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國洋 Joe Chang - 作者系列文章

張國洋 Joe Chang
Joe G+ ICON Joe LInkin ICON

現為識博管理顧問執行長,也在台灣百大上市櫃公司擔任管理講師與專案顧問。歷年客戶包含工研院、台積電、廣達、富智康、光寶集團、台灣大哥大、遠傳電信、中鼎工程、建國工程、台橡公司、大同公司、三陽工業、TVBS、特力屋集團、城邦集團、誠品集團等。 為了對抗雙魚座的感性,一直在努力強化理性思維與邏輯思考。 相信邏輯發展能解構任何事物,並讓我們找到合宜的人生策略與方向。

你的愛情為何總是不順遂? 原因一:你從來都沒準備好

很多人以為戀愛的關鍵在於緣分。 只要自己耐心等待,每個人都會等到一個對的另一半;唯一只是上天安排他在甚麼時間出現而已。

我不是宿命論者、對於天意這東西也不太懂,但單就機率的角度來看,我認同只要願意讓自己曝光,確實每個人都有可能在某一天碰到一個合適自己的對象。

可是! 雖然機率最終可能都會找上我們(如同疾病跟死亡一樣),但戀愛要順遂,並不是癡癡的等待機率就好,也不是那個人出現後一切就會自然完美 - 在等待的過程中我們並非什麼都不用做

 

選一個產業,不如選一個環境

這幾年,時常有人問我們他該選哪個產業?

但老實說,這問題我實在沒有答案。 一來我不是他,我沒辦法幫別人的人生做選擇。 二來,產業前景很難有100%看準的把握。 尤其我們在【三年後,你的工作還在嗎】這本書中有提到,這十年來產業變化越來越快,幾年前看起來還不錯的產業,可能因為技術進步或是跨領域競爭者的進入,一下就變得沒那麼好。 所以我們在很多文章中其實都建議大家不要把「選產業」的重要性過度放大。

可是不要選產業,我卻建議你該好好選個「環境」。 因為我覺得,環境其實比產業對人的影響是來的更為重要。 這有兩個面向:

老僑觀點:為何男人追到你後,往往就會變得冷淡?

女人恐怕都有一個經驗,就是男人在追求自己時往往都非常的殷勤,可是一旦追到手後殷勤不知為何就沒了。 運氣不好的,男人還會從「很殷勤」變成「很陰晴不定」。

這背後的原因,恐怕跟經濟學上的「邊際報酬遞減」(The law of diminishing marginal returns) 有關。

甚麼是邊際報酬遞減呢? 指的是人從一單位的服務(或商品)所獲得的滿意度,初始會隨著投入而增高;但一旦越過某個點後,此後獲得的效用可能停滯,甚至逐漸減少。

想成為好的領導,你應該先能被領導

這兩日在FB上看到某位網友引用到高德拉特這句話,很有感觸。

高德拉特在《絕不是靠運氣》說:『我們不應假設經理人疏忽或無能,我們應該假設他們陷入一個衝突之中,以至於他們無法正確地經營公司。』

大部分人常掉入的思考陷阱,就是容易以為老闆、或是政治人物是笨蛋。 FB上這種最多了,動不動就會看到有人寫說:「連我都想得到的簡單事情,他們怎麼會這麼笨!?」。 但實際上,老闆或政治人物真是笨蛋的比例到底有多少? 雖然我也沒有答案、也相信其中應該有幾個確實不聰明,但我不相信笨蛋的比例會非常高。

老僑觀點:如何拉升男友的求婚意願

就交往這件事情而言,男人的求婚心情其實是隨著關係穩定而逐漸遞減的。 所以如果沒能在交往的前幾年激起他求婚的心,一旦兩人感情平穩了,他突然提求婚的機率會逐漸下降。

可是,男人不提結婚未必是不愛你。 很可能他愛,只是沒把結婚當成「立刻該做的事」。 所以怎麼讓他把結婚當成立刻的重點呢? 你該做的:就是試著「提升他對這段關係的不確定性」。

這什麼意思呢?

男人畢竟不像女人對婚禮有所憧憬,結婚對男人而言大部分時候其實更像是一種「綁住女人的手段」。 唯有妳讓他覺得無法完全掌握時,他們才會非常想求婚;若你已經跟家裡擺設毫無分別時,他就不太會開口求婚了。

大人學講座12:人生難題的系統思考法:學會策略思考、讓你別再只是直球對決

離開學校後,人生的每個選擇其實都開始變得困難重重。 

直到這時候,大家才發現在此之前,我們其實從未被妥善訓練!

20多年的學校經歷,我們唯一接受的世界觀僅是全力以赴的去面對讀書與考試 - 從參考書與課本中記下標準答案,並在考試中模仿解題以取得高分。從小學開始到脫離高等教育的16年間,唯一在這升學遊戲中成功的出路就是獲取高分爭取排名,所以大部分的人,被扭曲著以為人生就是不斷地找到正確答案、背下來、並在考試中取得高分,以進入人生下一階段。

但離開社會後,事情不再有分數也沒了標準答案、更不是挑燈夜讀的直球對決可有辦法順利的 - 人際衝突、戀愛、工作、創立事業、立場差異、或商業分配,這些再也不是靠勤能補拙能順利的、也不再有排名與分數讓我們了解自身位置。 成功,自此開始有很多種不同的面貌、也有很多不同的可能性。 面對難題時,退後、繞道、拐個彎兒、等待時機、協商談判、人際關係、透過策略運用,有時候反而更輕鬆!

但很多人在離開學校後,當面對眼花撩亂的選擇時不免感到自己卡住了。尤其對於學校的讀書考試規則越擅長的人,在社會上越不容易適應。常常選了最困難的途徑、拚得頭破血流也不見成效;不然就是逃避挑戰,只做自己最擅長的事情(不斷升學、或不斷考證照);再不然就是膽怯的跟著大眾的主流道路走,並跟所有人競爭自己根本不擅長的東西。但這三者,其實都沒辦法讓我們人生更加自由,只是讓很多人越努力越碰撞、越覺得人生灰暗、越緊繃到無法動彈...

Joe,因為從小就不是功課好的學生、甚至在求學過程自國小開始就深覺不適應。所以很早他就理解,如果只是跟著大部分人走的道路,自己很可能毫無競爭力並終將一事無成。所以成長過程,一直就在思考並探索自己還有甚麼別的選擇?有沒有辦法避開人多的路線,而另闢蹊徑?到了今日,因為持續的謹慎與策略思考哲學,讓他避開了很多別人碰到的人生選擇陷阱,也確實走了一條稍不同於主流的路。這些年累積的經驗、碰撞、與修正,也終於有些可以分享的心得。 

怎麼才能有效安撫找你抱怨的朋友?

之前寫過一篇叫做【為何我們很難改變周圍那些愛抱怨的朋友】。 談到如果你的朋友「常態性」的來找你倒垃圾、而且都一直陷在同樣的問題中,那你其實很難真正的改變他。

但人家一臉苦樣的找了來,你完全不理會,朋友恐怕也不會高興,更可能會把不滿責難到自己身上。 明知道對方就是卡在負面情緒的循環中,講理說情也根本無法改變他們,那是否有甚麼好方法可以不惹來惱怒,又幫對方紓解情緒呢?

A103 履歷優化與個人品牌重塑

一場尋找個人價值的過程,打造專屬你的品牌文宣

長大,是一種從【慌亂】到【習慣】的過程

收到這麼一個問題:

「現在的我還只是個五專生,溝通能力,理解力差,個性內向,想講的話不知道怎麼表達,怕講錯話,說不出口,常造成報告上有很多問題。」

事實上,也常常有讀者來問類似的問題:

「覺得自己不擅長看別人臉色」

「覺得自己常搞不懂異性的想法」

「常常在面對不確定的狀況時,人就會很慌亂」

「上台就會很緊張」

老僑觀點:我該擔心廢物測試嗎?

最近不知道為何,被好幾人問到這問題。

其中最經典的是下面這一篇,尤其讓我驚呆了!

--------

Joe大師,你好!兄弟最近情路坎坷,遇到你的文章實感三生有幸,寫的太好了。我所有做過的傻事,在你文章裡都能找到。真是顛覆三觀,讓我看到了曙光。

有一點就是:女人經常測試男人,到底該怎麼辦啊(廢物測試),有什麼對應策略。看了好多泡妞文章,最近用了效果一點不好。

例:女友問:你喜歡我什麼?

我:先學小鴨叫兩下,才能和你說。

女:愛說不說。就不理我了。

我這是按照泡妞文章去說的,那個泡妞文章裡幾乎寫的案例女人都很順從。 但是現實經常遇到女人不順從。

NFC-Sim卡,能讓我少帶幾張卡嗎? 一個半月手機感應付費實驗心得談。

我這幾年一直努力想要讓錢包的內容減量。 所以好久以前就在注意NFC-Sim卡。 2014年左右,中華電信有做過一段時間小規模的用戶體驗,但當時我晚了一步沒申請到。 等到2015年底,聽說正式展開服務了。 網路爬了一些文沒發現甚麼問題,所以就在二月底跑去換了卡。

截至今天,大約有七週的使用經驗。 想寫個短文跟大家分享一下心得,以及這樣的功能到底能不能讓我們生活更有效率一些?

我們新廣播節目:【Thursday 週四大人學】

跟大家分享一下,我與Bryan將在2016年中旬開始多一個新的身分:廣播節目主持人。 從4/14開始,每週四的早上9點到10點,在環宇廣播電台(FM96.7)會開設一個叫做【Thursday 週四大人學】的節目。 這個節目初步的主軸將是【大人的小故事】。

但所謂【大人的小故事】到底是甚麼意思呢?

老僑觀點:男人最不該的,就是說「我老婆不瞭解我」

「我老婆不瞭解我」據說是很多已婚大叔的把妹用語。

我剛好奇試了一下,連用英文My wife doesn’t understand me當關鍵字都可以在Google找出3千2百多萬筆資料,可見這還真是全世界男人通用的手法。

只是我一直覺得,一個有擔當的男人似乎不該在任何情況下講出這句話。

尤其把妹時,更不該。

老僑觀點:一段感情走得久,不是因為付出多,而是因為執著少

小時候,戀情總容易失敗。

因為在那時候,我們近乎執著的渴求著要獲得對方的全部。 就算不能獲得全部,我們也希望最少得到他完整的心。

得到心的期待並不奇怪,但年少的我們,卻往往堅持雙邊的付出必須要對等。 是那種會細細地放在精密天平上量測的程度。

讓自己容易快樂的五個生活態度

舊的一年過去了、新年至今也開展了兩個月,不知道大家到目前為止過的如何呢? 

目前整個台灣社會充滿了抱怨與不平的心情,很多人在過去幾年中持續抱持著非常負面的情緒走到現在。 雖然很多人總覺得是因為大環境不好、政府施政不良、社會環境不公平,導致了整體幸福感的降低。 只是,我覺得一味把幸福寄託在政府與他人身上,似乎也太過被動了。 我們自己還是有些事情可以做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