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謂局這件事

所謂局這件事

我們很多文章都有提到「局」這個概念。 不過最近發現,很多讀者似乎不很確定我們所謂的「局」是甚麼,也因此不能領略「因應局的策略」是甚麼意思。 所以接下來想花些時間解釋一下這個幾乎構築我們「思維根基」(笑)的東西。

以我自己的定義而言:多人透過競爭或合作進行分配*的過程**,都是一場局。

 

*註:這裡「分配」泛指各類資源 - 包含錢、實體的物品、時間、甚至可以單指某種價值。
**註二 : 「過程」則可能是談判、是選舉、是對抗、是戰爭、是試探、是團隊合作等。

簡單的模型,是一對一的狀況。 比方說你跟弟弟討論晚上六點要看哪台的卡通。 這裡分配的是電視以及時間。 複雜一些的,則可能是一對多的狀態。 比方說你跟兩個RD工程師協調專案工作如何分配。 這裡分配的則可能是時間、工作內容、獎勵金的大餅、以及公平的感受等。

再複雜一些的局,則可能是「單一議題卻包含好幾場局」的模型。 比方說,你想選總統,跟另一個人對抗,一對一對抗看似是兩人局;但要贏,你也得想辦法取悅選民。 取悅選民可是一場多人局。 但這兩個局卻並非獨立存在,彼此其實是相互牽制。 選民有可能單就你取悅他們的方式做選擇,也可能因為你與另一個候選人的差異做選擇。 這是同時在一個議題上面對複數局的狀況。

此外,同一個議題還可能包含不同時間尺度的局 -「短局又在長局之中」。 簡單的例子是你靠欺騙在某案子上佔了客戶便宜。 可是客戶在日後跟你的長期合作上,則會因此採取不同的策略(比方說再也不跟你做生意)。 你在短局中雖然佔了便宜,但長局上卻慢慢把自己擺到一個不利的位置。

總而言之,我們的人生,隨時隨地都有大小不同的局。 不單單是在商業環境或政治環境中、甚至每日的生活選擇、職涯規劃、工作順利、跟誰往來、或是愛情順利與否,都跟局的判斷與掌控能力有很大的關聯。 這也是為何我們倆這麼重視「局」這概念,也不斷的以這個為中心,談各式各樣的議題。

局這問題之所以複雜,在於其中的參與者都是人。 他們會根據自己的利益做出特定的選擇,但這些選擇並沒有標準答案。 因為參與者在過程中會揣摩別人的想法,並不斷修正自己的選擇以祈求能符合自身利益。 簡單的講就是:「我猜你會這樣,所以我趕快那樣反應。」 也因為在局中的每個人都會做類似的考量,所以就算只有兩個人的局,選擇的排列組合也足以讓一般人眼花撩亂。

但對局有概念的人,卻能從「全貌的角度」思考問題,而不會從「我自己」的單一眼光在看世界。 如此將有機會猜到局的後續演變,而能在事情發生前就某種程度的防患於未然。 但不懂這概念的人,終日憂心忡忡的只看著眼前,鼠目寸光的進行一些看似短線有利、但長期危害大局的舉動。 最終自然難有甚麼好結果。

所以如果我們要提升自己在整體生活的決策能力,我們就該學會怎麼從全貌來思考一場局。 這意思是說,雖然人的競合看似錯綜複雜,但在很多時候,「局的結果」其實是可以被預估的。 大部分的局都有一條我在為何會拿好人卡(四) 共謀、涉入度、阻力最小的路那篇文章中提到所謂「阻力最小的路」。

結果可預測!? 這樣的陳述對很多人而言似乎很玄。

但其實預測並沒這麼複雜。 面對一場局時,絕大部分的參與者都會盡量「追求自身利益的最大化」。 老闆想賣高價、消費者想便宜又大碗;甲方希望需求能一直加但價錢不變、乙方希望隨便也能驗收過;主管希望員工乖巧聽話又便宜、而員工希望錢多事少離家近;被愛的希望不管自己怎麼壞但愛人死也不變心、愛人的則希望對方能積極熱情的回應自己的犧牲。 大體所謂追求自身利益最大化,就是這類事。

當然,實際上未必參與者都自私,未必人人都只考慮自己。 但我們先不期待他人的良善,一律考慮最壞狀況,我們就能預先設想這局能壞到甚麼程度。 阻力最小的路,其實就是一個局最壞、但也最可能的結果。

事實上,每個局都會有這麼一個「自然狀態下阻力最小的結果」。 如果能看出來,你也能提早思考自己該怎麼面對這種結果。 有可能結果剛好是你要的,那以逸待勞,很棒。 有可能這結果不是你要的,那就得預先想辦法去改變或影響局的規則,如改變自己的出牌法,或是影響其他人。 就算都沒任何可進行的事情,那最少可以提早認清最糟的可能性。 過程我們雖然還是盡人事,但後續就能坦然的聽天命。 就算結果一樣很慘,但最少不會在情緒上大受衝擊。

可惜,大部分人不是如此。 他們進入一個局之前其實毫無所知,常常把所有的籌碼押在一個明顯不利的位置,更常常錯失最好的停損機會。 也因為看不懂局的變動,當事情自然走到阻力最小的路上時,卻只是忿忿不平、怨天怨地怨別人的哭訴一場。 但這些失敗若沒能讓當事人學會教訓,下一次就算有機會重來,還會在同樣的地方栽跟斗。 這實在可惜至極。 所以我們之所以寫各式各樣的文章,背後都是希望大家能以「局」為策略出發點。

專案環境涉及的人很多,所以有些時候一般人不容易立刻看出整個局的全貌,這也是為何我同時也寫很多愛情的文章。 這些文章,並不是想教大家成為情聖或是把妹,而是希望透過更生活化的議題來談論「局」。

愛情是一個最簡單局的模型 - 兩個人,處在一個競合的位置中,分配關注力、時間資源、關愛、金錢、涉入度、親情關係、以及身體的支配權。 如何競合,如何看出對方的目標,如何巧妙的出牌,如何看出壓力最小的路,如何因應做出策略,這種種其實都是很好的訓練機會。 如果兩人的局都看不懂這些,又如何能期待自己在更複雜的環境中看懂狀況呢?

不過很可惜,大部分的讀者似乎一直沒能領會我想講的東西。 很多讀者只是鑽牛角尖的問些很細節的議題(怎麼逆轉、如何挽回之類)。 但那些問題我往往不想過度深談,因為學會局,比你能否挽回一段已經搞壞的關係來的重要得多。 有些失去的東西是根本挽回不了的,化學變化後很難還原了。 與其花時間沉溺在過去,還不如把這段時間拿來開拓未來更有用。(另一個原因是太細的變動需要更多資訊才能研判,大部分提問的人只是丟個籠統的問題,我也不敢亂答)

有興趣的人可以找些「賽局理論」的資料自己研究。 因為你若能懂這概念,我們寫的很多東西你會慢慢看懂。 比方說我們要你不要梭哈、要選擇後悔也不會後悔的路、人多的地方不要去、策略出牌法、順勢而為、停損、以及效用的概念。 甚至我們在管理議題上常提的遊戲規則設計、KPI與獎懲機制、組織文化、組織架構的設計、抓大放小、20/80法則、籌碼累積、看清全貌、世界上沒有聖杯、或交換與平衡,其實背後起點都是局的概念。

至於覺得賽局理論這議題自修太難的,有空有想到我們也會稍微針對這議題來寫些簡單的東西,希望能多些人理解這概念。

相信我,學這東西真的比學甚麼片段的技巧來的更有用啦,希望大家日後讀文章時不要本末倒置了才好~

若有轉貼需求,請來信討論。 轉貼時禁止修改內容及標題、須保持所有連結、禁止商業使用,並且必須註明原文標題、連結、及作者訊息。

28 則讀友回應

  1. Yih 2016-07-01 11:17:52 第 28 則

    其實關於文中提到,大部分的讀者不能領會

    我一直在思考,這似乎是一個無法改變的事實嗎?

    就是,這種思維差異或是人格特質,能不能透過外力(教育,環境...) 去改變?

  2. jujahau 2012-05-17 13:37:30 第 27 則

    期待J大的新作。

  3. Kevin 2012-05-13 17:14:13 第 26 則

    看了這篇文章之後
    這幾天常常在想局這個概念
    首先我覺得很有幫助的一點是,用局的角度來看
    會比較輕鬆跟客觀一點,不會動不動就逼死自己

    不過既然它是一個很重要的觀念
    是不是能有某種工具跟流程可以來"重建現場"
    以便拿來檢視各種條件呢?
    就像專案管理需要以PMP的方式來分析
    局是不是也有類似的方法來分析?

    這麼重要的東西只依賴累積的經驗跟知識來"設局"
    不也是一種土法煉鋼嗎?

    • Joe Chang 2012-05-17 12:06:55

      有 賽局理論有些基本的技術與呈現手法
      接下來我也會稍微寫一兩篇跟大家介紹 :)

  4. taylor shieh 2012-04-30 14:09:07 第 25 則

    道從首,從走..
    何為首, 如為走 ..

    只可意,不可傳

  5. bomb 2012-04-30 11:21:16 第 24 則

    道德經算是老子被守門人凹出來的,第ㄧ句"道可道 非常道",想要把道德用文字或話語表達,越是會背離道德本意,所以道德經後面的五千言僅供參考 XD

    老子也說過無為而至,當你掌握事件的發展趨勢後,不作為才是上策。
    很多時候,人就是閒不下來,總覺得要多做些什麼,卻讓這些多做多講的事,改變本來期望的結果。

    • Joe Chang 2012-04-30 12:07:25

      無為而治應更趨近於中庸之道之意
      領導人不刻意支持某種道德與意志,就不會讓人極端
      不選美不談美,美醜就不重要
      不選才不尊智,智愚也就不重要

      畢竟他渴望的,是天下大同人人平等自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