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會化不代表你要成為野獸,也不意味要放棄自我

社會化不代表你要成為野獸,也不意味要放棄自我

近幾天在看日劇《無法成為野獸的我們》(獣になれない私たち)。

在這劇中,新垣結衣演一個在工作、戀愛、人際上面面俱到又認真努力的女孩。明明碰到不合理的工作要求,或是四年來從未兌現的男友承諾,也總是笑臉迎人,並把所有責任都擔下來。可是承擔的同時,心裡卻也默默地積累了巨大的憤怒。

尤其在第一集最後。你看到她努力整天拚了命解決問題、甚至還為了不是自己的錯跟客戶道歉下跪,但最後卻還是被老闆打來罵人。她接完電話看著末班電車進站,幾乎就要跳下月台的茫然,實在讓人覺得不值……

這或許已經不是人設了,因為你我周遭的朋友,甚至是你自己,恐怕都有過這樣的心情吧?所以看著劇情,我就很想寫一篇文章,跟大家談談,尤其對一些認真過活、卻總是越努力越累的朋友而言,那些心底的絕望,其實還是有機會扭轉的。

你是否過分努力到,忘記自己的價值觀?

之前我寫過一篇文章:為何你這麼堅持做自己? 更多時候,其實沒人期待你這麼做。文章中曾提到說,人生其實可以想像成是登入一場線上遊戲。既然是玩遊戲,就要搞懂規則不要亂玩。所謂正確的玩,就是大家會期待你扮演好團隊中的一個角色。如果你把這角色扮演好,你的人生多半不會太差;但如果沒有意識到外在期待,只是白目地展現自己的認知,很可能就無意中得罪了周圍的每個人。

換言之,你我身邊一定有些人是白目地隨時想做自己。可是呢,也有些人是完全在光譜的另一端 — 就像劇中的女主角,在「扮演角色這件事情上」實在是矯枉過正了。她面面俱到地甚至失去了本質,你根本看不出她真心的喜怒哀樂。甚至投入角色扮演到最後,已經沒有了自己的價值觀。

回歸到原點,很多人因為是非常害怕被群體孤立、不希望被別人討厭、顧慮讓他人失望、擔心跟別人不一樣,並努力想取悅別人。所以認真扮演起一個面面俱到的「好人」。若被別人肯定,就是自己不錯;或被別人否定,就是自己有問題。

換句話說,自己到底好不好?自己其實慢慢也搞不清楚了,完全得取決於他人怎麼看待自己。在職場上,他們隨時察言觀色,做別人想要的東西。在家庭中,他們扮演好好先生、好好太太,世俗說好老公/好老婆該有的特質,他們都努力去迎合。但他們到底是不是這樣的人,他們到底是否享受做這樣的事情,久了之後,連自己都不確定了。 

完美的代價:你把角色演好了,卻搞不清楚自己是開心還是痛苦了

在《無法成為野獸的我們》這部劇的開始,新垣結衣扮演的深海晶就是這樣。她盡力討好周圍的大家。對於每個加諸在身上的要求,全都笑容可掬的承接下來。這樣扮演著一個「完美女孩」一段時間後,就再也不知道自己要甚麼了。每次碰到選擇,永遠是政治正確的選擇、永遠是大多數人做的選擇、永遠是跟隨群體的選擇、永遠是有利於別人的選擇,似乎唯有這樣才能帶來安心感

如果當事人真的喜歡那也罷。但很多人一段時間後,開始會覺得生活令人精疲力竭。而且,一個沒有個性、努力想要大家喜歡的人,最後也常容易被別人不當一回事。而他們之所以放棄自我,就是極度地想要融入群體被當一回事。所以,一旦察覺別人習慣後又不把他們當一回事,他們就會想要更努力地討好周圍的人。最後走入一個惡性循環,累得要死、卻沒得到多少尊重;最終只是生活越顯疲累,人生充滿挫折。

如果我們意識到自己是在刻意地角色扮演,那演一演並不是問題。而且你會有明確「表演與回歸」、「上班與下班」的開關能力。演的同時,你還是知道自己的本質是什麼,你就能脫離那個角色,回歸你自己。但要能回歸你自己,就表示在社會化之前,你其實還是得先做過自己,並始終知道自己的本質是什麼。

如果你跳過了這一段,始終沒搞清楚自己什麼,太快地以別人的價值觀為自己的價值觀、只以別人的目標為自己的目標、只以別人的生活方式為自己的生活方式,到了某個人生時間點,就會開始迷惘起來了,然後就很難以此繼續獲得快樂。

這份迷惘其實是很嚴重的。因為你會開始質疑自己一直的信念,原本因為那個演出而建立的人際關係,也很可能因此崩解。(最後會甚麼都沒能在生命中留下)此外,這種迷惘還會帶來人生的迷途。一個人若覺得自己沒有可依靠的地方,就會開始想找一個有歸屬感之處。通常最容易就是入了宗教,尤其邪教團體在這種狀況下會變得很有吸引力。因為特殊的宗教團體一開始很容易創造出一個互相關懷的氛圍。大家關心你、照顧你,彼此一起哭一起笑。覺得自己終於找到了一個可以容身之處。

但慘的地方在於,所有人際關係都有小圈圈;越是黏膩彼此關懷的團體,越是需要你跟大家一樣,也越容易出現排擠的狀況。於是一段時間後你恐怕會發現,自己怎麼又到了一個需要面面討好的地方。會不斷聽到誰喜歡誰、誰排擠誰、誰怎麼配跟大家交流之類的耳語。你又被逼著要融入、要聽話、要配合、要要選邊站,然後同樣的痛苦會換成另一種形式再度出現。

為了重新找到自己,你該練習兩件事:

我對性格太過溫順的朋友一直有個建議:人生的某個時期,你必定要讓自己任性一回。所謂任性一回,其實就是「真正」做自己一段時間。大聲的說出你想要的、不用顧慮這選擇是否符合世間價值、是否會被人討厭、是否會被周圍接納。

若你這麼嚐試過,你就會發現:人若要任性,其實是得有任性的條件。

而這條件,就是你得讓自己變強。

因為軟弱的人是不會被世間允許讓大家去配合的。但如果你有某種實力、有某種能力、有某種才能,世間多少會覺得「這樣的人有個性也是無可奈何的吧」,反而世間會給予敬重與容忍。

等到你具備可以任性的實力時,在與團體協作時你卻總是顯露懂事與順服的角色扮演能力,你將會獲得無往不利的空間。討好不會讓你獲得敬重,個性以及能搭配個性的能力才行。而有能力,還能溫順地表現社會化地得體,就能讓你如虎添翼了。

不過,任性地練習有時候確實需要在很早的年紀練習,或是身邊得有一兩個能承接你任性的親人或是情人。所以若到了一個年紀,已經很難突然開始任性的讀者,我則建議你先從學習說「不」開始。

第二,刻意訓練拒絕他人。

人生中,總有一些人會仰仗著你的好心與熱心,要求你做出一些吃虧或本分以外的工作。你要「刻意訓練」自己在日後面對這種狀況時能夠拒絕。我承認,這一開始並不容易,尤其當你扮演習慣一個討好者的角色後,你很難堅定地拒絕別人。但學習拒絕,會拉回你對於生活支配的能力,也能讓你平衡心理的不平衡。先嚐試從小的要求表達拒絕,讓別人知道不能無限上綱地把所有責任都推給你。慢慢地找出自我,最終你也有機會能變得不同!

我得說,人活在世上,不可能不仰賴別人;但也不能過度的仰賴別人。我們需要社會化,但社會化的同時,卻也始終得知道自己的原始樣貌。我們可以壓抑不良情緒,不讓其外顯;我們可以戴上角色的面具,顯露溫馴善良;但我們始終得知道「自我」被藏匿在何處,並在夜深人靜時,與其和平相處,並欣賞其中獨一無二的元素才是。

圖片引自日劇《無法成為野獸的我們》

2 則讀友回應

  1. philip 2018-11-04 23:36:42 第 2 則

    分享一下链接:http://open.163.com/movie/2006/1/2/U/M6HV755O6_M6I43FT2U.html 这是我留言里提到的那个课程,不过是大陆的网站,youtube上应该也能搜到。

    • Kokoya 2018-11-07 15:08:32

      感謝philip的回饋,這裡也有文字版,大家可參考 https://zhuanlan.zhihu.com/p/32969373


  2. philip 2018-10-25 10:18:28 第 1 則

    从马斯洛需求层次的角度来说,其实我们都渴望他人的认可与尊重。只不过内心强大的人知道哪些人的认可是真正有意义的(比如家人,朋友),哪些是不必要的(比如无关紧要的人)。

    这种强大就是心理学上所说的高自尊,一个真正高自尊的人的价值感更多地是建立在自我认同上,而非社会认同,所以他们的自尊稳定,不会因为一点点非议就觉得自己没价值,也就更能坚持做自己。

    可惜,了解到这心理机制的运作方式并不能让你立刻强大起来,从低自尊到高自尊需要大量系统行为上的转变与自我反省,不是joe大您说的“学会拒绝”就能奏效的哦。

    而且我不大

    在这里我推荐有文章中心理困境的读者去看哈佛大学开的一门公开课——《幸福课》,里面有系统改变自己的方法,至于能不能做到就看个人的造化了。

    最后我很想用红楼梦里的两个女主角打个比方,黛玉是作诗的性格,她完全不认同儒家那套,虽然活出了真性情,但也因此得罪不少人。宝钗是做人的性格,她完全接受了主流的价值观,让所有人都称道她懂事,但她丧失了自我,最后宝玉出家,她独守空闺。两种截然不同的性格,相似之处是结局都不太好。

    所以不如两道并行,在X%的人生比例里做黛玉,100-X%的人生比例里做宝钗,既能潇洒自如活出真正性情,又能长袖善舞完成角色扮演,这样的人生才算值得吧?