組織中的「不得不為」,其實是一種向下沉淪的徵兆

組織中的「不得不為」,其實是一種向下沉淪的徵兆

我之前貼了幾篇關於組織選案、專案治理、或是成案態度的文章 (如 篩選成案與Project Governance (上) 五大選案錯誤問題勝利者崩解利害關係人管理 只是在一起還不夠… 等)。 不過,我注意到FaceBook上有讀者轉貼這些文章時,他們的朋友會跳出來做這樣的回應:「XX產業哪家可以自由選案的?」或是「接案的公司怎麼可能挑選好案子做?」或是「過度壓榨本來就是老闆的心態」或是「這太理想主義了啦」等。

我連續看到了好幾篇這樣的反應,有感而發想談談這些「怎麼可能」的批判。

不過我也要先說,我並不是打算反駁大家。 我其實是相信在某些人處的環境中,真的就有這種「怎麼可能」的狀況。 比方說公司大老闆自己答應下來的案子,所以非做不可。 或公司依賴某個客戶到輸不起案子的地步,無論客戶給的條件多差都得接。 甚至可能公司現金周轉嚴峻到必須以案養案,就算明知道案子最後會賠錢,也得先拿到頭期款度過難關再說。 或是有些公司某段時間實在接不到案子,就算很爛的案子也得接 – 因為不接案子人員空轉要燒錢,能接個不賺錢的案子少賠一些是一些。 總之,每個組織都可能有其「不得不為」的考量。

所以確實,這些「不得不為」是存在的。

但不得不為其實是徵兆…

我想提醒的是:這些「怎麼可能」的牢騷並不該發了就算了。 它其實是一個重要的「徵兆」。 表示目前組織恐怕有比「專案管理」更大的問題在其中。 所以除了發出「怎麼可能」的嘲笑外,或許更該在心裡好好盤算一番。

盤算甚麼呢?

你該好好看清楚,這些比專案管理更大的問題到底是甚麼,以及公司中有沒有解決方案? 因為當組織有很多「不得不為」的無奈時,通常也表示所處的環境恐怕正在一個「下降趨勢」中。 下降的有可能不是很快,所以沒有很明顯的危險氛圍出來。 但確實你以及你的組織正面臨【選擇慢慢減少】的困境。 比方說,公司長期依賴某個大客戶,但客戶越來越刁、要求越來越多,可是公司卻不敢調漲價錢更不敢拒絕不接。 這就表示公司過度依賴單一客戶,以至於談判的籌碼與優勢正在慢慢失去。

當然,我並不是說公司不該虧錢接些指標性的大客戶,但案源必須平均。有做Reference的案子,但也該有些其他賺錢的案子存在,這樣才能降低經營風險。 如果公司的Project Portfolio一打開,八九成都是單一客戶,且每個案子都是資源Loading極高、價錢極壞、甚至還虧錢。 那長期而言,當然會越來越「沒有選擇」。

再比方說,某些產業中普遍接案價錢逐年越低,只要有人丟案子乙方人人殺紅眼來搶。 這可能是因為進入者過多,以至於市場已然飽和。 這時或許應該要思考,這Business Model是否已經無利可圖? 如果已然飽和,那你的組織若還要在其中獲利,是否還有甚麼比別人優勢之處? (畢竟很可能就是因為沒有優勢,才變成只能跟人打價格戰,或爛案子不能拒絕都得承接的處境。) 如果都沒有,那下一步大家打算何去何從? 如果一直找不到新優勢,狀況會不會變的更差呢?

再一個例子。 若所處產業開發的前期很長、很辛苦、風險很高,可是開發出來商品立即回報卻不高(比方說前幾年做電子書的)。 這可能表示這整個產業的Business Model根本有問題(比方說產品根本只是媒體炒作的話題),或是這Business Model要成功,前期要投資的成本極高(時間+錢+人員培育)。 那你可能也得考慮看看你的老闆有沒有足夠的資源撐到柳暗花明的那一天。

總之,當處在這種情境時,狀態恐怕都很複雜,也很難有個單一的解決方案。 但重點是,當你覺得Joe你們好樂觀,現實環境根本是個屎坑」,或許是時候你好好想想到底是我與Bryan太過理想主義? 還是其實你的組織(或產業)已然處在一個卡住(或接近卡住)的狀態?

我自己的經驗是,當你覺得自己好似選擇很少時,其實通常都是因為處在一個「下降趨勢」中,開始覺得自己動彈不得。 這時候若只是一味抱怨、甚至閉起眼睛自我安慰(想說忍一下,過陣子就會好了),那狀況通常將繼續下滑。 最終有一天狀況差到你非抬頭不可,可是那時候搞不好再也沒有機會改善了。

所以,在真正卡住前,人人都該做些掙扎。

但該掙扎甚麼呢?

你該嘗試做些改變。 如果你是高層,從經營面你該嘗試調整管理機制、改變團隊成員、調整分工。若從經營面,則該思考如進行組織轉型、產業轉型、或是改變Business Model。 只要你願意做些甚麼,都有可能撼動卡住的狀態。

就算你不在能影響決策的位置,最少也可以評估一下大局的狀況。 比方說是否組織中已經有具備遠見的人在默默做些甚麼事情? 如果有,你是否有機會加入那樣的團隊中? 如果沒有,那最少你也可以考慮自己是否該棄船逃命。 畢竟在徵兆浮現的初期,你還有可能順利且優雅的下船。 無論是換去一個制度更健全的地方,甚至逃去一個機會更大的公司或是產業,都是你個人在面對「下降趨勢」時,可以最低限度為自己佈局的。

最不該做的,是閉著眼睛、是憤世嫉俗、是坐以待斃。

因為如果甚麼都不做,只是等待、只是觀望,同時卻抱怨別人的提醒是「不可能」或是「不實際」,那其實是沒有盡到「對自己的責任」。 因為毫不動作下,最後你必然跟著大環境沉淪到底,而那時很可能將沒有轉圜的空間了。

若有轉貼需求,請來信討論。 轉貼時禁止修改內容及標題、須保持所有連結、禁止商業使用,並且必須註明原文標題、連結、及作者訊息。

15 則讀友回應

  1. jj 2012-02-18 14:31:36 第 15 則

    跳槽也是有風險的, 不夠黑心就會像我一樣開價不夠高, 結果絕對值是正數, 相對值是負數, 還犠牲了工作時間及行動的自由>"<。(說的好像在坐監哦^^)

  2. summer 2012-02-16 12:43:19 第 14 則

    關鍵在心態,有認真上進的七八年級,也有不求長進的五六年級

    • Joe Chang 2012-02-18 11:58:48

      是,每個人的價值觀差異很大。
      昨天還跟一個朋友吃飯
      他本來一年前聚會時說要跳槽到另一間公司
      結果昨天一問,發現沒動。
      我就感覺奇怪,想說另一間薪水不是更高? 上次見面還講得很高興。
      他說:可是待在前一間公司不用做甚麼事情就白領薪水
      新公司很可能很忙,多領一些未必划算...

      所以我才知道。 喔,原來也是有人是以投入比狀態在計算的
      寧願總額低,可是投入:收入要趨近於零..... XD

  3. jj 2012-02-16 11:54:01 第 13 則

    這樣說好像對七年級生不公平, 因為不少非七年級生也有同樣毛病XDDD

  4. jj 2012-02-16 08:20:26 第 12 則

    速食文化的確令人頭大, 跟著網路一起長大的七年級生, 常以為什麼是都像google搜尋一按就有答案, 不會自己找解答, 常是一踫到問題就直接問人要答案, 連可以用google找的答案也要問人。就算告訴他們做事的方法, 也常轉身即忘, 如果不教, 又會說他們學不到東西。
    跟他們說做好文件也是一種必要技能, 七年級生會皮皮地說"美工"他們不行啦~~, 有時會很想K人。
    做開明的主管, 怕他們太混; 做嚴厲的主管, 又怕他們抗壓性太低。

    • Joe Chang 2012-02-18 11:56:05

      這段陳述讓我得到兩個結論。
      1. 如果一個小朋友很混,大概也不用擔心社會會教訓自己。 因為企業怕太嚴厲會嚇走大家。 (難怪現在小朋友混的程度變本加厲)
      2. 可是如果小朋友想出頭,比其他同輩稍微多會一兩樣技能(如能好好寫份文件),很可能就有天差地遠的差異。

      結論 : 這時代比我們那時代好出頭多了? :P

  5. CC 2012-02-14 22:35:53 第 11 則

    人在江湖,身不由己
    走出江湖,祝你幸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