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文章

誰奪走了你我的幸福感?

前幾天去體檢。 其中有一項檢查是無痛胃鏡。 我胃鏡以前是檢查過,但無痛的還是第一次嘗試,所以對於到底是怎麼個無痛法其實毫無概念。 躺在病床上時,都還在想說等等要如何對抗那胃鏡的管子。 沒想到當醫生把手臂上的麻醉針筒注射完畢後,我就失去意識了。 等我再有意識時,已經是從恢復室的床上醒過來時。 胃鏡的過程居然一點感覺也沒有。 雖然整個過程毫無痛苦,但老實說,這還真讓人有點悵然若失。 悵然若失?

組織中的「不得不為」,其實是一種向下沉淪的徵兆

我之前貼了幾篇關於組織選案、專案治理、或是成案態度的文章。 不過,我注意到FaceBook上有讀者轉貼這些文章時,他們的朋友會跳出來做這樣的回應:「XX產業哪家可以自由選案的?」或是「接案的公司怎麼可能挑選好案子做?」或是「過度壓榨本來就是老闆的心態」或是「這太理想主義了啦」等。我連續看到了好幾篇這樣的反應,有感而發想談談這些「怎麼可能」的批判。

大腦模式的切換

前幾年有本很紅的書叫做「正義:一場思辨之旅」,作者哈佛大學的桑德爾教授透過提問與對話的方式,探討了道德、倫理、與理性思維的種種面向,相信版上有不少朋友們讀過。整本書的思考由一個知名的「電車問題」展開了序幕:

為何會拿好人卡(二) 安全感是甚麼?

你自問自己是個眾人眼裡的好男人 - 不抽菸、不喝酒、不賭博、不上酒店、生活單純、且作息正常。 平時有穩定的工作,白天上班、晚上下班就準時回家。 收入或許不高、但也算過得去。 薪水因平時不亂花,每月大多存起來。 唯一的興趣可能是玩玩單眼、(or)買電腦設備、(or)看看漫畫、(or)打打遊戲機、(or)騎騎單車、(or)研究電腦、(or)上網、(or)逛資訊展這類。 換言之,除了偶爾花錢在嗜好上,並沒甚麼太多花費。 不講究吃,也不講究穿,衣服鞋子覺得可保暖就好,理髮或外在打扮更不覺得重要。 此外,你自覺「專情」、「認真」、及「正直」這幾個形容詞,恐怕

「念頭」可以扭轉一切

我常在想,我們今天的世界觀、價值觀到底有多少來自我們自己的思考?又有多少是來自社會、文化、媒體強行「植入」我們腦中的「意念」?多數人都宣稱自己有獨立思考的能力,卻有更多人期待別人可以給我們答案,告訴我該怎麼做。這問題很難,我沒有答案,我只是直覺感到,一些對現況不滿,被負面思想所苦的人,該抱怨的或許不是大環境,因為一個人眼中的世界原本就是自我意念的投射罷了!

新年計畫的保存期限

今天是大年初三,大家這個年過得開心嗎?記得小時候爸媽或是老師都要我們定個「新年新計畫」,長大後還有多少人有這個習慣呢?老外把新年新計畫叫做New Year Resolution,直接翻譯就叫做「新年決心」,最常見的項目像是減重、改善財務、戒煙、學習新技能之類的。根據統計,有50%的美國人每年都會訂出新年的新目標(還挺高的),但其中1/3的人在一個月內就會放棄,而僅有不到20%的人會把這目標貫徹到隔年。也就是說,所謂新年新計畫的「保存期限」,多半只到二月一號而已!

屬於個人的杜邦方程式

在投資領域裡有條知名的公式叫做杜邦方程式(DuPont Equation),最早是由美國杜邦化學公司發展出來用以分析企業或投資專案的獲利能力(Return on Equity, ROE),這方程式大概長這樣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