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理性的思考未來?

如何理性的思考未來?

上週五在我們誠品簽書會的結束時,有個讀者趨前問我了一個問題。 這問題跟我們常常談到的「風險控制」有關。 我覺得很值得重新闡述一遍,所以把記憶中的對話還原,並分享給版上的讀者。

他問說:「兩位剛剛講了很多內容是跟創業有關。 可是若我未來沒有打算創業,但我又很認同你們提到你們對未來局勢的觀點,有沒有甚麼合適我一個上班族的策略?」

我說:『喔,我們提到的三個職能,本來就是無論你打算創業、或是打算待在大公司中,都該自我強化的部分。 唯一的問題,只是接下來大公司中任一職位的保障度可能越來越低。 所以必須增加自我競爭力,讓自己被.別.人.需.要。 而這概念並不需要自己創業。 關鍵在於,你可以回去看看自己在這三個職能中有甚麼擅長之處,優先去強化那一塊。 你今天回家立刻可以做的,是在目前的工作上往前往後的去了解整個工作流程,試著慢慢取得掌握全局的知識。』

我停了停問他:『所以你是做甚麼工作的?』

他回答我說他是在一個中型的貨運公司擔任會計,只是因為公司分工還滿細的,他只有機會接觸自己手上的一塊。

我就又跟他講了一遍「工匠」職能的概念。 畢竟會計也是有機會成為一個獨當一面的工匠的。 然後我問他有沒有部門內輪調的可能? 他說公司沒有這樣的機制,他要接觸更廣的業務,似乎是很困難..

我再問:『那你現在做的事情,是處理公司某個完整流程。 比方說跑國稅局、準備財報、報稅... 總之,是不是甚麼去了別的公司也適用的事情? 還是只是處理公司中某種特定傳票、蓋印章、準備某個表單,是公司大流程的某一小工作? 萬一哪天公司變動不需要你了,或是公司倒掉了,別的公司也做一樣的事情嗎? 它們會需要你的技能嗎?』

他說是後者,只是處理公司特定流程中的一個步驟。 而且這工作非常小,又非常針對這公司的業務所設計,所有別的公司應該不是這樣做事情的。

我就問他,難道沒有考慮轉去其他公司?

他露出猶豫的表情....

我話鋒一轉又問他:「那我再問你… 想想你目前的主管,十年後若你升遷到他那位置,他現在做的事情是你想做的嗎?」

他馬上回答:「我們公司很扁平。 我的上面就是部門經理,然後就是大老闆了。 公司上層流動很慢,都是幾十年的老人了,十年內我是絕對不太可能升上去的。」

我說:『喔? 那二十年吧! 二十年、或是三十年後,假設你願意待的久,或許有一天你會升上去。 只是,你會想變成他那樣嗎? 你會羨慕他現在的工作嗎? 你若得到他的位置,你會覺得滿足與快樂嗎?』

他想了想,搖搖頭對我說:「不會,那不是個會讓他覺得快樂的位置…」

我繼續追問:『你看起來還很年輕,似乎才二十五六歲? 所以最起碼,還有機會要工作四十年。 你覺得你們公司能維持現況四十年不變嗎?』

他又搖搖頭,說對此沒把握。

我說:『那你其實該小心了! 用金融投資來比喻,你現在可是陷在一個風險無限,但是獲.利.有.限的投資部位上。』

我繼續說:『你想想看,你持續安分守己的待在這裡,把你的時間投資在這職位上,將來最好的報酬已經看得到,就是得到你現在主管的位置。 可是那工作內容你既不喜歡,薪水似乎也沒高到會讓你嘴角上揚。 所以最好的結果完全不吸引人。

可是相反的,如果未來40年中有任何時間經濟大勢不好、公司經營不善、老闆打算把公司賣掉、老闆打算搬去別的地方、業務萎縮等等等的理由,都將會讓你失去一切。

而且一旦這樣的事情發生,這對你而言可說是毀滅性的!

因為你只是這間公司特殊規格的螺絲釘,出去別的地方還根本用不上。 累積十幾年的經驗,對別的公司而言跟毫無經驗的新人完全沒有不同。

所以很顯然你不該繼續下去。 要嘛~就是換去一個能接觸更多事項的部門,不然就該想想是否要換個地方。 總而言之,我鼓勵你該現在為你自己好好思索一下,要做什麼變動趁早做。 不然安逸越久你會越不想動,也越不敢動,就只能每天禱告公司不會倒、公司不會拋下我。

而我跟Bryan常常講,工作跟戀愛是很類似的。 當一方完全依賴另一方時,這關係就岌岌可危,而且很容易被拋下。 唯有雙方都是合意在一起時,彼此能力互補,這關係才能健康的長久下去。』

--
以上是我們兩人大概的對話

我在這篇文章中,特別想多強調一下關於「風險思考」這概念。 這是我自己在面對人生重大決策,常用的一個方法。 簡單的講,就是要去思考每個選項在「日後的風險與收益是否成比例」。

像很多人常常在不同場合會找我們詢問:「Joe,你覺得我去做某某事好不好」?

我畢竟沒辦法未卜先知,他們個人的細微狀況也不清楚,所以很難直接給好或不好的解答。 只能建議對方「理性的」重新分析一下。 為何強調「理性的」這三個字呢? 實在是太多人「過度放大收益」。 甚至對這收益放入太多的「想像」與「期待」。 然而,對於將來可能要承擔的風險又想的太少。

以這位年輕朋友的狀況而言,繼續待在這間公司的未來今天已經可以很明確的看到了。 咬牙堅持奮鬥二十年,最好的結果是變成一個他其實沒有很羨慕的主管(因為是家族企業,他不太有機會變成合夥人或老闆)。 但壞的結果卻可能有一百種,而且每種都很慘。

大部分人在這樣狀況下還遲疑不動的原因,在於常會自我安慰:「事情應該會慢慢不同的吧。 反正現在工作還沒什麼問題,我就再看看好了。 萬一狀況真的不好,我再來想辦法應該還來得及」。

但這就跟散戶買股票一樣。 明明股票一路走低,公司財報也不見起色,很多人卻還是期待「既然都跌這麼久了,或許哪天會突然出個好消息而反轉暴衝向上」,於是不斷把錢投入逢低攤平,甚至越跌越買還融資借錢來買,就一心期待有奇蹟發生。

有人會說:「我只是繼續待在目前的環境並沒有加碼啊,跟散戶投資股票還是不同!」 但人生的每一選擇中我們其實都投資了時間,持續不變動就表示你持續在那選項上加碼投入時間。 在一個未來已經很難看到有收益的選項加碼時間,怎麼樣都很難稱的上是理性。 這樣確實就是在賭博了。

當然,我也不是說人不該賭博。 就像買彩券,我們大家都會買大樂透,博一博那可能成為億萬富翁的「期待」。 大樂透付出的代價不高,而且很明確。 每次不買太多的話,付出的也就是五十、一百元。 風險有限、報酬無限,那小賭一賭倒是無妨。

可是很多人生選擇,若現在已經發現未來賭贏的收益將微不足道,但過程要承擔的代價並不小,那這賭博不就不成比例了? 此外,代價還不單單只是考慮直接投入的金錢與時間,連機會成本也得想清楚。 對這位年輕人而言,待在一個收益有限的地方不單單只是付出時間,甚至還有別處機會成本的損失,這些也都得考慮進去。 回去細細算算,其實會發現待在安適區的成本往往非常高。 (PS 離開安適區不一定是離職,內部轉職或許也是一條路)

當然,沒人說你不能去賭不確定性,搞不好公司哪天被UPS或被Amazon收購他會變成這些大公司台灣分區的財務經理。 只是這機率到底有多高? 自己是否能做些什麼促成這事情發生? 還是只是一個毫無理由的期待? 如果自己無法做些什麼來促成那可能性,目前又看不出那種極端狀況發生的徵兆,那最後失望的機率通常是極大的…

所以在選擇任何選項前,自己要知道自己在做什麼,也要為「萬一期待沒發生我該怎麼辦」做個完善的規劃。 換言之,如果自己想清楚了,也對最壞狀況有心理準備,那當然可以在某些時間賭一把。 另外,賭一把也不是亂下注,有些人還會Plan for the worst。 這樣就算賭輸了,也還有Contingency Plan,也不至於一無所獲。 而有計畫的賭博,其實就會區別人在命運上的變化,以及快樂程度。

所以呢,任何決策時「收益及其機率」,「風險及其機率」,四個要素都考慮過,這才是正確且理性的決策方式。 此外,對未來不要過度悲觀,但也切勿過度樂觀。 所有選擇都有代價、也都有風險得承擔。 Hope for the best, but plan for the worst. 這句古諺語,大概就是這麼一回事了~

若有轉貼需求,請來信討論。 轉貼時禁止修改內容及標題、須保持所有連結、禁止商業使用,並且必須註明原文標題、連結、及作者訊息。

5 則讀友回應

  1. david ddd 2016-02-02 18:08:20 第 5 則

    現在50歲以下的人壓力很大,
    因為許多工作很快會被電腦跟機器人取代,
    例如小黃運將5年內會被自動駕駛取代,
    Uber叫來的只有車而沒有駕駛。

  2. yoga liao 2015-12-11 21:30:59 第 4 則

    你好 覺得文章很棒 轉貼於自己的臉書上 在此感謝~~

  3. 迷惑準大生 2015-04-03 21:31:20 第 3 則

    這是否也可以用在大學選系上?

    評估自己再考指考機率可能不大 雖然有點猶疑

    推甄 校是很好 系卻不怎麼樣

    在高中生活的自我探索似乎不太成功
    在做備審資料時就把原來對那科系的"熱情 "磨掉了不少
    因此決定選校 讀社會科學
    進大學再想辦法雙修或跨領域
    但 此風險是否太大

    曾看過某些工作或某公司儲幹會寫不限科系
    評估自己能力算中等 外語能力不錯
    若沒有跨域成功
    這樣的生涯選擇 會不會等於 賭注押得太大?
    還是我多想了?

    • Joe Chang 2015-04-09 18:30:51

      如同文章講的,好不好我很難直接給你一個YES或NO的答案
      你還是得把自身狀況都周詳的考慮進去

      但通常第一份工作都會限定科系
      所以你該把你的特質優先強化
      這會是你職場基礎的來源~

  4. 工匠 2014-08-12 08:33:49 第 2 則

    可是對我而言
    當工匠的樂趣和成就感
    是大於其它的呢

  5. 工匠 2014-08-07 23:39:12 第 1 則

    如果以系統架構師的角度來看, 我是標準的工匠,
    我也enjoy 於這個工作角色;

    但是我努力的生涯目標,
    是在5年內財務自由,
    然後成為專業投資者 or/and Soho;

    當然, 我不會跟老闆這樣說,
    而且, 即使目標不是在這個工作上往上爬(指職位職等),
    我仍然保持著一貫的工作態度(好吧, 我承認其實我是個工作狂);

    所以, 不選擇(公司)也是一種選擇(而且可能是最好的選擇~~~)

    • Joe Chang 2014-08-09 10:34:27

      不過當系統架構師未必一定要變成工匠
      甚至我碰過很多更像行腳商人
      也有很多人培養管理能力妥善安排工作定義流程,而更像總管

      我們書中也強調
      把自己的品牌建立起來
      跟公司保持合作的關係
      這關係才是最長久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