦後了。 他想說既然不能聽音樂,或許可以當成置物盒。 當時男孩的家裡很窮,最珍貴的東西是一支父親遺留的鋼筆。 他把這支鋼筆收在盒子裡,一面心想「今天跟叔叔見面大吃大喝真是開心,要是明天也能這樣飽餐一頓該多好。」

第二天一早,打開盒子一看,鋼筆居然變成如枯枝一般的東西。

在他拿著變成枯枝的鋼筆訝異之餘,母親開門回來。 母親笑臉盈盈的說,她在店裡居然抽到週年慶的大獎,是一桌滿漢全席的佳餚。 在物質不充裕的年代,兩人開心的過去吃吃喝喝,覺得像作夢一樣。

吃完飯,他又回頭來研究鋼筆為何變成枯枝。 是遭小偷被人換走了? 還是怎麼了呢? 還是…盒子破壞了鋼筆? 他試著放入別的東西,一包從朋友那贏來的彈珠,也是他那年歲僅有的幾樣寶物之一。 他很好奇想看看明天會變的如何。 放完彈珠後,他又想著今天的大餐,心想:「真好,難得能吃飽兩天,要是能再有一次該多好。」

第二天起床,彈珠真的又變成如煤炭般的黑粉。 而也就這麼巧的,媽媽又因緣際會的得到了鄰居贈送的免費便當回來。 這次比昨天差一些,不是豪華大餐,但便當一樣能吃飽。 所以,也是很開心的一天。

接下來幾天都是如此,放進盒子裡,無論甚麼東西都會變成枯萎或焦黑的不成原樣。 但每天卻都有免費的食物可以吃。 幾次之後,少年開始猜測,或許羊皮紙上所謂的「希望」,就是他的願望? 而把自己珍藏的東西放入,就會有免費的食物可吃?

唯一還搞不清楚的,僅在於為何有時候得到的食物好、有時候則平淡無奇。


他開始進一步的實驗,是因為放入的東西造成差異嗎? 好東西是否能有好結果呢? 畢竟紙上還寫到珍貴兩字。 過了一段時間,他得出一個結論,並非價格越高的效果就越好、而是取決於稀有性。 自己擁有得越稀有、越少,得到的成果就越好。父親遺留的鋼筆,比可以靠勞力得到的金幣更稀有,效果也就越好。

他又開始嘗試,如果願望不是吃飽呢? 是其他東西?

他把自己其他稀有的東西放入許願。 開始得到了新衣服、新玩具、也有了文具、有了書本。 但唯一的問題在於,當物質充分起來後,他發現開始沒有可供許願用的東西了。

「是啊! 當自己開始不虞匱乏下,你又能用甚麼稀有品來許願呢?」


他想了兩天兩夜,終於想通一個方法。

他剪了自己的頭髮放入盒子中,第二天,他變成了一個禿子,但是得到了一台新電腦。

他打了個寒顫,也了解這東西的危險性

「原來甚麼都能拿來交換的啊」

這次之後,他封印了盒子,再也不敢用了。

 


高中畢業後,他第一次經歷人生的迷惘。

不知道自己該何去何從,也沒有能力去任何地方。

想讀書、沒有錢;想工作,卻沒人要。

徬徨與恐懼下,他決定許最後一次願望。

他希望自己有個美好的未來。 所以當天晚上,他把盒子打開,放在小皮,也就是跟著他十年的那隻小狗的背上。

第二天,小狗睡著的地方只剩一攤有著惡臭的灰燼,而他收到名校的入學通知以及全額獎學金補助。

 


大學畢業後,雖然找到了一個還算體面的工作。 但他覺得只是每日上班下班、似乎一樣看不到未來。

貪婪戰勝了良心,他又從角落翻出了盒子。

這時候他不知道能放甚麼進去。 他想到他那交往了四年的女朋友,趁著熟睡時,把盒子打開放在她背上,心裡想著,「我要一份好的職業。」

第二天,床邊一樣只剩灰燼,但他卻只接到一個錄取了停車場管理員的職位。


啊!?

犧牲這麼大,為何得到的回收這麼一點點?

他傷心、難過、痛苦,但他不能理解。 是因為犧牲人沒用嗎? 但當時狗又怎麼說呢? 難道是因為人的價值比狗還低嗎?

他找了路上的野狗來實驗,結果一樣不如預期。 他找了其他各類動物、兔子、老鼠、鳥、魚,結果得到的新職業都很平常 → 餐館服務生、旅館門房、大樓警衛,這些都不是他認為可以真正成功的選擇。

這時候,他被警察盯上了。

一個女人失蹤,自然不會是件小事情。 警察也開始調查他。 但因為始終沒有屍體,也找不出他的動機,所以警察並沒辦法對他如何。 只是在這調查的過程中,他聽到一個消息,原來當時他以為的女朋友其實已經移情別戀。 報警的,是她的新歡。


「原來如此」,他心想

「她是一個已經不屬於我的女人了,也難怪沒有價值了。」

他發現,「屬於」以及「稀有」,才是從盒子中取得希望的關鍵。

不愛他的人就不屬於他了。

而唯有這兩個條件都達成的,或許才是最最稀有的東西。

這時,他想到還在老家的母親……

 


[鏡頭回到現在]

啊,自己怎麼居然站在樓梯口回顧了這一生呢…

但也真的從那天之後,自己逐步開始有了自己的事業、房子、用不完的資產。 之後還有了老婆、有三個孩子、還有滿屋子的僕役。 可說這輩子已經沒有遺憾了。

唯一的遺憾,就在於時而不時,總會想到母親、還有初戀的情人。

每次我總想著那坨漆黑的灰燼。 每次總是這樣讓我從睡夢中驚醒。


是,我害怕、我也很悔恨,但那又能如何呢?

這幾年我一直以為,那天我把灰燼掩埋的同時,也把盒子遺留在老家的地下室。 沒想到,居然在這次下地下室翻找東西時又出現在眼前。

「啊…雕花還是那麼的熟悉與類似…」,我喃喃自語著。

一瞬間,所有回憶都出現在眼前。 也一瞬間,那每每在噩夢出現的身影又浮現在腦海中。


七十三歲了,真的,人生甚麼都經歷過了,也甚麼都有過了。 我拿到書桌邊,發抖著按下卡榫,打開那已經再熟悉不過的羊皮紙。 上面還是寫這:「將因珍貴的投入,而從潘朵拉的盒子中取得希望」這幾個字。

我苦笑一下:「都到這年紀了,還能有甚麼東西是希望呢?」

我乾笑著 「或許是年紀吧? 如果能再年輕一次,或許人生又充滿了希望不是?」

想著想著,我回頭望一望,看著我那正在火爐邊聊天著的一家人…

 

(完)

17 則讀友回應

  1. 浩杰 2017-08-11 23:22:42 第 17 則

    期待你的下一篇微小说。

  2. Kira 2016-10-24 10:44:53 第 16 則

    喜歡!

  3. kellyTseng 2015-04-20 22:45:59 第 15 則

    看得寒毛直豎。

  4. 每個人都有 2014-04-22 14:43:50 第 14 則

    每個人都收藏了這樣的箱子,
    當慾望戰勝道德時,
    這個箱子就會出現,
    輔大女命案三關鍵!法師、凶手、房仲恐是完美「共犯結構」
    2014/02/23三立新聞
    殺死輔大女大生的兇嫌黃文進,許多人都疑惑他到底是如何和死者牽上線的?現在案情就有新的方向,原來在李天人法師替死者作法後,為了找出前男友劈腿對象住址,所以法師和女信徒引薦,女大生因而求助經營徵信業的黃姓嫌犯;接著慘遭迷姦、誘騙交往,最後家產還賤價賣給房仲,人財兩失。因此警方懷疑法師、仲介還有嫌犯,有可能是個完美的「共犯結構」,才會讓陳姓女大生掉入死亡陷阱。

  5. 小捲 2013-09-15 19:17:50 第 13 則

    剛看完《4%的人毫無良知 我該怎麼辦》這本書(講反射會人格),就看到這篇,感覺很有對照
    好看!
    Joe也很會寫小說呢~ 還有Bryan到底是換了什麼,好好奇XDDD

    • Joe Chang 2013-10-07 11:28:35

      哈哈 我看了好幾遍才搞清楚,你留言中: "反射會人格" 原來是 "反社會人格" 的意思 X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