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人學書摘】為何多數台灣學生那麼怕「沒考好」?讀MIT時,教授一句「真開心你沒拿到A」點醒我的事

【大人學書摘】為何多數台灣學生那麼怕「沒考好」?讀MIT時,教授一句「真開心你沒拿到A」點醒我的事

【為什麼我們選這篇文章給你?】

許多師長和父母常灌輸孩子一個觀念:考試一定考第一啊,否則就是輸在起跑點,未來無望了。在這樣的成長環境下,孩子肩上不自覺就背負著「考高分」的重擔。這在許多模範生身上尤其常發生,對他們來說:沒有考到滿分或第一名,人生就彷彿完全失敗了。這也就是為什麼,近年來名校屢傳學生輕生的憾事。

而這樣的心態,也很容易延續到出社會後,許多人因為這樣的心態,所以終其一生極度害怕踏出舒適圈、挑戰新領域,為保持「完美」,錯失了開拓眼界、甚至更上一層樓的可能性。

在成為一個成熟大人的過程中,這些恐懼或多或少都將造成侷限。

台灣大學工商管理學系特聘教授郭瑞祥在新書《勇敢做唯一的自己》中,就針對這個台灣學生常見的問題提出他的看法。他在教書過程中碰上許多被「分數」困住的學生,甚至,一路從建中、台大念到麻省理工學院的他,也曾經深陷這個困擾中。明明一堂課拿B也無所謂,他卻堅持退選,只為爭取科科都要拿下A。

對於多數人都有的「分數迷思」,他如何看待?而比起分數,是否有其他東西是更值得我們追求的?以下,《大人學》摘錄了郭老師在書中的分享,帶你看看這位「頂尖學府的學霸老師」在求學與教書的過程中,看見了什麼,又如何逐步改變他的想法。


「老師,您可以幫我寫推薦信嗎? 這是我過去七個學期的成績單。」最近一位大四女同學來看我,希望我能為她撰寫申請研究所的推薦信。

看了她的成績,我嚇一跳,從大一到大四的過去七個學期,她每學期都是書卷獎得主!在臥虎藏龍、會念書的學生比比皆是的台大校園,這並不容易,可見她多麼用功!

但我一開口,卻是潑了她一頭冷水,「同學,妳能不能不要繼續拿第一名?」「為什麼? 追求好成績有什麼不對嗎? 要申請國外的好學校念碩士、博士,難道不應該有好成績嗎?」面對她不解的神情,我請她在研究室坐下來,「讓我花一點時間,說個故事給妳聽好嗎?」

說實話,在台大教學18年,我最擔心的學生,不是成績吊車尾的同學,反而恰恰相反,竟是每一科都拿第一名的傳統好學生,最讓我放心不下⋯⋯。這個故事,就從多年前一個很認真、也常拿書卷獎的台大學生說起。

曾經,有一個高中念建中、大學讀台大,在別人眼中考起試來一帆風順的台灣年輕人,在長期努力不懈下,終於如願以償來到美國麻省理工學院,攻讀碩士與博士。當時,在他心中,「成功」的人生像是一條有軌跡可尋的直線,從麻省理工以漂亮成績畢業,等於拿到「成功」的第一個入門磚。

他告訴自己:「我來美國可是來讀書不是來玩的,好好拚功課吧!」這個台灣學子,從小念理工科,愛運動,愛念書,但對於美國的流行文化、同學間多采多姿的社交生活,格格不入、甚至手足無措。於是他一心向學,果然,念碩士的兩年與博士第一年,每一個科目都拿下漂亮的A!

在麻省理工,A就是最高的分數了,科科都拿A,真是不容易的好成績。他內心不免小小驕傲,頗以自己為榮,也一直以為,自己的指導教授,一定也為他高興,畢竟置身於一群天才學生中,他的好成績堪稱「第一名」呢。

全A成績,終於碰到大鐵板了。有一門陌生卻又必修的重要課程,他上了幾個月後,內心有數,成績大概不會太理想,雖然及格絕對沒問題,但A恐怕拿不到了。這個「好學生」乾脆壯士斷腕,期末考前,毅然退選這門課,避免成績單出現B的「恐怖」危機。

很多美國同學不理解,老師更覺得奇怪,學分費交了,也認真上了幾個月,為什麼他要退選?只為了避免成績單不好看?這個理由對美國人來說,太不可思議了! 來年,他再度挑戰這門必修課,一路穩紮穩打,加倍用心,但期末成績出爐後,他,竟拿到了第一個不是A的成績!之前的退選,無異於一場時間與金錢的徒勞無功。

沮喪的他,有點難為情地去見了美國指導教授,甚至,帶著歉意去的。然而,指導教授卻十分開心的恭喜他!恭喜他沒拿到A!教授語重心長的說:「我真是太替你開心了!你從今日起,再也不必為拿A、拿高分而念書,你總算可以放膽,去做更重要、更有價值的事情了!」

那,什麼才是更重要更有價值的事?教授笑著回答:「去犯錯與創新吧!藉著課本教你的基礎,然後去有計畫地犯錯、嘗試創新。這才是有價值的!

台灣小子如當頭棒喝般醒悟:什麼才是追求知識的本質?站在前人的肩膀上,不斷尋求突破,繼續為下一代累積新知,以創新動能造福人類社會,才是知識的本質。好吃的蛋糕是本質;而好成績,只是裝飾的美麗奶油花朵罷了。


「怕輸」心態造成保守的選擇

我,就是那上面故事裡的主角、曾經認錯方向的台灣小子。

當我被MIT指導教授,點出求學觀念上的根本錯誤後,其實是非常受用的。在此之前,我把所有的精神力氣、大概有九成,都放在完成作業、求取高分,而只拿一分的餘力,用以做研究。

但後來,我大幅度更改比例,變成了兩成力氣做功課,八成心思做新研究。以前,一拿到作業,就認真埋頭苦寫,確保盡善盡美以得好成績,後來卻變成了要交作業的前一天,才開始熬夜趕報告。

這並不是說我偷懶,而是我發覺,做新的研究才是更大的挑戰,收穫更多,所以我選擇先做研究。研究的過程,其實是一個無底洞,回報會比較慢,不像考試成績馬上就出來,但這才是真正的學習過程,而且雖然回報慢,收穫卻是札札實實、屬於自己的,不是考完試就一半還給老師的表面好成績。可以說:那個當下椎心刺骨的B,釋放我長久以來讀書是為了追求漂亮成績的功利迷思,轉向真正的學習本質。

觀念一改變,學習反而突飛猛進。大多數人要念六年方能結束的博士班,我四年就畢業了;因為我把時間與精神,花在對的地方、並做出了新的研究成果,最終得到了教授的肯定,畢業論文順利通過。


「怕輸」文化造成保守的心態

回到台灣教書後,這些年來,我對當時的心情又有一層新的體悟。當年我對科科A的追求,除了從小相信認真念書就是為了追求好成績的迷思,背後,更深的原因是「怕輸」。怕輸、怕沒面子的心理框架,一直到現在,仍然在很多個體、甚至很多企業發展上看到,形成一種保守的文化,妨礙創新的嘗試。

台大管理學院每年都送很多學生到國外著名大學做交換學生。最近一個同學從北歐的大學交換半年回來,與我分享心得。

她的班上有一半是當地學生,另一半是來自義大利、法國、德國、韓國、印度等全球各地的交換學生,有很多分組討論和報告要做。她發現,台灣去的學生,理論學得很紮實,程度一點也不輸外國學生,但自信心明顯比較不足,即使有自己獨特的看法與觀點,但不那麼能夠系統化組織與勇於提出思辯討論。相較之下,「歐洲的年輕學生可能理論基礎比不上我們,但他們不害怕,很敢說出口,討論激盪,發現真的有興趣的地方,再去深入鑽研,很有創意和想像力。」

她的心得我完全瞭解。因為怕輸怕被別人笑的心理,出現在許多層面上,例如阻礙學習新語言(不敢開口怕被笑)、討論課上沉默者占多數,發言的永遠那幾個,但下了課大家卻七嘴八舌意見多多。

這樣的案例在企業發展中也是層出不窮。如果企業躲在舒適區中,無法打破自己過去的勝利方程式,當時不我予,很容易就被時代的巨輪給吞滅。例如柯達(Kodak)公司,主宰軟片市場將近一百餘年,在1980年代末期達到頂峰。面對數位技術的興起,柯達並不是沒有注意到,甚至在數位技術上很早就投入了相當多資源,但為何仍然由盛而衰,在2011年十月宣布破產呢? 仔細分析,柯達失敗來自於兩種「慣性」:

認知慣性:柯達的高層多為學化學出身,同質性太高,在審視產業情勢及制定策略時,陷入以往慣常的思維方式。因為「刮鬍刀/刀片」的「框架鎖定」,也就是刮鬍刀(相機)很便宜,但刀片耗材(軟片)才是利潤的主要來源。這樣的盲點導致在新產品發展中,柯達「看不懂」新的市場規則,也「看不起」低利潤的數位產品,導致後來在數位產品的競爭中節節敗退。例如,柯達第一個上市的數位產品,居然是相片光碟。顧客需將整捲底片,送至軟片沖洗店沖洗。唯一的改變,只是將影像儲存在碟片中。更可笑的是,顧客必須額外花20美元,購買這張光碟片。

行動慣性:在柯達引進外界來的執行長之後,認知慣性的因素雖然排除,但是公司中階主管的反彈,以及心態過於保守的文化因素,造成了行動慣性。過去產業特質讓柯達盡量避免風險性或創新性的做法,現在員工深恐新的科技會讓自己工作不保,既然「看不開」就會抵制,造成轉型上極大的阻力。

認知慣性讓我們只習慣於過去的勝利方法,而忽視了創新能力的培養。行動慣性讓我們不敢犯錯與怕輸,一味的躲在舒適區中打轉。對比我年輕時全部力氣放在追求「全A」,一樣是只想留在最確信的成功方程式,忽略環境變了,麻省理工定義的「好學生」和台灣的完全不一樣。

我曾經反省,為何必須到了美國求學、從別人的文化反射出來,才看清自己的迷思? 為什麼在台灣時,從來沒有發現過、從來沒有反省過?

答案很簡單。在台灣現有的升學制度下,包含高中基測、大學學測,我們的遊戲規則就是,誰會考試,誰就是贏家!30年前,我念書時如此,現在亦然。

或許,大學前的遊戲規則,真是如此,但是,我們的人生,從考完大學起,就再也不是科科得A者保證勝利了。

不論人生或企業,唯有能認清環境變化,敢於跨出舒適區,追求本質的創新,才能永保成長動能。從此刻起,掙脫只求第一的魔咒,擺脫怕輸的包袱,大步往前走吧!

本文選自天下文化《勇敢做唯一的自己:台大教授郭瑞祥的人生管理學》

本站所有文章未經事先書面授權,請勿任意利用、引用、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