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職場上,你越懂職場政治,你的工作自由度越高

在職場上,你越懂職場政治,你的工作自由度越高

每個人都希望工作是順利推動的,最好是下屬服從你,同事願意合作,和老闆溝通也沒有障礙,你提出來的企劃案很快就能實現。這是職場自由度的最佳表現。但是我知道,只是聽話或者努力工作,絕對不會如你所願,所謂的「正攻法」,是絕對得不到職場自由的。今天要藉由一本書提到的人際關係策略,不但能讓你積極進攻,也能用來順利推動工作、解救他人困境,以及變成你的最佳防禦。

我想舉一個「我透過強化政治力,刻意促使事情失敗」的防禦故事。

多年前,曾跟我合作過的同事形容我:「人很親切,但感覺不太好惹。」

事情是這樣的,當年業務輪調,我做為基層承辦人,被主管指派需協助單位在一年內成立一個形象園區,這個案子多年來經手很多承辦,但一直沒有人順利取得用地、招標,更別說開園營運(姑且不提我本身缺乏工程背景、相關法規也常需要透過自修才能學個一招半式)。

當時的我,拿到好幾份前任承辦人轉交的廠商提案,並被單位主管告知,一週後將進行決選。當時,我硬著頭皮加班研究這些提案,才發現當初徵求企劃案的文件,僅列出園區預定地、土地面積,並未列入公司高層期待的園區用途及預算上限,以致廠商按個人想像,提出千奇百怪的企畫案。

直白的講,如果通過哪一個企劃案都很糟糕,公司將耗費極大的溝通成本,或許才能將企畫案稍微符合理想的規劃。

問題來了,只剩下五天,就要召開高層評選會議,(主管第一時間並不贊成取消,因為這個案子是老闆的重要業績,所以我直屬主管非常在意推動期程),我還能夠做些什麼補救?

當時,我開始盤點手頭所有可能的資源,包括法源依據、歷次會議紀錄、廠商履約紀錄,以及單位近年類似案件。

再來,我開始動用人脈資源,包括單位主管、會計與工程單位、上級單位窗口,並定義這件事,有決定權關鍵人是公司顧問等。

因為,我一開始設定的目標,就是讓這個會議取消或是延期,所以,我先透過簡報跟表格,簡要整理各廠商規劃優劣與高層期待差異處,例如、A公司預算太高或B不符合環保規定等。

再者,我將這份資料透過平時積累的人脈,轉交給會計及工程部門評估,並不經意的在二個單位同仁面前提到,這個案子萬一真的開始動工,不是要追加預算(會計部門痛點)、就是會移交工程部門協助調校設計圖,一時間社內相關單位便有共同利害關係。

再來,我開始聯繫上級單位詢問案件期程是否能延期,窗口除了告知延期規定外,更直接提供我先前已設置相同園區的其他公司承辦人,提醒我能跟他們取得徵求企劃文件做為修正參考。

最後,社內與社外都溝通完,我才將「相關資料」及「嚴重性」告知直屬主管,但主管仍不願意取消會議(因為取消的同時,也需要向高層承認,自己在對外徵求文件有督導不周之處)。後來,我為了順利達到延期的目標,直接將報告上呈高我二層的主管,報告的內容大致是評估過後,為了使文件更臻完善、預算不至於爆增,單位已取得其他公司徵集文件範本參考,並且擬於二週內將相關規格重新對外公布,亦歡迎已提案公司直接補充規劃資料。

至於,為什麼上二層的主管會願意聽我報告呢?除了會計及工程部門背書外,我跟該主管秘書也是平常閒聊累積不少默契,才有機會抓緊時機報告。總之,當時我當時做了許多「政治工作」,才能順利在會議二天前中止,避免「順利成事」而衍生的一連串災難。

回顧這一路過程,我並沒有對任何一位利害關係人主動攻擊或情緒宣洩,反而把握每一次與之接觸的機會,透過各自單位不同立場的衝突溝通,將整個事件梳理得更清晰,最終,促成事情往最有利的方向推進。

說實話,故事省略許多挫敗的心路歷程,大多時候我都是處於焦慮跟未知的狀態居多,甚至在被對方施壓時困惑於「為誰而戰、為何而戰」的處境,而我當時曾經期待有個牛人能出現,並指點我讓事情推進順利的方法,像是「你不該毫無準備,就直接找直屬主管攤牌」,或是當我真的與其他跨部門形成同盟時,反而同單位的人產生疑慮/阻力、更別提越級報告的副作用等,這些看似不值得一提的眉角,也足以在這事件後讓我焦頭爛額好一陣子。

懂職場政治的好處:獲取最大的自由度

而這些我當年不解、渴求精進的職場政治力,在我閱讀近期遠流出版《職場上你需要搞點政治》一書時,終於有解。作者不吝分享日本大型財閥的職場閱歷,知命之年將長年累積的政治力結合戰國時代戰術,分別針對上司、同儕乃至下屬列舉可能有的政治事件與系統性解法,並提出五項基本的兵法,包括

  • 同盟作戰:與多數派結盟
  • 諜報作戰:運用資訊,帶動風向
  • 圍攻作戰:在會議上偕同眾人壓倒對方
  • 兵糧作戰:斬斷對手的資源來源
  • 水攻:藉掌權者之手施以高壓

整體來說,本書算是近期一次性針對期待職場政治力而成事者,提供很好的學習入門乃至進階。我特別喜歡作者提出的「政治力,是用來創造和平及提升工作自由度」這個新穎的觀點。工作自由度低,指的是工作無法如自己所願進行。造成這種局面的,最主要原因,就是「相關部門反對,不願合作」。其他原因還包括「使喚不動部屬」「與主管不和,得不到協助。」「與公司掌權者關係薄弱,無法博取信任或理解。」其實,只要做到上述幾點,就有可能在職場上,漸漸提升你渴望許久的自由度。

回到文章開頭,那位形容我「人很親切,但感覺不太好惹」的前同事,其實是交接工作給我的前承辦人,他一開始便提醒我「延期不可行、取消更不可能」,但他看著我第一時間與直屬主管直球對決,討論停辦會議被拒,在時間壓力下,他暗中協助我運用社內協調力(透過共同利害促使跨部門間形成同盟)、將資料彙整後透過中間者讓掌權人知悉(諜報),收集更多延期的益處,並將備案敲定,直接請示關鍵主管(權力靠攏力、削弱直屬主管決定權-兵糧),最後達到水攻(藉掌權者之手施以高壓),讓直屬主管同意延期。

整個過程中,我們達成互利互助的共事關係。而上面我那一連串的政治力演示,也同時呼應前面《職場上你需要搞點政治》提倡學習「政治力」做為職場威嚇力的展示,最終創造共贏的職涯關係。

祝好。

本站所有文章未經事先書面授權,請勿任意利用、引用、轉載。

0 則讀友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